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HP魔法传记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嘿,哈利,怎么了?”凡林有些惊愕的看着手里的《高级魔药指南》,哈利平常对于这本书可是宝贝的不行。

    “没时间解释了……”哈利说着,冲出去匆匆的把门给关上。

    哈利跑向楼下的厕所,把罗恩的《高级魔药指南》塞进书包。

    一分钟后,哈利回到了斯内普前面。

    斯内普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出手去拿哈利的书包。哈利把它递过去,喘着气,他的胸口很痛,可是这一切都难以掩盖他的紧张。

    斯内普发现不了什么对吧?

    一本接一本,斯内普抽出它们并检查。最后,唯一剩下的书就是魔药课本了,斯内普十分仔细地看着。

    “这是你的《高级魔药指南》,是吗,波特?”斯内普冷声问到。

    “是的,”哈利说,仍然粗重地喘着气。

    “你很确定,是吗,波特?”

    “是的,”哈利反抗似地说。

    “那么为什么,”斯内普冷冷的问着,“在书的封面上会有‘罗纳德’的名字?”

    哈利的心似乎停止了跳动,这是个非常致命的问题,他根本就来不及更改……

    “这是我的绰号,”他故作镇定的说着。

    “你的绰号,”斯内普重复着。

    “对……我朋友就是这么叫我的。”哈利说。

    “我知道绰号是什么,”斯内普冰冷的说着,“没有人会拿别人的名字当做绰号,波特……”

    他冰冷漆黑的眼睛再一次盯着哈利的。

    哈利试着不要看着他,但是斯内普的眼神就像是赋有魔力一般……确实赋有魔力……

    封闭你的思想……封闭你的思想……

    哈利的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这根本不起作用。他从没有学会如何正确地做。

    大脑封闭术的要求的击中,让自己做到排空一切,或者说,欺骗自己的思想,封闭感知,但显然,哈利现在做不到。

    “你知道我是怎么认为的吗,波特?”斯内普轻蔑的说着,“我认为你是一个骗子,所以你每个周六都要被我关禁闭直到学期末。”

    “你认为如何,波特?”

    “我——我不同意,先生,”哈利说,仍旧拒绝看着斯内普的眼睛,但是语气却前所未有的坚定。

    “很好,那么,我们就看看你在你的禁闭后是怎么想的吧,”斯内普说,“星期六早上六点,波特。我办公室。”

    “但是先生……”哈利说,绝望地抬起头,“魁地奇……最后一场比赛……”

    “十点,”斯内普微笑着小声说,露出了他的黄牙,“可怜的格兰芬多……今年的第四名……”

    在之后,他没说一句就离开了厕所,留下哈利一个人看着破碎的镜子,他确定,他正感到一阵从未感到过的虚弱。

    一小时后在公共休息室内……

    赫敏说“我不会说,我早就告诉过你的。”

    “别说了,赫敏。”罗恩生气地说。

    哈利一点食欲也没有。他刚刚告诉了凡林赫敏还有和金妮发生的事,不过似乎没什么必要。

    消息传播得很快显然哭泣的桃金娘出现在了城堡里的每个厕所以传播这个故事。

    哈利差一点杀了马尔福?

    潘西帕金森,到处诽谤着哈利,她刚刚去医院探望了马尔福。斯内普则清晰地告诉了所有职员发生了什么。

    哈利刚刚被叫出公共休息室并忍受了和麦格教授在一起的极不愉快的十五分钟,她告诉他,他很幸运因为他不会被开除,同时她真心地同意斯内普教授的每周六的禁闭,直到学期结束。

    “我告诉过你那王子不对劲,”赫敏说,明显地赫敏并不能停下来,“而且我是对的,不是吗?”

