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深夜书屋 > 第三百零五章 周泽的真实身份!
    丝丝凉意进入自己体内,

    胀胀的,

    带着些许的撕裂疼痛感,

    一开始有些干涩,但慢慢地就顺滑了,

    而且在冰凉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热潮湿。

    周老板这辈子只对“徐乐”借尸还魂过,还没被别人强行上过身,至于自己体内的那位,那是人民内部矛盾,

    每次他出来时都是周老板故意放权,性质也是不同的。

    这次,土地爷主动强行上身,周老板反正大开方便之门。

    你要进来是吧,

    好吧,

    进来吧。

    这可是你自找的,

    不怪我。

    周泽是想好好发展通城当地阴司和天庭之间的睦邻友好合作关系的,

    大家和平发展,

    你当你的土地公,享你的香火,我当我的鬼差,抓我的鬼做我的业绩。

    眼下,

    你既然拿我不当干部,

    那我也就没必要拿你客气什么了。

    周咸鱼虱子多了不怕咬,几只东北大仙他都收了关在阴阳冊现在还放不出来呢,以前作死的事情也做了不少。

    照旧不妨碍他大早上地喝咖啡看报纸晒太阳。

    “呵呵,你是官府的人吧。”

    周泽指着张燕丰说道。

    张燕丰愣了一下,

    此时周泽话语里带着一种苍老且促狭的音色,这根本就不是周泽的声音。

    “是的,他是,爷,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来谈,没什么事儿是不能谈的,对吧?

    你要相信政……府,一切都可以对话和沟通取得问题的解决。”

    老道见张燕丰有些手足无措,马上亲自上台表演。

    “你的符纸……有问题。”

    周泽看着老道说道。

    “嘿,有问题,有问题。”

    老道点头哈腰,

    他是不清楚周泽的底气所在的,

    现在只当是老板着了道,

    还是先委屈求全保住自家小命要紧。

    “你的符…………”

    周泽摇摇头,

    还是看向了张燕丰,道:“你是当地捕头吧?”

    “…………”张燕丰。

    “老身的庙,塌了,所以…………”

    这时候,

    周泽的声音忽然一变,

    “你在…………搞什么…………”

    “…………”老道。

    “…………”张燕丰。

    接下来,

    就进入老道和张燕丰两名吃瓜群众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环节,

    不了解的,

    还以为周老板闲着无聊在这里秀口技呢,

    清代林嗣环《口技》一文中曾以“忽然抚尺一下,群响毕绝。撤屏视之,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作为喧闹的结尾。

    “这里面,为什么还有一个?”

    土地爷有些懵逼,

    这是咋回事儿?

    “我…………问你呢。”

    这是那一位的声音,

    带着极为浓郁的不满和不耐烦。

    他是在质问周泽。

    “你……又是何方杂碎,安敢在本神面前口出狂言!

    本神在此,借此肉身一用,尔等安敢放肆!”

    “这是怎么回事?”张燕丰看向老道。

    老道有点品出味道来了,伸手偷偷地在后面拉了拉张燕丰的衣袖,示意他跟自己慢慢后退。

    接下来,

    就是神仙打架了,

    我等凡人,

    还是先退退再说。

    “什么…………破烂…………都往里面…………领?”

    这是那一位的问话,

    他在里头住得好好的,

    质问周泽为什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里面带,

    这把他置于何地?

    “放肆!”

    土地爷呵斥道。

    然而,

    下一刻,

    周泽的身体开始慢慢地干瘪起来,

    一层青色的光泽开始自血肉之下慢慢地升腾而出,带着一种让人迷醉的玄妙。

    同时,

    周泽的身体开始变得稍微佝偻了一点,

    双臂自然地下垂,在膝盖边轻轻摇摆,长长的指甲几乎触及到了地面,不停地刮蹭着下方的泥泞。

    那一双眼眸深处,黑色的光泽宛若雷阵雨来临前的压抑,正在愈演愈烈;

    嘴角的獠牙,

    慢慢地凸出,

    宛若恶魔的虎视;

    “你再…………说一遍?”

    周泽伸手指了指自己。

    “额…………你…………你是谁!!!

    天杀的,你到底是谁!!!”

    土地爷开始尖叫。

    “给我…………死!”

    周泽伸手,攥住了自己眉心前面的一点位置,指甲之间的触碰发出着金属碰撞的铿锵。

    而后,

    一团青绿色的光泽从周泽眉心位置被硬生生地拽了出来。

    “你到底是何方邪魔,你到底是谁!”

    周泽不语,

    继续把他往外抽。

    “本神是一方土地,受天庭册封,教化育养一方百姓,你怎么敢对我不敬!

    你不能对我不敬,

    求求你,

    不要对我不敬,

    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青色的光团被慢慢地拉出来。

    周泽黑色的眼眸注视着他,

    嘴角,

    像是有些许的唾液分泌出来,

    顺着高尖的獠牙慢慢地滴淌下来。

    这是馋的。

    “土地爷…………好吃…………”

    “…………”土地。

    “噔!”

