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血狱江湖 > 第三章:林屹牌位(1)
    身为林府管事的太史玉郎先将怒气冲冲的赵蓠请入客厅。太史玉郎让赵蓠稍等片刻,他赶紧去禀报林屹。

    林屹得知西域大军突破边关,震惊不已。他本希望凤连城和上官明弘能联手御敌于边关与敌军持久而战,但是边关还是被破了。

    他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林屹心情顿时沉重,他快步走进客厅。

    赵篱看到林屹顿时脸上升起怨气,他嘲弄道:“林兄,你打跨了北府赢得最后胜利。现在功成名就又做起了太平老爷。日子过的真是滋润呐!”

    林屹一听赵蓠这话就知道凤连城掌握着自己动向。

    如今局势严峻,林屹也没心情呈口舌之争回击赵蓠对自己的讽刺。

    林屹道:“赵兄,到底怎么回事?!不是几万新军陆续到了边关吗……”

    赵篱道:“是到了。如果不到,早就守不住了。虽然几万新军增援,但是还是敌众我寡。我们和西域大军鏊战至今已是伤亡惨重。前夜子时,西域大军从两个方向发起猛烈进攻。敌元帅巨荣率十八万大军突破凤将军的防线。敌将霸藏和陵王李朝率十六万人突破上官将军的防地。经历半夜苦战,我军不敌只退数十里。现在凤将军带三万人往野鹿城退。上官将军则带一万人往凤翔退。形势真是岌岌可危!”

    林屹听得心里暗惊。

    敌人大军现竟然快要杀到凤翔城了。

    局势比他想象的更为严重!

    幸好一月前将北府毁了。不然秦定方在这个时候里应外合,后果将不堪想象。

    林屹也明白凤连城派赵蓠来此用意。

    林屹故意懵懂道:“赵兄。边关告急应该飞报朝廷。你跑到我这里发牢骚是何意?”

    如今林屹不再是南境王,加上边关战事失利赵篱心里郁闷,他现在在林屹面前也不那么客气了。

    “自有人飞报朝廷!凤将军命我亲自飞报你!这天大灾祸可是你引来的!当初你可是拍着胸脯向凤将军保证,如敌军犯境,你就是搭上你身家性命也会与敌周旋到底。林老爷,现在是你是搭上身家性命的时候了。”

    林屹道:“凤将军让我做什么?”

    赵篱道:“凤将军现在守野鹿。上官将军守凤翔。凤将军让你助上官将军守凤翔。具体有事,你去问上官将军吧。”

    林屹盯着赵篱,犀利目光让赵篱有些不安。

    赵篱气焰顿时也小了许多。

    林屹一脸毅然神色掷地有声道:“回去告诉凤将军,我林屹说过的话算话。尽管我现在不是南境王。手下也无数千高手了。但是为国御敌,我不惜带上全家老小上阵!”

    林屹说罢,朝旁边立的太史玉郎道:“太史管家,送客!”

    太史玉郎早就看不惯赵篱,他一伸手道:“请!”

    于是屁股还没坐热的赵篱就被林屹“请”了出来。

    赵篱很是气恼,他离府后暗自冷笑,心里道:“林屹,你死期不远了!”

    ……

    赵篱去后,林屹独自在客厅里踱来踱去。

    这突如其来变故将林屹计划也彻底打乱。

    林屹本来还打算过几日和左朝阳动身去昆仑。因为血魔当年遁到昆仑藏身,林屹推测,“血魔书”的原本应该就在昆仑。也许就在血魔栖身的寒洞内。“血魔书”可是血魔孤心苦诣之作。所藏之处,应该就在他附近。

    找到血魔书原本,就有希望拯救左朝阳了。

    救了左朝阳,再全力追杀秦定方。

    但是现在,国难当头。

    当务之急,得帮上官明弘御敌。

    林屹想好后,把左朝阳和曾腾云叫来。林屹将西域大军突破边关现在正向凤翔野鹿两地杀来的消息告诉二人。

    形势严峻万分,国家都有倾覆之危。左曾二人听得面色都惊变了。

    左朝阳面色凝重道:“真没想到,局势变成这样……”

    曾腾云道:“林兄,你说现在怎么办?!”

    林屹道:“凤连城让我去助上官明弘。我决定就算拼上性命也要帮上官明弘守住凤翔。”

    曾腾云一拍大腿霍地站起道:“那就这样干吧!以前我们为江湖恩怨厮杀,现在为国为民杀敌!妈的,就算马革裹尸又如何!”

    左朝阳也道:“哥,现在我们就是一家人。你是一家之主,你说怎么干,都听你的。如曾兄所言,为国战死沙场也是平生一大快事。”

    林屹先对曾腾云道:“曾兄,你去通知家人们,让他们收拾东西。明日我们就出发。”

    曾腾云去后林屹又对左朝阳道:“朝阳,去昆仑找血魔书原本的事只能先作罢了。我真担心拖久了耽误了你。但是现在……”

    左朝阳道:“哥啊,你不止一次和我说过,天大的事大不过国事。别说耽误了,就是死了,弟弟这条小命根本算不了什么。”

    左朝阳现在反而希望自己能战死沙场,以英雄的方式死去。

    省得最后被血魔书折磨的面目全非,让亲人痛不欲生。

    府中上下都收拾好后,翌日林屹带所有人朝凤翔急驰而去。

    距凤翔越近,紧张氛围越浓。

    路上不断碰到撤下来的伤军,也有打马朝凤翔飞奔增援的兵将。

    惊惶逃难百姓更是遍布道路田野。

    无数百姓扶老抱幼,哀声遍野,一片凄惨景象。

    见此情形,林屹心里如压大石般沉重。

    左朝阳他们也都心情压抑。

    当天傍晚林屹他们到了凤翔。

    现在凤翔城门紧闭戒备森严。城头到处是严阵以待的兵将。

    林屹他们距城门几丈外被城上兵将喝住,城上弩箭手也各自将箭对准几人。

    林屹表明身份,很快城头出现一名将领,正是上官明弘亲府家将田英。

    田英很谨慎,他问了林屹几个问题,确定就是林屹本人,田英命人放下吊桥。

    林屹他们打马入城。

    田英也下城引林屹他们去将军住地。

    所经之处,街道两边到处是百姓。他们或坐或卧或立,有的搭起简易的窝棚栖身,几乎遍布城中所有街道。每人脸上不是惊恐之色就是满面愁容。各种嘈杂之声也响成一片。

    田英告诉林屹,整个凤翔域有十几万百姓。现在有的百姓逃离凤翔,有的则涌入城中寻求庇护。现在城中人满为患。

    现在城门紧闭,再不放入避祸百姓了。

    那些百姓只得背井离乡逃难去了。

    上官明弘现在住在凤翔府衙内。

    田英将林屹引进府内,带到一幢房前。

    房前有数名士卒守卫。

    田英请林屹进去,他又轻轻将门关上。

    屋中,上官明弘正俯首看着一张形图。

    听到有人进来,他缓缓抬起头。

    上官明弘一双眼睛布满血丝。面色也灰白疲惫。他几日没合眼了。

    他对林屹苦笑道:“你真不该杀李天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