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123章 狐狸坑
    宁涛给了菲利普斯一个痛苦的选择题,但他自己也有一个,那就是三个仙后的房间,他究竟该去哪一个?

    这里显然是不好施展分身术的。

    一个房间里,宁涛看着桌上的四朵小花暗自头疼。

    那四朵小花是他才天池边摘下来的,一朵代表南门寻仙,一朵代表唐子娴,一朵代表不死火凰,还有一朵代表狐姬。

    嗯,狐姬的房间肯定是不能去的,还原术的魅力虽然巨大,可在这个环境里去她的房间风险太大,万一被发现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来日方长。

    这么一想,他将代表狐姬的小花拿掉了。

    桌上还剩下三朵小花,继续使用排除法。

    南门寻仙次次都是他真身去,这次不去她心里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他又拿掉了一朵小花,桌上就只剩下不死火凰和唐子娴两朵花了。

    唐子娴挖开彭斯的宝库立了功,可不死火凰以一己之力摧毁了天池城贵族和大户的私兵,功劳更大,排除谁呢?

    还真是困难啊!

    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然后便是小狐狸精的声音:“干爹,你在屋里吗?”

    宁涛:“……”

    他采花的时候就根本没将小狐狸精计算再内,所以只采了四朵花,最先排除的也是狐姬。却没想到计划之外的花不需要他上门,主动就找上门来了。

    “干爹,我知道你在屋子里。”狐媚说。

    宁涛有些头疼,起身去开了门。

    狐媚在门口给宁涛行了一个万福礼,乖乖巧巧的叫了一声:“干爹。”

    “有事啊?”宁涛问了一句。

    “进屋再说。”狐媚说。

    宁涛:“?”

    却不等宁涛答应,狐媚便从他的身边挤进了屋。

    那小狐狸精从他身边挤过的时候,他还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小小的房间里多了一个小狐狸精,狐仙酒的气味也开始在空气之中流淌,继而浓郁。

    小狐狸精转过身来,直盯盯的看着她的宁涛:“干爹,你把门关上呀。”

    宁涛可没那么傻,也没那么听话,就站在门口边说道:“你有什么事赶紧说,我正要去你火凰干妈那里。”

    “干爹去火凰干妈那里干什么?”小狐狸精眨巴了一下乌溜溜的美眸,很天真,很好奇的样子。

    宁涛很是无语。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你一个狐狸精,你会不懂?

    不过这样的话当然是不会说出来的,宁涛说道:“你究竟有没有事呀?你要是没事,我就去你火凰干妈那里了。”

    “我先喘口气再说。”狐媚还真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c变成了d。

    宁涛的眼睛有点转不动了,可更诡异的是她把那口气吐出来之后,d还是d。

    这是什么妖法?

    狐媚又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然后又向宁涛招了招手:“干爹,你过来我跟你说。”

    宁涛还是没过去:“我就在这里听。”

    狐媚翘了一下嘴角:“干爹,你那么大个人了,难道你还怕我吃了你呀?”

    嘿嘿!

    被你猜到了。

    干爹我还真是怕被你吃了!

    可是这样的话宁涛还是不会说出来的,他笑了笑:“你究竟是什么事啊?”

    狐媚双手撑着床,一条腿抬了起来,慢慢的架在了另一条腿上。那洁白如雪的狐皮大衣一开一合,要露不露,就算露也只是那么一点点,犹如昙花一现。

    这个动作有毒。

    宁涛中毒了,合着那狐仙酒的芬芳,他的脑子有点迷糊了。

    不过还好,还能稳住。

    “干爹,我刚才在天池旁边。”狐媚终于说起了正事,我看见了一个天人,我想抓住他,可是那个家伙跑得很快,一转眼就没影了。我担心那个家伙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会回去告密,所以我想带干爹去抓那个家伙。”

    “真的假的?”宁涛有点不相信。

    也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墨迹了这半天才说出来?

    “干爹,怎么能这样怀疑女儿?我要是能打赢他,我自己就追上去了,我这不是怕给干爹添麻烦吗?”狐媚露出了一副委屈的样子。

    宁涛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了,跟着说道:“你别生气,干爹只是随便说说,这事没有跟智仙儿说吗?”

