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史战之园 > 第三百二十章 孛儿只斤铁木真
    “讴歌了巢湖仙姥,兼怀古叹今。”

    终于等到了范东风的答案,王语凡觉得自己都快等到花儿都谢了。

    还好没有听到一句“优先权归你了”的说法,要不然的话王语凡会觉得自己更加的崩溃。

    之后又是一小段时间的冷场,范东风似乎是要充足的用完每一秒钟的休息时间。

    就好像要把刚才在打速度战的时候所积累的疲劳一次性全都休息过来一样。

    其实也根本就没有休息,其实他完全就是在思考。

    到底什么时候才到时间能让他来问问题。

    一直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个事,这样的等待对于他而言也是一种煎熬。

    “范东风同学,你这样一直不问问题也是不行的,就算不能恢复刚才的速度,也应该在稍微思考一下之后就给出问题啊,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这场比赛会很无趣啊,本裁判也是很为难的。”

    奇葩裁判乐此不疲的对范东风进行着劝说。

    就连他也觉得范东风现在演得太夸张了,没必要做出这么一个样子来。

    看样子即便是一次次的被范东风的无视给弄得灰头土脸的,奇葩裁判还是要竭力挽回自己的尊严。

    当然这样子的裁判也是让天海队的人大跌眼镜。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奇葩裁判这么诚恳的请求选手好好比赛。

    范东风其实也想要说些什么解释一下自己现在的情形。

    可是感觉自己会越描越黑,所以也没有说什么。

    关键是他们的指导老师曾经给过他叮嘱的缘故,现在还是不要说多余的话,安排好问问题的时间就可以了。

    “请问,在公元1193年,姜夔结识了哪一位世家公子?”

    终于问出问题来,让王语凡觉得自己松一口气。

    终于不用一直提心吊胆的等着了。

    这个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是张俊的后代张鉴,这位公子家境豪富,也很欣赏姜夔的才华,甚至曾经想出资为姜夔买官,但姜夔却不想用这种让人羞愧的方式进入仕途,所以婉言谢绝了。”

    由于这一次的问题等待的时间还是有点长的缘故,王语凡对于问题的回答也是挺详细的。

    “请问,在公元1197年,姜夔曾向南宋朝廷献《大乐议》和什么?”

    经历了短暂的思考之后,王语凡还是把问题问了出来,虽说节操已经丢掉很多了,但是这一局的比赛王语凡难得的觉得自己应该重拾节操,做些什么。

    “是《琴瑟考古图》。”

    可是范东风似乎更过分,在回答完这道题之后又开始发呆。

    似乎已经神游天外,更有可能已经去找周公下棋了。

    这种能够站着睁眼睡觉的技能也的确是没几个人能做到。

    王语凡觉得自己实在是甘拜下风。

    其实范东风只是在想一件事。

    那就是在盘算自己还需要回答几道问题。

    好像自家的指导老师说过只要再问一道问题之后等王语凡问问题的时候直接认输就可以了。

    之后的论战就随便怎么发挥都可以了。

    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的范东风连忙兴奋的问出了问题。

    “请问,在姜夔再次向南宋朝廷献上什么之后,才得到一个破格到礼部参加进士的机会?”

    也是让王语凡觉得吓了一跳。

    这个出问题的时机实在是太一惊一乍的了,他还以为范东风已经睡着了。

    “是《圣宋铙歌鼓吹十二章》,但是这一次的科举考试姜夔仍旧落选,从此完全绝了仕途之念,以布衣终老。”

    虽说有那么一些意外,但是王语凡还是尽快的回答出了问题的答案。

    而且还稍稍的给出了一点解释。

    “请问,姜夔去世后葬于什么地方?”

    之后提问题的速度倒也不算太慢。

    迎来的却是又一阵的沉默。

    实在是不清楚这个范东风什么套路。

    “优先权归你了。”

    等到快要到时间了,范东风又给了王语凡这么一句。

    让王语凡心里那叫一个无语。

    你不想问题不会早说么,非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不是故意在玩我么?

    “我觉得,姜夔的词境独创一格,艺术思维方式和表现手法也别出心裁。他善于用联觉思维,利用艺术的通感将不同的生理感受连缀在一起,表现某种特定的心理感受;又善于侧向思维,写情状物,不是正面直接刻画,而是侧面着笔,虚处传神。他的贡献主要在于对传统婉约词的表现艺术上进行改造,建立起新的审美规范。”

    王语凡开始了他长篇大论的论战观点。

    “但是他在词作方面也没有什么新的突破,无非是拾人牙慧的在走老路而已。那些伤春悲秋的东西,很多人也都写过。”

    范东风则是很简短的回应了、

    “可是姜夔词清空高洁,极富想象,语言灵动自然。有很高的艺术成就。他的艺术特色是清空,既不同于传统婉约派的绵丽软媚,也不同于豪放派旷达的特色。而且姜夔更善于以诗人的笔法入词,对客观对象不作更多的质实描写,而对灵气飘忽的心境则极善捕捉与表达。在以骚笔入词时,又善于吸收jx诗风注重锤炼、讲究瘦硬峭拔的特点,因而在清空之中带有一种刚劲峻洁之气。”

    王语凡继续用长篇大论反驳着范东风的说法。

    “可是他一生连一次科举都没有考成,所以应该也没有多么夸张的才华。”

    “科考中名落孙山和是否有才华是两回事,范东风同学,你实在是太着相了。”

    王语凡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既然你这么坚持的话,这场比赛就算你赢了好了。”

    得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答复。

    王语凡都快要憋出内伤了。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在逗他玩的。

    而且还是不把他整到崩溃不罢休的那种。

    虽说赢了比赛,却觉得心里高兴不起来。

    这一次真的是让人家给算计得死死的。

    虽说也有奇葩裁判的因素在里面,但是肯定还是自己的问题更多。

    说起来,奇葩裁判呢?

    他们的下一场比赛可是还需要给出题目来着。

    王语凡开始左顾右盼。

    “你在找谁呢?”结果奇葩裁判就在王语凡的旁边。

    只是整个人都有点灰白化了。

    可能是因为这两场比赛中受到了一定的打击。

    肯定和我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王语凡肯定的想着。

    “还请裁判大人给出我们下一局论战的题目。”

    “就论战成吉思汗好了。”

    奇葩裁判不耐烦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