    “不,我不认为。”哈利固执地说。

    即使没有赫敏的说教,他的情况也已经够糟了。

    当他告诉他们他不能参加周六比赛时,格兰芬多的队员们脸上的表情是最坏的惩罚了。他可以感觉到金妮的眼睛看着他,但他不敢看她。他不想看到任何失望或是恼怒。他刚刚告诉她她会在周六担任找球手,而迪安会重新进入球队代替她作为追球手。

    也许,如果他们赢了,迪安和金妮会在赛后的气氛中复合……这想法就像是一把冰刀在哈利的脑海中浮现……

    “哈利,”赫敏说,“你怎么能够藏了那本书在那个咒语……”

    “你能不能不再说那本书!”哈利大声说,“王子只是把它写了下来。他并没有建议任何人使用它。就我们所知,他只是记下了那些被用来对付他的东西。”

    “我不相信,”赫敏说,“事实上你正在辩护……”

    “我并没有为我所做的辩护!”哈利很快地说,“我希望我什么都没做,并不仅仅因为我有一堆的禁闭。你知道如果我知道那咒语的威力,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使用那样的一个咒语,即使是对马尔福,即使他当时差一点抽断我的手臂……但你不能责备王子,他并没有写‘试一下这个,这很棒’……他只是为自己记笔记,不是吗,而不是为其他人……”

    “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赫敏说,“你准备回去——”

    “去拿回书?对,我准备。”哈利强有力地说。“听着,没有王子的话,我就永远不可能得到幸运药剂。我永远不可能救罗恩,我永远不可能——”

    “——得到你不该得到的对于在魔药上的天赋的赞赏。”赫敏说。

    “停一下吧,赫敏!”金妮说。哈利感到十分惊奇、感激,他抬起头。“听上去,马尔福那时正试图使用一个不可饶恕咒,你应该庆幸哈利的袖子里的东西还完好无损。”

    “我当然庆幸哈利没有被诅咒!”赫敏说,显然被刺痛了,“但你不能说那个神锋无影咒是好的,金妮,看看那让他怎么样了!而且我认为,看看这对你们的比赛……”

    “噢,别开始假装好象你懂魁地奇似的,赫敏”金妮大声反驳着说到,“你只会令自己尴尬。”

    哈利和凡林有些害怕的看着关系总是很好的金妮和赫敏,她们两个现在抱着手臂坐着,从敌对的方向对看。

    罗恩也有些不安地看着哈利,然后随便拿过一本书,藏在了背后,就仿佛这是那本混血王子的笔记一样,然而罗恩拿的只是他的魔药课本。

    凡林嘴角有些发苦的摸了摸口袋里面的混血王子的笔记。

    神锋无影……

    这个黑魔法他早就知道了,在禁书区……

    但是,显然他忘记了向哈利解释这条咒语的作用与威力。

    按照哈利胡乱挥舞魔杖的情况,没有一下割断马尔福的喉咙已经算是万幸了。

    不过,把哈利限制起来也比较好,这样至少哈利不会再发生一次被绑架出学校这样的情况。

    可以说,斯内普这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限制住哈利闲余的时间,这样会减少很多的麻烦。

    至于哈利,尽管哈利知道自己活该,可是,突然之间哈利就感到不可思议地喜悦,即使那天晚上他们中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但他的轻松是短暂的。

    凡林没有欺骗他?

    当然,第二天他还要忍受斯莱特林的辱骂,更不要说格兰芬多们的怒气了,因为他们的队长让他自己被禁止参加整个赛季的最后一场。

    到周六早晨,不管他曾跟赫敏说过什么,哈利会心甘情愿地用所有的幸运药剂来交换他能够和罗恩,金妮还有其他人一起走向魁地奇场。

    但这注定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可以代替他去参与禁闭,即使是幸运药剂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同情之外,我还能说什么……”凡林有些无奈,可是赫敏依旧没有从气头上缓过来。

    金妮实在是太过分了!

    见色忘义?

    哦,这简直没办法忍受。

    “对了……凡林,之前斯内普说……我是说,神锋无影,他怀疑是你教给我的……”

    “你确实应该这么说。”凡林有些无奈,指尖轻轻的一划,一道整齐的切口就出现在脚下的地板上。

    “这就是你用的魔咒?”赫敏吃惊的看着哈利,“划在马尔福身上……”

    “或许……”哈利心一沉,这样看来马尔福的伤势比他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你应该弄清楚那些魔咒的作用……”

    “嘿,可是凡林也会!”哈利的心情有些糟糕的反驳着。

    “哦,你们两个不同。”赫敏理所当然的说着,“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今天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

    离开那些涌向阳光的学生们简直是不可容忍的,所有人都戴着蔷薇花结,帽子,闪亮的旗子和围巾,而只能哈利走下石头阶梯去地下教室,一直走着直到远处人群的声音渐渐听不见了,他知道他不可能听到一句评论或是欢呼或是呻吟。

