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霸山河 > 第715章 飞龙神威
    “不好了队长,他……他自尽了!”

    听到有人如此汇报后,大家都将目光齐刷刷的投过去。此时,他们看到那被杨兴莉活捉的敌人已经躺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然没有了生气,真的死了。

    当然,像这种专业的杀手,在任务失败后,当然会选择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目的就是不让对方抓住拷问。

    不过嘛,对于这样的人,作为天子阁的人员,还是领队,李丽蓉不是第一次见,她能够通过对方的面容,来进行追查。

    呼!

    李丽蓉解开此人蒙面的黑布,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此人面色已经漆黑,而且都在开始腐烂,根本就看不出来具体面容,无法查询。

    “此人是中毒而死的。”李丽蓉非常坚定,同时也怪自己有些大意了。此人乃是今夜的唯一证人,却在自己眼皮底下中了毒,实在是不应该。

    杨兴莉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下周围道“中毒?那是谁下毒的?”

    李丽蓉没有回答,而是在死者的身上仔细搜索起来,不一会,就在死者的喉咙侧面发下了一根极为细小的银针,且几乎全部没入皮肉之中,很难发现。

    现在已经可以断定了,此人并非自杀,而是在被抓到后,有人不想他被用刑,从而暴露身份,所以背后下手,将此人置于死地。

    李丽蓉将那根银针小心的拔出,并认真收起后才起身。想了一阵后,李丽蓉朝手下挥手吩咐“将此人抬回去,放在查案停尸房。”

    随即,几个大汉上来将那人抬走,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中。

    现场只剩下杨兴莉和李丽蓉两人了,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后,杨兴莉开口道“我觉得,应该是有内应。”

    李丽蓉点头“我也觉得是,但我带来的人都是经过认真选来的,应该不会。而其他的人都是刘锋的好友,也不可能,到底谁是内应?”

    吴小雷拳头紧紧捏着,不悦道“到底,是谁要和刘哥为敌?在这个世界,谁还能有如此大胆,与刘哥有那么大的仇恨?有本事就再来!”

    “哟哟哟哟!挺能耐的啊你这臭小子。”就在这时,一个大家都很熟悉,也有些讨厌,但又不是非常反感的声音出现。

    不用看,谁都知道是谁来了,除了那个神武学馆旁边开店卖杂货,但又有很多男女专用药的老板萧纯洁还有谁?

    萧纯洁挺着一个大肚子走来,瞄了吴小雷一眼道“你这衰仔,功夫不跟萧叔我好好的学,就会吹牛,你扛得住?”

    说着,萧纯洁就转向李丽蓉道“孩子,这件事有点大,你不能乱做主,赶紧给你家老头子说,让他将此事告诉刘家。”

    听了这话,李丽蓉不由一怔。因为她知道萧纯洁说的刘家是哪里的刘家,就是药王谷的刘家,中土国的顶尖家族之一。

    包括前朝的天子阁,刘家都是暗中操控者之一,可想而知,他们刘家又多大的能量。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案子确实不是她一个小队长所能解决的了。

    当然,李丽蓉也能猜出来,萧纯洁能够说这样的话,他应该就知道幕后的凶手是谁。于是便问“萧叔,那凶手是……”

    萧纯洁没有回答,只是单手一扬,将一张字条抛给李丽蓉。

    李丽蓉接过字条立即展开,两眼不由一怔,险些惊呼起来。因为这字条上写的很清楚,那人就是原大理国假太子断浪!

    如果真的只是在前朝,那一切都很好说,但是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经过刘锋的安排,当朝的天子阁也是由几大家族共同掌控的。

    其中,就有一个家族是大理府的段家!

    倘若真的是断浪,那就会牵扯到整个段家。因为断浪现在出现,证明他在段家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

    而刘锋自己不在灵武界,李丽蓉自己现在的力量,真的无法去解决本件事情。

    杨兴莉开口道“真的是段家吗?他们不是……难道说,是当初刘锋去大闹他们家族,然后……”

    萧纯洁挥手打断了杨兴莉“不要管那么多,先汇报给刘家为上,我这把老骨头,可不能再折腾了。”

    李丽蓉又看了看那字条,而后看着萧纯洁道“萧叔,这个字……不是你写的吧。”

    这不用说,萧纯洁绝对写不出那么富有女性特征的秀丽字体。

    萧纯洁干咳几下道“别管谁写的,知道是真的就行,赶紧往上面说吧。”

    李丽蓉点了点头,转身看向杨兴莉“莉儿,我顺道送你回去吧。”

    杨兴莉也没说什么,随后便和李丽蓉一起离开。

    此时,萧纯洁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吴小雷“你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而且很清闲么?现在有事情来了。赶紧去神武酒楼,多多的布置一些阵法,越多越好。”

    吴小雷很想说什么,但看到萧纯洁的眼神后,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于是便带着自己的傀儡快速离开。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萧纯洁也转身回到自己的杂货铺。而此时,在他的店铺旁边,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静静的站立着,就像下凡的仙女那般。

    此人不是别个,正是风云城最为出名的女强人,独自一人经营大型财团的奇女子,很多男子的梦中情人,王璐雅。

    王璐雅,她其实还有一个身份,也是她真正的身份,枪宗王氏嫡系子孙,目前枪宗宗主的姐姐。

    萧纯洁淡淡一笑,走上前道“说真的,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和剑宗有着千年大仇的枪宗传人,竟然会来帮助刘锋。”

    王璐雅甜甜一笑,轻声开口“前辈,枪宗里面,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剑宗的敌人。”

    萧纯洁摆手道“这些千年臭事我不想听,我最想知道的是,为何你帮助刘锋。虽然他很帅气,但还是想不通。”

    王璐雅依旧保持着笑容“如果我说,是因为我欠了他一个很大的人情,你信么?”

