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 > 532章 论道超弦
    两次诺物得主沈奇要招揽一批理论物理领域的人才,共谋大事。

    国家支持,行业反应热烈,报名者积极踊跃。

    短时间之内,成百上千的简历汇集到了沈奇数理研究中心。

    中心理论物理版块由沈奇、威腾两位“菲+诺”双料大佬坐镇,这两人均是活着的传奇。

    能加入这样的研究机构,对物理工作者来说极具吸引力。

    四十岁以下,物理博士或即将毕业的博士,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上发表过至少一篇文章……满足这些硬性标准的应聘者太多了。

    经过初选,沈奇数理研究中心留下了三分之一的简历,这些简历的主人都是优秀的学者。

    人品好,政治合格,思想态度端正……这些软性指标的评价标准相对灵活,经过复审,中心留下了二十份简历。

    初审、复审由沈奇的手下完成,进入终极pk环节的二十位应聘者将由沈奇逐一面试,最终他们中的一半将来到中心,成为沈奇和威腾的物理学助手。

    中心会议室,沈奇面带微笑端坐。

    第一位面试者仪表堂堂,一副精英派头,他不卑不亢的做自我介绍:“沈教授你好,我叫韦德,韦小宝的韦,道德的德,今年三十五岁,本科就读于水木大学物理系,硕博在牛津,师从杰克-布鲁斯教授。我博士毕业后一直在英国工作,主要研究黎曼面上的场论、拓扑弦理论,发表过九篇sci,和布鲁斯教授联合编写学术专著一部,已在英国及印度出版……”

    沈奇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打断了应聘者标准化的自我介绍:“韦博士,说重点,简历上写着的内容,我已经看过了。”

    韦博士身子一抖,略显紧张。

    毕竟是牛津毕业的科研精英,韦博士的临场反应相当机敏,他很快恢复了沉稳自信的风采,朗朗说到:“我的政治合格,思想态度端正,诚实守信,心系祖国,赴英学习、工作期间,不忘温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时常告诫自己,科学不分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

    “说的好!”沈奇抚掌大笑。

    韦博士的身子再次一抖,这次抖的是轻松,终于把沈老板哄开心了。

    沈奇和韦博士握手:“欢迎你回到祖国,韦博士,我们是同事了。”

    韦博士十分激动:“今后还请沈教授多多指教!”

    沈奇还算满意韦博士的各方面素质,这位海归学者取得的学术成果丰硕,专业对口,符合沈奇的招聘要求。

    至于韦博士的待遇由国家制定,反正不会让回国发展的优秀学者吃亏。

    面试者一个个的进入会议室,和沈奇聊天、对话。

    这批面试者大多有海外留学经历,其中不少人目前在海外科研机构工作、读博。

    人是国家找来的,国家借此良机,正好拉一批基础理论方面的优秀学者回国发展。

    这些学者都非常棒,沈奇原本只要十个人,最终他改变了计划,留下了十五人。

    中心基础物理的研究队伍一夜之间发展壮大,算上沙东东和屈博士两个没出过国的老员工,十七个物理博士组成了一支超级强大的理论研究团队,他们毕业于不同的学校,接受过不同的体系培养,现在他们只有一个目标,跟随沈奇挑战物理学上的世纪难题。

    在论诞生之前,所有的亚原子粒子都被认为是由微小的超弦组成。

    论给组成亚原子的物质谱加了一种叫做“膜“的更为神秘的物质,它就像生理学上的膜一样,但最多有9个维度。

    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是更基本的物质组成单位,是膜组成了弦还是恰恰相反?

    或者另外存在着一些更基本的物质单位,只是人们没有想到罢了?

    这两种物质中是否有一种确实存在,或者论仅仅是一种迷人的大脑游戏?

    带着这些谜一般的世纪考问,中心的十七位土鳖、海龟博士们,将在沈奇、威腾的带领下向论发起强有力的冲击。

    威腾从美国飞到中国首都,他见到沈奇后感慨连连:“我一辈子研究超弦理论,而使我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研究成果,居然是纳维-斯托克斯方程。”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沈奇笑道。

    能否凭借超弦理论的研究获得奖项,对威腾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他已是诺物得主。

    剩下来的事情,是为了证明一位学者投入毕生精力的研究课题是否为正确命题。

    沈奇、威腾两位大佬再次聚首,他们和中心的十七位基础物理研究者一起讨论论、超弦理论,试图找到突破口。

    毫无疑问,威腾是超弦理论的领军人物,是这个领域最权威的专家。

    在掀起第一次超弦理论革命的三项重大研究成果中,威腾参与并主导了其中两项,为超弦理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但是,直到今日,威腾对第一次超弦理论革命仍有遗憾。

    因为当时存在的一个问题,一直到现在,威腾也无法完全解释清楚。

    “我们假设一位特技演员在走钢丝,对于只能沿着钢丝绳前后移动的特技演员来说,钢丝是一维的。对于这个假设,大家有没有疑问?”威腾对他的十几位中国同事说到,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抱歉,我年纪大了,实在学不会中国话,所以请允许我使用英语和大家交流。”

    “你就用英语吧,爱德华。”沈奇说到,他知道威腾会讲几句中国话,“泥壕”、“谢谢”、“泥很好看”之类的简单日常用语。

    指望威腾全程使用中国话阐述清楚他的超弦理论,这太难为老爷子了。

    “好的,我们继续。对于特技演员来说,钢丝绳是一维的,但是,我们将钢丝绳放大一万倍之后发现,有蚂蚁在它的表面上爬行,对于渺小的蚂蚁而言,钢丝绳的表面是二维的。”威腾随手拉直一根绳子,他擅长使用常见的物品描述深刻的物理现象或理论:“只不过,这个第二维度由于渺小和蜷曲,因此特技演员并不知道。也就是说,本来应该具有两个维度的表面,从远处看上去是一维的曲线。大家有没有疑问?”

    “没有。”包括沈奇在内,威腾的中国同事们都没有提出异议。

    由于空间的方向,即维度的一部分过于渺小,实质上维度降低的现象称为“紧化”……这是第一次超弦理论革命的研究成果之一。

    十八个中国人,一个美国人,大家能坐在一起,共聚燕大,联合攻坚最深奥的物理学难题,大家在战略上肯定是一致的,即承认第一次超弦理论革命的主要研究成果。

    如果这个大方向无法形成统一意见,那么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继续讨论下去了。

    第一次超弦理论革命的时候,威腾认为,如果将9维的超弦理论紧化掉多余的六个维度,就会变成三维空间的理论。

    实际上当时质疑甚至反对威腾这套理论的人有不少,但威腾一一回击,专治不服,由此奠定了他超弦理论第一人的学术地位。

    然而,威腾心中最大的一根刺,是无法解释他这套理论中非常关键的一个问题,即为何选择欧拉数绝对值为6的“卡比拉-邱成桐空间”?

    去问邱成桐教授,他一副无辜的样子,这不关我的事,我证明“卡比拉-邱成桐空间”的那年,听都没听过什么爱德华-威腾和降维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