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黄金渔村 > 816.黄大仙(5)
    大萌小萌也是这么估计的,可是有福看桌子上没有河蟹后,并没有把自己那一份分给它们两个,而是突然窜出后院跑了。

    蒙恬蒙毅面面相觑,狼脸很纳闷。

    敖沐阳不知道有福这是干嘛,他也没在意,直接收拾东西回去享受夜生活了,因为吃的多,鹿执紫决定饭后运动一下……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听到外面有鸡在咕咕的叫唤,听起来声音颇为慌乱,他觉得不对劲,就从窗口往外看,然后看到有福叼着一只半大母鸡往外拖,拖出后院后消失在了林子里。

    这一幕让他满头雾水,怎么回事,有福这是搞什么呢?

    他决定去后面看看,有福拖了鸡肯定不是自己吃的,耳廓狐和其他狐狸不一样,对带毛的活鸡兴趣不大。

    别看有福个头小,可拖着一只鸡跑的飞快,等他出了后院发现已经没了踪影。

    将军和蒙恬不在家,只有蒙毅自己在跟一块砖头使劲,不知道这砖头怎么招惹它了,它又是拍打又是啃,时不时还用两个前爪夹着砖头扔出去,好像跟天敌在决斗一样。

    “这二货。”老敖无奈的拍了拍额头,他对蒙毅招手,道:“小萌,过来,带我去找你大哥。”

    有福长得萌,鹿执紫喜欢打扮它,特意给它在网上买了宠物小衣服穿着,敖沐阳拿了一件给蒙毅看,蒙毅便明白他的意思,鼻子嗅了嗅,迈着轻快的脚步带他往山上跑。

    在山林里转悠了几圈,敖沐阳偶尔会发现几滴鲜血或者一两根鸡毛,显然小萌没有跟丢,他们确实追踪着有福。

    可有福拖着鸡来山上干嘛?他出了林子之后往下看,感觉这会已经接近屋后这片山的半山腰了。

    蒙毅从树林里窜出来后不跑了,而是摇摆着扫帚般的粗大尾巴看向斜上方。

    敖沐阳看它张开嘴要叫唤,他怕引发有福的警惕,就一把抓住了它的嘴巴,低声道:“嘘嘘,二狗子,闭嘴。”

    听到他发出嘘嘘声,蒙毅眨眨眼,索性抬起腿哗啦啦的尿了起来……

    敖沐阳差点一脚把它踹出去,蒙毅可就是对着他小腿尿的啊!

    这时候斜上方的山石上响起了吱吱的叫声,他听出这是有福的声音,就没有收拾蒙毅,而是悄悄的绕路往上爬,然后透过灌木丛搜寻有福的身影。

    有福很好找,它就待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俯视下面,而在石头下面扔着一只鸡,或者说一堆鸡毛,十多只黄鼠狼正在对着这只鸡狼吞虎咽。

    “卧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敖沐阳郁闷了。

    有福的所作所为让他很是不解,这货是干嘛,怎么从家里偷了鸡来给山上的黄鼠狼吃?

    山上的黄鼠狼是去年码头市场那些鱼贩子所放,它们逃到山上后定居了下来。

    黄鼠狼对人类来说没有攻击性,而且不脏的时候它们毛茸茸的怪可爱,有些游客爬山的时候看到它们,会把它们当成松鼠,经常有人喂它们食物,所以黄鼠狼们日子过的还不错。

    源于此,村里人也没来抓这些黄鼠狼,反正它们不会去村里捣乱,还能吸引游客,这算是盟友了。

    黄鼠狼有群居性,它们组成了不同的族群,然后占据不同的地盘生活。

    有福这是找到了其中一个族群,然后不知道找了它们干什么。

    敖沐阳偷偷往外看,看见有福居高临下俯瞰黄鼠狼们,黄鼠狼有大有小,显然它们组成族群后进行了繁衍,这些小的个头也太小,跟黄毛小鼠似的。

    黄鼠狼们分食了这只鸡,然后待在一起用尾巴和后腿支撑着身体,前爪蜷缩在胸前,仰着头看向有福。

    有福挥舞爪子叫一声,黄鼠狼们也吱吱呜呜的叫一声,有福跳下去挨个在它们脑袋上拍了拍,这些黄鼠狼也没逃跑,而是瞪着黑漆漆的小眼睛好奇的看着它。

    敖沐阳头皮发麻,这他么什么意思,有福加上黄鼠狼们成精啦?

    有福摇摆尾巴跑了几步,黄鼠狼们跟在后面,有福爬上一块石头,它们就围着石头待在下面等着。

    因为角度问题,后面的情景老敖看不见了,他倚着石头坐下,眉头皱巴在一起跟波浪线似的:这怎么个意思,山上出现一群黄大仙?不对,其他黄鼠狼问题不大,是有福,有福表现的跟黄鼠狼之王似的,这算怎么回事?

    在他身后位置,一只黄鼠狼灵巧跑过,黄鼠狼看到了他,停下盯着他看,这吓了他一跳。

    不过黄鼠狼只是好奇,看了他和小萌一眼后又跑了,它跑了十几米后忽然低下头嗅了嗅,然后身上的毛就炸了,蹲在地上人立而起吱吱叫唤起来。

    很快,其他黄鼠狼也跑了过来,它们同样往地面嗅了嗅,后续动作差不多,也惊慌的叫唤起来。

    敖沐阳看着这一幕,忽然明白它们在叫什么,黄鼠狼们所处位置是先前小猛撒尿的地方,它们是嗅到狼尿了。

    狼尿是狼标记地盘的用品,黄鼠狼们碰到这玩意儿,相当于宋代一群山贼发现自家山头插着‘替天行道’的梁山大旗,这摆明自己老家来了更大拿的山贼啊!

    在黄鼠狼们吱吱的叫声中,有福慢慢悠悠的跑了过来,它没有看到石头后面的敖沐阳和小萌,而是被黄鼠狼们吸引过去嗅了嗅地面上的狼尿。

    对于这个味道,有福非常熟悉,它惊诧的竖起耳朵叫了一声,被敖沐阳摁在地上的小萌听到这叫声‘嗖’的一下子窜了出去!

    敖沐阳一头冷汗,这货真有办事,就跟陆地行舟似的,用肚皮贴着地面往前跑,跑的还挺快。

    小萌被发现了,他的位置也就被发现了。

    老敖慢慢的站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有福:有福这怎么回事?带着黄鼠狼们准备自立山头?自己偷窥到了它们在一起的事,会不会被灭口?

    事实证明他就是戏太多,有福看到小萌和它后很高兴,摇摆尾巴窜了上来,它先跳在了小萌脑袋上,原本因为看到狼窜出来而吓得哆嗦的黄鼠狼们愕然,一个个张着嘴好像上下颚脱落。

    随后,有福又跑向老敖,过去后它用爪子拉着老敖的鞋带跑到黄鼠狼群这边,黄鼠狼们吓得想跑,有福叫了几声,黄鼠狼们不跑了,待在一起瑟瑟发抖。

    有福大模大样的用爪子挨个拍了拍黄鼠狼们的脑袋,溜达一圈它回头看向老敖,抬头挺胸似乎在表明自己的身份:你面前的是大耳朵有福,非洲沙漠精灵的后裔,女王鹿执紫的珍宝,龙头村狐假狗威者,大龙山黄鼠狼之王……

    敖沐阳嘴角抽搐,他发现这耳廓狐才是戏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