    闻言,萧纯洁爽一笑道“好吧,我就那么一问,其实无所谓的了。对了孩子,夜已深了,老头子要睡觉咯。”

    语毕,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并立即关门,不问外面的女子一句其他话。

    王璐雅轻轻叹了口气,自语起来“圣枪出现,枪宗辉煌,这传说是真的吗?还有弟弟的病不能彻底根治,你在神灵之地会不会找到那传说中的圣灵之心?”

    此时此刻,在剑宗的新总部,那个刘锋特意固定下来的空间球世界里,剑宗的几位天尊都全部集中起来,静静的等待着。

    在这几大天尊的前方,是很多被粗大捆仙绳绑着,没法自由活动的前辈强者。其中,就有剑宗的金仙强者,痴心剑神。

    他们这几十人,都是被神秘组织囚禁了千年的强者,有几个也都是金仙,其余的全都是高阶仙人。

    被剑宗解救出来后,因为受到刘锋的大恩,就留下来帮忙刘锋守卫剑宗十年。所以,也都留在了剑宗的新总部。

    现在,他们都在等待着飞龙王的到来,无比的期待和兴奋。毕竟被困了千年,谁不渴望自由?

    想要自由,在整个灵武界,只有发完了的飞龙爪可以断开那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捆仙绳。

    飞龙王因为被神使打成了重伤,道现在才恢复过来。所以,便选择在这个时候,给众多强者破开捆仙绳,给大家自由。

    跟着飞龙王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好兄弟乾坤王,以及斩魔狂人。他们三个,其实也已经是金仙强者,实力之比痴心剑神低些。

    飞龙王也没有多说什么,立即就将自己的特殊兵器祭出,乃是一双认主神器的手套,散发着闪闪光亮。

    “诸位,准备好了,我这就要开始了。”飞龙王看了看眼前的众人“很久没有断过这捆仙绳了,如果过程中有伤到诸位,还请莫要见怪。”

    其实,要一次性破开那么多的捆仙绳,是会耗费很多仙力的,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脱离而非常虚弱,但飞龙王还是决定要那么做。

    一来是能解开痴心剑神,给剑宗增加一个超级强者。二来是会让这些人欠自己人情,从而更能很好的保护剑宗,为刘锋分忧。

    所以,他必须这么做。

    听了飞龙王的话后,这些人立即表示不会责怪,纷纷开口。

    “飞龙王说的哪里话?放心吧,我们都非常感激你。”

    “梵教永世与剑尊为好兄弟!”

    “只要成功摆脱这可恶的捆仙绳,我发誓永远会以剑宗为盟友!”

    飞龙王看着这些人点了点头,最后看着痴心剑神道“大哥,准备好了么?”

    痴心剑神点头“已经盼望这一刻千余年了,你就放心吧。还有,不要有心里负担,尽力就行。”

    呼!

    飞龙王立即施展开自己的飞龙爪技能,随着一声龙吟,从空中急冲而下,照着众人的捆仙绳急速挥动双手。

    铿铿铿……

    刺耳的鸣响响彻云端,荡起阵阵气浪,涌向四方八面,让得不少人都感到不适。尤其是剑宗的几大天尊,更是心血翻涌。

    “快!赶紧坐下运功抵制,不可乱了心智!”

    一旁的乾坤王急忙开口提醒几大天尊,以免发生什么意外。那几人也不由于,急忙就地盘膝,运功抵御着那阵阵鸣响。

    “成功!一定要成功!”斩魔狂人非常紧张,在心中呐喊着,两眼直愣愣的盯着众人中的一个,他的弟弟,传授给飞羽天尊功法的伏魔大仙。

    “噗!”

    在施展功法破解捆仙绳的飞龙王忍不住狂喷鲜血,让众人皆是心中一惊,无比紧张。

    由于捆仙绳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属于非常高级的法器,想要破除它,真的非常不易。飞龙王在这过程中,也是被反震之力弄成了内伤。

    但飞龙王并没有停歇,连血都没有擦一下,依旧继续破解着。因为他知道,在这个关键时候停下来,就会功亏一篑。

    所以,他必须坚持!

    “噗!”

    “噗!”

    越到最后,反震之力就越大,让得飞龙王一口口的喷出鲜血,让得那被困的几十人都非常惊骇。他们没想到,为了还他们自由,飞龙王要付出如此重的代价。

    轰!轰-----

    声音越发响亮密集,仿佛山崩轰鸣。

    “给我破!”

    飞龙王爆喝一声,气海全开,最强一击从高空压下。

    啪啪啪……

    那困住了众人千余年的捆仙绳,终于在这一刻断裂开来,从他们的身上滑落。而他们也受到了了震伤,纷纷咳血。

    但这点小伤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自由,才是最重要的!这一刻,几千岁甚至上万岁的老怪物们,忍不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纷纷仰头长啸。

    “自由了!”

    “老子自由了!”

    “自由!感觉真好!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