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狩猎之国 2
    我已经尽量挑夜深人静的时候了,这时看的人少最快一般要至少半小时后才会修改为正确的内容

    用电脑看的没问题,用手机app看的自动订阅也没问题,只要没在我还没修改时点开章节就行。而一旦点开,错误的章节内容就下载了下来,进入到手机缓存了,这个时候我即便修改了手机客户端仍然是错误内容,始终不会改变。

    这个时候只有重新下载这个章节,如果不行的话就只有删除本书下架,然后再重新加一次上架即可。

    小众书看的人少又猖獗,没办法,不这么做混不下去了,见谅。

    *********************************************

    12月中下旬的河中堡到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作为华夏东岸共和国非洲航线的重要转运中心,经过将近一年的辛苦建设,紧邻着河中堡城墙西侧,一处大型仓储基地已经基本建设完毕。

    这个仓储基地由物资部直辖,拥有大小仓库上百间,存储能力极为强大。目前共存有白棉布七万五千匹、染色布一万匹、呢绒两千匹、燧发步枪三千枝、各型火炮二十门、盔甲两百领、军刀五千把,以及各类粮食、建材、食盐、药品、罐头、木料等杂七杂八的物资若干。

    这个仓储基地建成后,以后前往莫桑比克岛以及苏伊士港做生意的东岸船只就可以直接从河中港装货出发,比起从东方港出发来说节省了大约一个月的航程。而将来新华夏地区的新华堡初具规模后,那边也将修建一个大型转运中心,存储大量来自东岸本土及南非地区的货物,便于和东非、中东以及印度地区进行贸易。

    为了守护这个具有重要意义的仓储基地的安全,新任南非驻屯军司令、陆军第二连连长、中尉朱亮也将部队军营设在了仓库内部,同时他也兼任了基地主任一职。与此同时,数百名刚刚从新华夏地区送来的贝齐米萨拉卡人奴隶也被组织了起来,开始在八旗旗人们的监督下向西扩建河中堡的城墙,争取将这片仓储基地用城墙围护起来。

    这批被河中堡当地人称为“岛屿人”的贝齐米萨拉卡人奴隶运到本地时大约还有九百人出头活着,将女人和小孩单独列出来后,还剩下大约四百多名成年男人奴隶。这些成年男人刚刚被征服没多久,此刻又千里迢迢被运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要说他们内心对东岸人没有憎恨是不可能的。因此,就算本土再缺人手,此刻这些新来的岛屿人也是没法立即使用的。

    所以这些人一被运来后,莫茗就签署了法令,将这些人不论男女老幼统一贬为奴隶,然后分配到了下两旗之中。同时也趁机将一些平日里较为忠心,表现也比较出色的下两旗奴隶抬籍,赦免了他们及其家人的奴隶身份,将他们升入了上六旗,从此成为了自由的旗人。

    被编入下两旗的岛屿人将会接受一段不短时间的劳动改造,在此期间,下两旗的一些资深奴隶们将会“以老带新”,告诉这些新来者一些本地的规矩和常识,以免他们稀里糊涂丢了性命。等到劳改期结束后,上头才会派人下来挑选一些平日表现还算忠心的岛屿人去进行水手训练,然后将其编入东岸共和国的商船队伍,充当船上的奴隶水手。如果干得不错或者在战斗中表现勇猛的话,他们就将有机会为自己及家人摆脱奴隶身份,升入自由的上六旗。

    当然,此刻他们都还是奴隶,除了一些年轻单身的女人之外。鉴于前阵子本土那边往河中堡塞的六百名新移民(四百名法兰西人、两百名瓜拉尼人)中超过一半都是光棍男,因此莫茗便做主从新来的那些岛屿人中挑选出了三百多个年轻单身的女人,将他们赐予了新来的法国移民,很是收拢了一番人心。同时这些女人也算是脱离了苦海,摆脱了对女人来说尤其恐怖的奴隶身份。

    几个月前东岸人东进山区捕捉奴隶的企图遭到挫败后,八旗部落的人员补充就一直很艰难,更别说他们还要不断往本土及新华夏两地“输血”派遣奴隶劳务工了。这批九百多名岛屿人算是近期难得的人员补充了,八旗酋长们个个都喜形于色。

    自从1638年7月份设立南非八旗以来,经过两年多的整顿与发展,目前南非八旗总人口(不算外派劳务工)差不多维持在一万一千人左右。其中,武士(长矛手)以上的阶层人数大约超过了三千,这些武士们绝大部分都是脱产人士,常年在一起训练武艺及军阵,同时也参加一些东岸人组织的政治学习和文化学习,目前无论是战斗力还是忠诚度都比较令人放心,已经算是拱卫河中堡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了。

