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仙药供应商 > 第八一七章 晚了
    天,渐渐地黑了。这样的天色,在这样的丛林之中赶路是十分不明智的,但是这支队伍在停下来进行了短暂的休整之中,继续前行,任务紧急,他们必须尽快的找到入侵者。

    “一个没死,开什么玩笑?!”

    苏知行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发现有一个人远远地吊在他们的身后,甚至王耀也没有发现。

    “你确定?”

    “我确定,里面肯定是有个扎手的硬点子。”

    “不会是那只部队过来了吧?”

    “什么部队?不可能!”

    “抓紧时间,如果真的是他们来了,那可就麻烦了。”带队的一个白人男子来上露出担忧的神情。

    “这个可以入药,这个略有毒,这个有剧毒......”王耀在夜里一边走,一边辨识这身旁的一些植物,脑海中之中不停的出现各种植物的相关信息,和实际的他所看道的一一对应着。

    夜里赶路的确是更加的危险,这一路上,他们又触发了几个陷阱,一个战士被暗器射中了胳膊,暗器之上还有毒,好在王耀在,及时地帮他处理了伤口,解了毒,没有危险,而且不影响行动,就是战斗力受到影响。

    轰,夜里突然传来了爆炸声。

    “嗯,怎么回事?”

    “前面应该有战斗,我们加快速度。”

    “我走前边吧?”王耀道。

    “啊?!”苏知行听后一愣。

    “相信我吧。”王耀主动走在队伍的前面,速度果然快了很多。

    “这里有陷阱,绕开!”

    行不多久他就发现了一个陷阱,再往前走了一会又发现了一颗地雷。

    “嗯!”

    他停住了脚步,前面有一个人,倒在了地上。

    “死了?”

    “死了。”

    靠近一看是一个全服武装的战士,一个黑人男子,他的死因是眼窝之中插着一把匕首,细且长。

    “两伙人?”苏知行见状道。

    哒哒哒,有枪声传来。

    “准备战斗!”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另外的一具尸体,这个人的装扮明显就不是经过训练的战士,一身特殊的土布衣服,身上有特殊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啊?”

    “药物的味道,可以让他们避免遭受丛林之中那些蛇虫鼠蚁的攻击。”

    这个人身上携带的是弓箭还有形似禾苗的短刀,长约两尺,锋利异常。

    “这些是什么人呢?”苏知行疑惑低声道,他们前几次在这片丛林之中和那伙外来入侵的武装势力交手的时候并未遇到这伙人。

    “会不会是这片丛林的守护者?”

    “守护者,那他们前几次的时候怎么没有出现,没得到消息吗?”

    “嗯,我觉得吧,不排除这种可能。”..

    “走吧,不管他们是什么人,都小心点。”

    天已经很黑了,丛林之中两波人在交战。

    “玛德,这些老外,居然感到这里找不自在,都给我留在这里吧!”

    “小心点,我们这边已经被打死了两个好手了。”

    “再放蛊虫!”

    嗡嗡嗡,丛林之中有虫鸣的声音。

    “该死的,又来了!”

    “小心!”

    呼,黑夜之中,一道火龙呼啸而出,直接将丛林之中的树木引燃了。噼里啪,山火燃烧了起来,这种火焰在这样的丛林之中,一旦燃烧起来,可能造成非常大的火灾,很难控制住和扑灭,也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什么情况?”苏知行这一队人马停住脚步,抬头看着天空。

    这漆黑的夜色之中,火光冲天而起。

    “着火了?”

    “这下子不用费事了,就是那个方向了,大家注意,随时准备战斗。”

    从着火的地方来看,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

    “直接走最近的路程。”王耀道。

    “最近的?”

    “两点之间,线段最短。”王耀道。

    “我去,都讲出数学定理来了!”苏知行听后道。

    “走吧。”

    王耀在前面开路,这个时候,顾不上那么多讲究了,他内息外放,沟通四周天地,仿佛有无数双的眼睛,看着四面八方,风吹草动,鸟兽蛇虫,分毫入目,他看的是十分的清楚,但凡是有点动静,有点危险,他就在最前面排除掉。这一路前进的速度非常的快。

    啊,一声惨叫。

    “该死,我中毒了!”

    “撤!”

    “什么?”

    “我说撤,这是滇南本地的奇能异士,极其擅长蛊虫,而且这里是他们的底盘,比我们更加的熟悉,我们在这里占不到任何的便宜,再这样下去搞不好我们都要栽在这里了。”

    “走不了了!”黑暗之中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仿佛鬼魅一般。

    “谁!?”

    嗖,破空声。

    带队的白人男子捂着肚子,然后单手抬枪扫射。

    “慢了点!”

    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伸手一抓,咔嚓一声,血溅三尺高,脑袋被硬生生的给撕下来了,场面极其的恐怖。

    “你是?!”仅剩下的那个人浑身打了一个寒战,显然十分的害怕。

    “我说呢,他们进入这里怎么会这么的顺利,原来出来内奸啊?!”那个突然出现的黑影道,声音有些沙哑。

    “我们自己内部的事情怎么处理都行,就是斗个你死我活,输了、死了,也认了,但是勾结外面人,试图攫取宝物,这是通敌叛国,这是汉奸,最该万死!”

    “不,不……”仅剩下的那个人仿佛是想到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事情,浑身颤抖着,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向丛林深处跑去。

    “跑?”

    那道黑影一闪而没,几个起落来到了那个已经跑出去了十几米的男子的身后,然后瞬间将他制住。

    “既然曾经在那里待过,也知道那里的规矩吧?”

    “我错了,我错了,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们死了四个人,这片森林毁了一大片,给你机会,你觉得可能吗?”

    “我……”

    黑影一手捏住了他的嘴,然后将什么东西塞入了他的口中,然后将他松开。

    “不,不,不……”那个男子挣扎着,试图将那送进口中的东西抠出来。

    啊!

    他突然捂着自己的腹部倒在地上,然后大声哀嚎着。他颤抖着拿出了枪对准了自己的脑门,扣动扳机,却发现身体不受控制,手指突然间僵硬的厉害,无法顺利弯曲了,吧嗒一声,手枪掉落在了草中。

    “不!”

    啊,痛苦的喊声在这深夜之中格外的刺耳,很是瘆人。

    “怎么了,什么人的喊声?”正在迅速靠近的那支队伍突然停下来。

    “听上去还挺痛苦的。”

    “不远了。”王耀道。

    “咱们小心点吧,你不要带头了。”苏知行道。

    “没事,我来吧,走。”王耀继续在前面带路,如果不是为给身后的这几位战士带路,他此刻已经到达了那个地方,知道对方什么人,说不定还能够擒住几个活口,问出来些有用的消息,如果再换一个战士,那么前进的速度只会是更慢。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刚才战斗发生地方,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尸体,四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倒在不同的位置,死亡的方式也不一样,又被利箭射死的,又中毒而死的,还有一个人尸首两处,还有一个人,一个没死的人,脸上血肉模糊,还能够看到有虫子在脸上的筋肉之中穿梭,不停的啃食着他的身体。

    啊!

    他想要发出什么声音,说句话,但是喉咙已经别虫子啃食了大半。

    “这是什么?!”苏知行见状浑身打了一个酣战。

    “是蛊虫,离远点。”王耀道,他不怕这个东西,但是这些战士可不行,一旦沾上,可得受不少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