    一道金光忽然爆射而出,直接砸中了周泽的额头。

    周泽身体微微一晃,转而一动不动,像是被施加了定身咒。

    一枚木质的牌匾出现在了周泽的脑门上,很小,很窄,而且显得很破旧,这意味着当地人对他的香火早就入不敷出了。

    也难怪这位土地爷脾气这么差了,

    香火越来越少就算了,

    居然还来了几个龟儿子要挖他的坟头,

    真是气死个人!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出来,哪怕坏个规矩,也想着给自己的庙身重新修一下,他其实不是没有香火,通城各地所修建的土地庙也真的不少,但都是些淫祠,那里的香火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前些年,还有什么青衣娘娘白夫人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当地小庙神和他抢香火,这就让这位正宗土地爷的日子过得更加艰难了。

    也因此,他不怕犯忌讳了。

    但谁知道,

    一着不慎,

    居然直接踩上了一个雷!

    青色光圈趁机逃脱了周泽指甲的掌控,飘浮在半空中,冷冷地看着周泽:

    “此乃本身庙牌,镇压一切邪祟,管你是什么东西,除非你是赢勾后卿转生,否则依然可以将你镇压死死!

    凭你这段功德,本神也将重新斩获一段功德,这些年的亏欠,也可以补全回来了!”

    土地爷美滋滋地想着。

    远处,

    正在“暗中观察”的老道有些紧张地把自己额头上的符纸取下来,

    时刻准备战斗。

    张燕丰有些不明所以,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否该取出枪。

    “别怕,贫道保护你,五百年前贫道曾在花果山…………”

    说着说着老道发现自己紧张过度之下扯瘫了,马上收话不扯了。

    然而,

    就在这时,

    周泽额头上的木牌发出了一道极为清脆的声响:

    “啪!”

    木牌破裂,

    开始向四周龟裂。

    原本一动不动的周泽伸手,将自己额头上的木屑给拍开,

    他用一种很诡异的目光看着土地爷所化的那道绿光,

    “你很……不错……”

    土地爷有点慌,

    自己的牌匾哪怕因为这些年香火亏空有些不给力,但也不至于这般不给力啊。

    而后,

    周泽的下一句话,

    让土地爷更是直接慌出翔来了。

    “居然…………认出…………了…………我…………”

    “嗖!”

    这一刻,

    土地爷瞬间化作了光束,

    窜入了前方地下,

    躲回了自己自己的坟头里面去了。瑟瑟发抖;

    外面的世界太可怕,

    他不敢再出来了。

    周泽继续揉捏着自己眉心的位置,

    老实说,

    有点疼,

    尤其上面的功德信仰之力,让他觉得有些恶心。

    不过,他并没有怪周泽在这个地方让他苏醒,甚至这个时候,他觉得周泽把他唤醒是一件很正确的选择。

    土地爷,受一方香火滋养勉强算是一个伪神的存在,

    味道,

    应该不错。

    他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挖开地面的土层,连续挖了几次,有些不耐烦,慢慢地又站直了身子。

    “他在干嘛?”

    张燕丰问老道。

    老道仿佛看穿一切,哼哼道:“真特么的一脉相承,懒病。”

    这时,

    周泽目光扫向了老道这边。

    “您忠诚的老道已上线!!!”

    老道马上跳出来,二话不说,直接蹲在周泽面前开始帮周泽挖地。

    他知道周泽要干嘛,也清楚自己这个时候该干嘛。

    你问老道苦不苦?

    不苦!

    妈嘢,

    以前虽然伺候过两任鬼老板,

    但之前那两位鬼老板加起来都没现在眼前这位大腿上的一根汗毛粗啊!

    老道甚至想着,

    老老板,

    给我咬一口,

    让我成为高级僵尸吧!

    跟莺莺一样带智商但最好能硬的那种!

    只可惜,

    周泽直接伸手一扫,

    老道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

    整个人倒飞出去,落在了地上,还滚了几圈,嘴里更是啃了一嘴的泥泞。

    好委屈,

    你不咬我,

    还打我。

    “太慢了…………”

    周泽沉声道。

    “我给你喊一个挖掘机?”老道继续谄媚地问道,同时拿出了手机。

    周泽没回答,

    而是双手慢慢地撑开,

    嘴巴也开始张开,

    从他喉咙里,

    发出了一阵嘶鸣般的低吼,

    带着一种可怕的压抑和窒息感。

    老道跟张燕丰都不得不捂住自己的耳朵,但尽管如此,也依旧觉得自己身体一阵摇晃,鼻孔都快出血了。

    与此同时,

    两棵树里头被做成雕塑的两具尸体竟然一起睁开了眼睛,

    树皮开始脱离,

    紧接着,

    整棵树都在开始摇晃,

    到最后,

    只听得

    “咔嚓”一声,

    两棵树一起断裂。

    两具行尸走肉摇晃着身子慢慢地走到了周泽的面前,张着嘴,不停地跟着一起低吼。

    “你们生前…………因为…………挖他而死…………那么…………死后…………我让你们…………继续…………挖!”

    两具行尸走肉马上窜了出去,

    用自己的双臂,开始疯狂地挖掘,

    速度之快,

    让人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