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局中有局
    第二天,天色还未亮,易筋洗髓经锻炼出来的强大的生物钟已经让严礼强睁开了眼睛,从睡梦中醒来!

    依然还是那栋观园之中的阁楼,只是严礼强所在的地方,已经变成了阁楼的顶楼。

    屏风,锦帐,又厚又软的红色被褥将这里隔成了一个温柔之地,苏莎莉就睡在她的旁边,一双雪白的胳膊搂着严礼强的,脸上犹有有一丝甜美的笑容……

    严礼强眯着眼睛,盯着那锦账的顶部,脑袋里还在回味着昨夜从苏莎莉这里得到的那些信息!

    沙突七部这次对自己是下了大本钱的,不仅把乌利部的公主苏莎莉都派来了,同时还带来了沙突联盟赐予的那件恐怖符器牵魂引。

    牵魂引可不是普通的符器,而是一种由阵符师制造的可以控制别人心灵和思想的禁忌之物,一个人一旦中了牵魂引,就只能成为由别人操控的傀儡,认人为主,自认为奴,并且忠心不二,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过好在牵魂引虽然恐怖,但也不是一般的阵符师能够制造出来的,而且牵魂引的使用,会有很多的限制,牵魂引只能一对一,不能一对多,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使用了牵魂引,就无法再对第二个人使用,除非第一个被施加了牵魂引的人死亡,还有牵魂引对本身身体气机强大无比的修炼者没有作用,武宗以上,都可以无视牵魂引的存在。

    而且既然有阵符师能做出牵魂引这样的东西,自然也会有阵符师想到防备破解之法,做出相应的符器来防备牵魂引,防备牵魂引的东西,就叫做锁魂牌,这个东西只要带在身上,旁边如果有人带着牵魂引靠近,这个锁魂牌就能让牵魂引的符器在那个人身边无法被激发出来,从而失去效果。

    沙突联盟同样知道沙突七部的危机,但沙突联盟却无法派遣大军来救援,古浪草原和沙突联盟之间,可隔着千里沙漠,中间还有其他势力,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沙突联盟的特使给乌利部带来了牵魂引,而且献计献策,想让自己成为沙突七部的傀儡。

    这条计策不可谓不毒不狠,只是让那些沙突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美人计和牵魂引的组合,在严礼强这里一败涂地,用个不恰当的比喻来说,要当着严礼强的面玩弄这些阴谋诡计,简直是那啥……肉包子打狗……

    能用牵魂引控制住自己是最好的结果,但任何行动都有失败的可能,而且自己也不是弱鸡,不是随意任人揉捏之辈,所以在苏莎莉来的时候,接到的第二个指令,就是如果她无法用牵魂引控制住自己,那么,沙突七部所期待的,就是让苏莎莉能留在平溪城,想尽一切办法,务必要和自己搞好关系,软化自己对沙突联盟的敌对立场,确定沙突联盟的商队依然可以进入白石关,与这边继续维持商贸关系,获得这边的补给物资,最次最次的结果,要确保自己不会和黑羯人联合起来前后夹击沙突七部。

    这就是苏莎莉所肩负的使命!

    只是苏莎莉已经成为了自己的人,成为了自己打入到沙突七部之中的棋子,以后沙突七部那边有任何的动静和布置,自己绝对能第一时间知道。

    按照苏莎莉的说法,这个时候的沙突七部,外有黑羯人攻势如潮,沙突联盟远水解不了近渴,除了叛乱的乌木部之外,在生死关头,乌利部的老大位置也有些动摇,说话不那么管用了,其他各部都各怀鬼胎,六部联军虽然已经组建了起来,但是,却并没有完全统一在乌利部的指挥之下,面对着黑羯人的攻势,谁都不想第一个冲上去送死,成为黑羯人的首要目标……

    而苏莎莉从小就学习媚术,原本按照她父亲的想法,是想等她长大之后把她送出古浪草原,与沙突联盟之中的某个贵人联姻,成为沙突七部回归沙突联盟的政治婚姻的纽带,如果没有黑羯人入侵的话,她此刻恐怕已经离开了古浪草原,去到了沙突联盟的地盘,但是黑羯人一来,就暂时把这些计划打乱了,而且严礼强横空出世,成了祁云督护,又展现出非凡的实力,她这才成为出使关内的首选,负责接近严礼强,并伺机控制住严礼强,把严礼强变成他们的傀儡。

    想到昨晚种种,严礼强回过头看了苏莎莉一眼,刚刚转头,却发现苏莎莉已经睁开了那一双迷离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

    “大人醒了……”

    未免露出马脚,昨晚严礼强让苏莎莉以后只叫自己大人,不再叫主人。

    “嗯,醒了!”严礼强笑了笑,直接起身,“天色要亮了,我也差不多要走了……”

    听到严礼强醒了,苏莎莉也迅速的起身,“我服侍大人沐浴更衣……”

    ……

    半个小时之后,几个打着灯笼的沙突侍女走在前面照着路,严礼强随着她们来到了昨日上车的地方,苏莎莉亲自恭送。

    胡海河已经等在了那里,看到严礼强出现,胡海河一语不发,只是默默的帮严礼强把四轮马车的车门打开,让严礼强上了车,随后在天亮之前,这四轮马车就驶出了观园。

    平溪城城内的路上几乎还见不到什么车马,所以严礼强乘坐的那辆四轮马车也格外显眼,那木制的轱辘压在城中的道路上的声音和马蹄声,也变得格外的响亮……

    四轮马车刚刚离开观园两百米,这马车就被一队在城中夜巡的军士给拦住了要检查,赶着马车的胡海河也不说话,只是从腰间拿出一个腰牌来亮了一下,看到那个腰牌,那一队军士才连忙退开。

    却说观园之中,在严礼强离开半个小时之后,一只信隼,就从观园的后院之中飞起,然后直接朝着古浪草原飞去……

    那只信隼上带着苏莎莉“紧急”写下的一封信——昨日严礼强如约来到观园,只是严礼强的身上却带着一块锁魂牌,所以苏莎莉用牵魂引控制严礼强的最优计划已经失败,但有一点却值得庆祝,那就是严礼强已经成为了苏莎莉的入幕之宾,对苏莎莉非常迷恋,未来大有可为,两人一夜交流,严礼强已经答应提羊毛专卖局收购羊毛的价格……

    就在第二日,督护府的一个命令传到了白石关,羊毛专卖局收购的一等羊毛的价格,每斤,上浮了一个铜板,增加了百分之十……

    几天后,督护大人和沙突使者的“风流韵事”,就在平溪城和祁云郡轰传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