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 > “第一百一十三章·离间计划·中”
    真理是不再会为了虚伪的羞耻而披上帷幔的,它晓得自己的赤裸中的力量和光荣。

    ——赫尔岑(俄国哲学家,作家)

    即便经历了数次的分裂和内讧,现如今的爱新觉罗家族依旧还是建州女真的最强家族;其家族的嫡系成员数量和普通成员数量是非常庞大的,质量则是比数量更让人心惊。

    盛产名将和勇士的爱新觉罗家族,几乎每一个嫡系成员都是战场上能征善战的勇将,就算是普通成员那也都是精通骑射的战将;如此强大的一个家族,白峰又怎么可能不想将他们收归旗下呢?

    “嫡系家族成员受封实权贝子,每人领兵十五个牛录,普通家族成员受封实权台吉,每人领兵五个牛录。”重复一遍的巴雅喇,反问道“白峰将军,你知道我们爱新觉罗家族有多少人吗?”

    “据我所知,贵家族塔克世后裔都算是嫡系,塔克世长子努尔哈赤有子十六,次子穆尔哈齐有子十一,三子舒尔哈齐有子九,四子雅尔哈齐无嗣,阁下有子九,总共就是四十五人。”

    “这四十五人中,努尔哈赤长子褚英早已不在,八子皇太极已成建州可汗,十二子阿济格、十四子多尔衮、十五子多铎又在我麾下,剩下的便只有四十名嫡系成员。”

    “四十名嫡系成员?”巴雅喇神情不屑道“连早逝的褚英都有杜度、尼堪两个儿子,你以为其他人就没有自己的儿子了吗?我可以告诉你,我爱新觉罗家族的嫡系成员总数不下百人!”

    “爱新觉罗家族嫡系成员过百又怎样?其中真正成年的有多少,愿意归降我们天龙八旗的又有多少;两相结合之下,我天龙八旗需要安置的贵家族嫡系成员,能有五十人吗?”

    巴雅喇追问道“就算只有五十人,按照你的承诺那也需要整整七百五十个牛录二十二万五千骑兵,你们天龙八旗能拿得出来这么多军队分给我爱新觉罗家族的子弟?”

    “我天龙八旗现有骑兵二十万,随时可供调用的控弦之士十万,约等于一千个牛录。”

    “我不相信。”巴雅喇的脸上满是质疑道“我不相信你会把自己麾下的全部军队,交给我爱新觉罗家族的子弟统帅;要是他们假意归降,你怎么办?你根本不可能做到你承诺的事情!”

    “知道我天龙八旗现在的八位旗主贝勒都是谁吗?”白峰自问自答道“两黄旗的旗主是多尔衮和阿济格,两蓝旗的旗主是杜度和尼堪,两白旗的旗主是索尔果和苏白海。”

    “没有蒙古部落的威胁之前,我都敢把八旗中的四旗交给你们努尔哈赤的儿子和孙子,两旗交给满洲八旗旧贵,现在我为什么不敢把这八旗全部交给爱新觉罗家族的将领们去统帅?”

    “只要爱新觉罗家族的归降成员有本事统帅好他们麾下的将士,我不介意让他们成为我天龙八旗的中流砥柱;可要是他们没有这个能力,那我只能收回兵权让他们做个吃喝不愁的富家翁。”

    白峰开出的价码不可谓不优渥,他承诺给予爱新觉罗家族成员们的待遇,实际上已经比皇太极这个根正苗红的爱新觉罗家族出身的可汗给的更多,但巴雅喇还是不敢轻易答应。

    就在巴雅喇挣扎犹豫的时候,军帐内却是又走进来五个人;打头的正是巴雅喇亲手抚养成人的杜度,其后是努尔哈赤三子阿拜、五子莽古尔泰、七子阿巴泰、六子德格类。

    “奴才阿拜(莽古尔泰、德格类、阿巴泰),见过主子!”五人一走进军帐,杜度身后的阿拜等人就跪倒在地,完全一副宣誓效忠的模样恭恭敬敬的向白峰行礼。

    “好!”知道杜度已经顺利劝降这四人的白峰,大笑着虚扶起跪在地上的四人道“四位贝勒快快请起,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就是我天龙八旗的贝勒,每人实封牛录二十个!”

    “奴才谢主子隆恩!”大喜过望的阿拜等人,立即又是跪倒在地谢恩。

    无论是白峰之前告知杜度的招降价码,还是他最新对巴雅喇开出的劝降价码,归降的阿拜等人都应该只受封为贝子,实封牛录数量也不可能达到二十个;但第一个用于尝试的人,总是能够得到一些后来者无法享受的特殊待遇,这是他们应得的奖赏。

    在阿拜等人收获意外之喜的同时,杜度则是劝说犹豫不决的巴雅喇道“五叔爷,主子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只要他答应了您就一定不会违背自己的承诺,您就放心大胆的归降吧!”

    “杜度,我知道因为褚英的事情,你恨皇太极恨五大臣恨我们建州女真,所以你做天龙八旗的旗主我不怪你;可你五叔爷我不能这么做,你明白吗?”巴雅喇苦口婆心的向杜度解释道。

    “五叔爷,您为什么就看不明白呢?!”杜度一着急就不由自主的急躁起来,他言辞犀利道“皇太极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足以证明他的眼里根本没有我们爱新觉罗家族的利益,他在乎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统治,而不是我们爱新觉罗家族的发展壮大!”

    “是啊,五叔,我觉得杜度的话说的没错;我们这些人谁不是爱新觉罗家族的股肱重臣,可他皇太极什么时候重用过我们?”阿拜出言附和道。

    言辞更激烈的是莽古尔泰,只见他满脸愤怒道“他皇太极岂止是不重用我们?当年父汗临终前留给我的牛录和我自己因功受封的牛录,现在可还剩一兵一卒在我手中?”

    “五叔,真不是我们不忠于自己父汗辛苦打下来的基业,而是他皇太极欺人太甚!”连一贯以老好人著称的阿巴泰都忍不住抨击道“是他自己在败坏我们父汗亲手打下来的这大好的基业!”

    “你们……你们……”巴雅喇颤抖着双手指着阿拜等人,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下了他的双手。

    见此事可成,德格类赶紧趁热打铁道“五叔,我们不是第一批归降天龙八旗的爱新觉罗家族成员,也不会是最后一批,您就领导着我们在天龙八旗重铸属于我们爱新觉罗家族的辉煌吧!”

    “唉,你们给我一夜时间,让我考虑考虑行吗?”巴雅喇无奈妥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