    “噢,波特。”斯内普说道,当哈利敲了门并走进这不令人愉快却十分熟悉的办公室。尽管现在斯内普在上面教学了,但这办公室没有空出。和往常一样,灯光十分昏暗,同样的标本还在四周的五颜六色的魔药中。更坏的是,在哈利要坐的桌子上放着许多笔记样式的东西,而且在那上面看上去有一项冗长的,艰难的,无意义的工作要做。

    “费尔奇先生一直在找人整理这些旧文件,”斯内普轻轻地说,“它们是霍格沃茨其他的犯错的人和他们的惩罚的记录。有的地方墨水变得很模糊,或者卡片被老鼠毁坏了,我们希望你重新誊写那些罪行和惩罚措施,并且确认它们按照字母表的顺序排列,再把它们重新装在盒子里。当然……你不能使用魔法。”

    “好的,教授。”哈利垂头丧气的说着,尽量在最后三个音节中表达出最大的蔑视,但是这根本就影响不了斯内普的心情。

    这感觉就像是在对着一块石头讲话。

    盥洗室里面的石头?

    又或者冰冷的黒湖?然后在哪上面覆盖着一层油油腻腻的青苔。

    或者是人鱼的粪便?

    不管怎么样,哈利只能够想到这些极进糟糕的形容词。

    一瞬间,对于斯内普的怨气简直冲上了定点。

    “我认为你可以开始了,”斯内普狠毒地笑着说。在盒子1012到1056,你会发现一些熟悉的名字,这应该会让任务变得有趣一点。这里,你看……”

    斯内普用力地从最上面的一个盒子中抽出一张卡片,读道“詹姆波特和小天狼星布莱克。被捉到对威利斯布里奇使用一个非法的咒语。威利斯的头变成了原来的两倍。双重禁闭。”

    斯内普嘲笑道。“虽然他们死了,但他们伟大的成就的记录仍然还在,真舒服啊。”

    哈利感觉到他的胃又开始翻腾。咬着自己的舌头防止自己反击,他坐了下来并拉过一个盒子。

    这是,就像哈利事先想过的,无意义的、无聊的工作。他的胃开始有规律地翻腾(就像斯内普计划的那样),这意味着他又看到了他爸爸和小天狼星的名字,通常因为种种琐碎的罪行而一起出现,有时还有卢平和小矮星彼得。

    这让哈利觉得有些愤怒。

    或许是因为他父亲当时眼睛出现了问题,把彼得拉进了自己的小圈子。

    或许也是因为外面的魁地奇?

    后者的原因可能更大一些。

    当哈利在抄写他们的种种罪行和处罚时,他想着外面怎么样了……金妮正和秋同时作为找球手竞争……

    前女友和现女友的战争?

    突然哈利又觉得自己有些庆幸。

    让自己和秋去竞争?

    秋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找球手,然后……

    哈利一遍又一遍地看墙上那巨大的钟。它好象比正常的钟慢一倍,是不是斯内让它走得特别慢?他不可能在这里只待了半小时—一小时……一个半小时……当那钟显示12点半的时候,哈利的胃开始隆隆作响。

    从哈利开始工作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斯内普终于在1;10的时候抬头了。

    “我想这就够了,”他冰冷地说。“做一个标记。下周六十点继续。”

    “是的,先生。”哈利随意地把一张弯曲的卡片放进盒子然后在斯内普改变主意前飞快冲出办公室。他跑上石头阶梯,竖起耳朵希望能从球场上听到一点声音,但一切都是那么安静……那么,已经结束了……他在拥挤的大厅外犹豫了,接着跑上大理石台阶。不管格兰芬多赢还是输,球队总是在公共休息室里庆祝或悲伤。

    “龙肝?”他对胖夫人说,想着他在里面会看到什么。她回答时的表情让人无法阅读“你会看到的。”

    她向前移开。一声庆祝的巨响在她身后的洞中爆发了。当人们看见他时,他们开始尖叫,哈利目瞪口呆。几只手把他推了进去。

    “我们赢了!”罗恩大声说,突然出现并把银色奖杯递给哈利,“我们赢了!450比140!我们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