    狐媚说道:“我本来是想去跟智仙儿说的,可是没找见人。我和他又不熟,所以我就来找干爹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宁涛没有立刻表态。

    虽然他觉得自己这样怀疑她有点不应该,可是他真不相信这事。而且这小狐狸精狡猾得很,她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鬼才知道。

    狐媚又将那条架着的腿抬起了一点,然后慢慢放下,随后又把另一条腿抬起来,架在了放下去的那条腿上,小腿翘一翘,雪白的脚踝宛如美玉。

    这动作讲究。

    小狐狸精的专业技巧一点都不比她的姐姐狐姬弱,甚至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劲头。

    “干爹,这件事可大可小啊,你想万一是敌军的斥候,这附近藏着一支军队,突然杀过来的话,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狐媚说,小腿继续翘翘。

    “好吧,带我去你发现那个天人的地方,干爹去看看。”宁涛做出了决定。

    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

    狐媚顿时露出了笑容:“干爹你跟我来,带你走小路,很近的。”

    宁涛也没多问,跟着狐媚出了门。狐媚带着他绕过了营房,直接钻进了一片山林,然后继续往山坡上爬。

    这座山头的另一边就是天池,狐媚爱的路还真是一条捷径。

    山林里没有路,怪石嶙峋,那些岩石都是银色的,含有仙金的成分。可宁涛哪里还有心思关心这些,他的眼睛里就只有小狐狸精的腰和腰下的结构。

    那处所在犹如善舞的精灵,左扭扭,右扭扭,颤颤悠悠,颤颤悠悠。

    继续致敬。

    “我的定力是不是变浅了?还是她身上的狐仙酒的气味影响了我?”宁涛的心里自我剖析,深刻反省。

    可是,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那地儿。

    该致敬的依旧在致敬。

    爬上山坡的最高处,山坡另一边的天池清晰可见,微风吹拂,银色的波浪涌动,层层叠叠。

    狐媚只能一下山坡下面的一个地方:“干爹,就在那个地方,我就是在那个地方发现那个天人的。”

    宁涛开了天眼,一边搜寻一边说道:“你要是骗我,我会打你的。”

    狐媚说道:“说了这半天,干爹你还是不相信我,我要是骗你的话,干爹,你干脆就用你的肉中枪扎死我算了。”

    宁涛:“……”

    森林中到处都有生命体的先天气场,但都是大大小小的动物的先天气场,根本就没有人。

    宁涛的视线跟着又沿着天池周边搜寻,所看到的地方仍然没有什么天然的先天气场。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来这一次真的要打她了。

    却没等宁涛搜寻完,狐媚忽然转过身来,钻进了他的怀里。

    “你……”宁涛的身子顿时僵硬了,紧张了,“你、你要干什么?”

    狐媚说道:“姐夫,你答应了姐姐的,我要和你在一起。”

    这果然是一个骗局。

    可不知道为什么,宁涛的心里居然没法生她的气。

    是啊,小狐狸精是骗你了,可人家付出的成本很高,而且是诚心诚意骗你的。事先你也猜到多半是个骗局,可你却还是跟着来了。那么在你的潜意识里,你是不是想被人家骗?

    自我剖析,再一次。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姐夫,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可是、可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一闭上眼睛,我的脑子里全都是你……姐姐发过誓的,这一生要么不嫁人,要嫁又叫同一人……我注定是你的人……我就要做你的人。”小狐狸精把心里的话一股脑的全都吐了出来,双手紧紧的抱着宁涛的腰,死活都不松开。

    宁涛挣扎了两下没能挣脱出来,又不好一把把她推开,心里觉得不应该这样做,可身体又觉得这样很舒服,一时间矛盾得很。

    “那个……你冷静一点,我们这样不合适,你松开手,我们好好谈一谈。”宁涛觉得他还有必要抢救一下,所以还是要劝一劝。

    “我就是不松,你打我呀,你打我。”小狐狸精死缠烂打,明明是打滚耍赖,可给人的感觉却是撒娇。而且她的耍赖除了极佳的观赏性外,还富有极强的技术性,她总能控制好她自己的点,又能巧妙的掌握姐夫的点。

    宁涛的心中的堤坝正在崩塌,被这小狐狸精撩得不要不要的。他感觉他现在就是吴三桂,不,他要比吴三桂还多一桂。

    就在这乱糟糟的时刻里,小狐狸精越来越大胆了,她动手了。

    宁涛骤然紧张了起来,本能反应之下,一巴掌拍了下去。

    啪一声脆响。

    涟漪荡漾。

    “姐夫,你真打我呀?”老狐狸精咬着樱唇,一双乌溜溜的媚眼里满满都是情意,欲迎还羞。

    宁涛又举起了巴掌,可是没能再打下去。

    不是舍不得,而是这小狐狸精巴不得。

    却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小狐狸精突然仰头凑了过来。

    宁涛下意识的伸手想将她推开,可诡异的是,那手居然歪了……

    出事了。

    出大事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