    前次东进失败,还损失了六十多名士兵,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东岸人放弃了东进捕捉奴隶的尝试。这不,今年夏收后的六月份,红、绿两旗的旗人及奴隶们就接到了南非驻屯军司令部的调令,命令他们带上帐篷、牛羊和家什向东进发,直抵东山山脉脚下,然后在那里放牧、定居。虽然这两个旗的酋长、克拉尔们都万分不情愿,不过在看到莫茗冰冷的目光后,他们还是麻利地选择了听话。当然,莫茗也没有亏待他们,不但新近从下两旗升上来的奴隶大部分分配给了他们,同时还支援了他们一批胸甲、军刀等装备,甚至南非骑兵连还派出军官指导这些黑人们骑乘战马,以加强他们的战斗力。

    至于这两旗旗众的主要驻地,新任南非驻屯军司令朱亮陆军中尉甚至还带人亲自去那边进行过实地勘察,最后还是将驻地选在了贝格河与南北走向的东山山脉交界地带,后世南非豪达(gouda)地区南方靠近湖泊处。这里水草丰美,动植物众多,经常有一些东面山那边河谷地带的科萨人赶着牛羊来此地放牧。

    这块地方对于如今的河中堡来说是一个相当敏感的地带。即一方面东面的科萨人大部落经常会有相当多的牧民来此地放牧,另一方面这里离开普敦地区的荷兰人也更加近了。荷兰人可以暂先不去考虑,这些人虽然实力强大、船只众多,当相对应的是他们的摊子铺得也过大,这极大地分薄了他们的力量,因此在南非西南角这片地区,东岸人还暂时可以不虞荷兰人主动挑什么事。当然暗地里的小动作或许是难免的,但是这都是可以应付的。

    河中堡方面的莫茗当然知道将触角延伸到这处敏感地带的后果是什么。尤其是执委会如今正在全力开发新华夏殖民地,南非地区需要镇之以静的情况下,他强行驱使两个旗的土著进抵东山山脉很可能挑起与山那边那个新近崛起的大土著部落的新一轮冲突。

    不过这又如何呢?在莫茗眼里,眼下河中堡的人口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三千七百人,随随便便就能动员起一千五百人以上的民兵,再加上精锐的陆军第二连以及数千名八旗武士,未必就不能和那个据说有上万战士的黑人部落碰一碰了。

    自己麾下的那些八旗旗人已经很久没有新的人丁补充了,不去掠夺这些现成的黑人土著难道指望他们自己生小孩来增加人口?而且执委会如今对南非的劳务派遣工越来越依赖,自己前后已经派过去超过七千人了却仍然难以满足本土的胃口,执委会依然在催自己加大往本土供应劳动力的程度,同时新华夏那边也在一再央求自己多派一些奴隶过去。

    “我擦,我这是欠谁的了么?”很多时候,莫茗都会有些恼火地这样想道,“这些人只知道不断向我索取奴隶,却从不肯正眼看自己这边一眼,就连要求建个造船厂都不肯批准,那就更别提以后会在这里上什么重要的工业项目了。哼,当老子是老实人好欺负么?看来,老子不在这边整出点动静来是没人会鸟我的了。也好,那就如你们所愿,正好新来的陆军第二连连长朱亮也是个好大喜功之辈,那老子就给你们整出点动静来,省得你们总以为我这里很太平,不肯给我哪怕一丁点的支援。”

    六月份红、绿两旗挺进到山脚下后,一些因为冬季无法获得足够草料而穿过贝格河河谷地带来到山西面的科萨人牧民陡然发现这片原本的无主之地竟然已经被人占住了。而且这帮新来的家伙装备精良、性情凶悍,竟然二话不说就将他们的牛羊夺了过去,就连很多跑得不够快的牧民都被他们抓走关了起来。

    双方的冲突从此爆发了起来,并在八月底时达到了**。当月,从山东面偷偷潜过来的十几股科萨人与八旗武士们爆发了数次激烈的小规模混战,结果装备明显更精良的八旗武士们占到了上风,他们穿着铠甲、拿着锋利的长矛和军刀将那些**着上身、挺着木矛的科萨人杀得屁滚尿流,狼狈逃窜。

    经过八月份的这几次激烈的战斗后,双方之间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不过就在此时,双方的指挥官好像想到了同一处一样同时命令自己麾下的人员保持克制,不要越境攻击。莫茗下这个命令主要还是因为河中堡的民兵训练还不够充分,战争物资的囤积也不是很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