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狂徒 > 三七四 鞋带散了
    三七四鞋带散了<>

    “那我们就先回师尊的洞府了。”江武艺拉着黄子萱道。<>

    不料,蓝天鸣等人却起哄道,“武艺师姐,不如趁着乔迁,就成了我们的黑嫂吧,双喜临门呐。”<>

    江武艺大羞,粉脚踢过去,骂道,“你胡什么,什么黑嫂,难听死了!”<>

    倒是江武林比较靠谱,打哈哈道,“这样吧,我们先走,让武艺帮助黑子兄弟打扫一下,收拾一下,我妹妹很能干的哦。”<>

    众人都知道,这其实就是借口了,什么打扫、收拾?关键是最后一句,能“干”。精髓呀精髓!<>

    可黄子萱不想走,她也想帮着“打扫”、“收拾”一下。虽然她也不傻,也明白武艺留下干什么,可她就是有种潜意识,不想走,不愿走,武艺能“干”,我也能“干”。<>

    俩丫头的跟一个人似的,可以情同手足,可毕竟也都是儿家,有点儿家的心思也很正常。<>

    不过可怜的黄子萱还是被李谣拉走了,黄瓜美眉只有一撅嘴,丢下个幽怨的眼神走了。<>

    最贱的曹俊锋仿佛打不够,临走又凑在叶空耳边道,“日情啊,哈哈。”<>

    江武艺其实也想和李黑子独处,可想到上午这子居然那么大胆,她又有点害怕。<>

    “我来打扫吧。”等众人一走,江武艺低着头,走到池塘边的空地上。<>

    略微整理一下石桌石椅,然后使用了一个旋风术,把地上的鱼骨果皮都吹到远处果林中的黄土地上,再来一个流沙术,就啥也不见了。<>

    叶空还是第一次见修仙之人打扫卫竟然如此作为,这让他不由得感慨,修仙就是方便呀,连扫地抹座子都免了。<>

    “武艺,想不到,你还真的很能干呢。”叶大流氓走上去,感觉自己就跟狼外婆似的,抓到红帽了,却又不知道如何下嘴。<>

    “你才能干呢!别以为我不知道。”江武艺在池塘边,水中的月光明亮,映出粉兜兜的面颊上一片绯红。<>

    既然你知道,那哥们也就不打哑语了。叶空笑着走过去,“我当然能干,你会知道的。”<>

    着这子走过来,嘴里还着那么猥琐的话,江武艺有种没来由的恐惧,脚下不由自主地往后推却。<>

    可她来就在池塘旁边,没退两步,就已经在池塘的边沿了,如果再往后退,那就要退到水里去了。<>

    江武艺的心慌意乱,心想着早晨都已经让他揉过胸脯了,最多再揉一下……可心中却又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还有自己都无法克制的羞意……可如果现在逃走了,他会不会气呢?<>

    江武艺忐忑着,心慌意乱,手足无措,低着头不敢去走过来的黑子哥。<>

    很快,叶空已经在她面前,江武艺紧张极了,呼吸混乱不堪,后脊背的筋都绷紧了……他又要一把抱自己了吧?<>

    不过让江武艺意外的是,某黑人并没有急色地抱着她,而是蹲在了她的面前。<>

    他要干什么?江武艺瞪大眼,点头着这个黑脸的色家伙。<>

    “你鞋带散了,我帮你系一系。”某黑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沧南大陆的鞋也是比较原始的,没有搭扣,没有松紧,还是用鞋带扣的,感觉和地球上舞蹈演员的跳舞鞋有点象。<>

    系鞋带的过程是很短暂的,可江武艺的心中却无比复杂。天呐,原来他是来给自己系鞋带,而自己还以为他……<>

    江武艺的心中充满愧疚,进而想道,黑子哥虽然粗俗,可对自己一直也是瑾守男之礼的,如果之前的什么,那些都纯属意外。<>

    人家心意给自己系鞋带,自己却那样误会他!江武艺觉得自己真是太可恶了,太狭隘了,思想太不纯洁了!<>

    再低头黑子哥。他真是细心,体贴,温柔。<>

    “黑子哥……”当叶空起来,江武艺满眼歉意,甚至有些水雾在大眼中弥漫。<>

    其实叶空来就是抱她来的,只不过她紧张,这才帮她系鞋带。此刻着水光中,一双迷朦动人的杏眼,眼中情意绵绵,叶空自然也不会耽误时间。<>

    “武艺……”叶空也轻唤一声,双手扶江武艺软软的腰身,慢慢地把头低了下去……<>

    随着叶空嘴唇的接近,江武艺的喘息越来越急促,一双美眸中的水雾更加迷朦,她心中安慰自己,没事,只是嘴,别紧张。<>

    可经验不足的她还是有点紧张,呼吸混乱不堪,口中干渴的厉害,她硬吞了口吐沫,发出咕嘟一声……<>

    她羞死了,她甚至巴不得黑蛋赶紧亲上来,可那子貌似一点觉悟没有!<>

    可我又想吞口水了!<>

    终于辣椒一双柔唇微抿了一下,然后,对着凑过来的大嘴,主动地把嘴唇送了上去。<>

    四唇相接,月光下两个人影紧抱在一起。<>

    一个吻亲得是天混地暗,混天黑地,把第一次真正尝到亲吻滋味的辣椒亲得仿佛忘了一切,就跟云中漫步了似的。<>

    不过等她的神志从云中回来,却发现<><><><>

    黑子哥真是太坏了,竟然趁我迷离又揉我这里。江武艺面色大红,上午让他动手,那是隔着衣服,虽然都不厚,那也是个遮羞布嘛,现在却已经毫无障碍地亲密接触了。<>

    “黑子哥,够了……”江武艺低着头,着自己衣服里的风起云涌道。<>

    可叶某人却没有答话,也没有松手,而是抬头着天空中的月亮星星,很有感触的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呐!”<>

    完,很有感触地摇摇头,一脸怅然若失,貌似此刻思乡之情大发。<>

    江武艺郁闷,拜托大哥,你等会儿思故乡行不行?你的手还抓着我奶呢,有你这么思乡的么?<>

    “武艺,你思念故乡么?”某人感怀的问道,那表情让人不忍打断他的情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