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七十五章 刀!
    一直以来,楚休对于武道的理解都很极端,对于楚休来说,武道只是他的一种工具。

    既然是工具,那就必须要完全听命于主人,所以无论是阿鼻道三刀这种带着极致负面情绪的功法,还是天魔舞之上那汹涌的魔气都没能真正影响到楚休。

    但现在楚休所拿到的这把魔刀,其中那股贪欲简直就是直指人心,引动无数欲念心魔,差点就让楚休把持不住。

    可以说除非是摒弃了七情六欲,将心志淬炼的如同钢铁一般无欲无求,才能够完全抵挡住这一刀的影响。

    但谁若是真正做到了摒弃七情六欲,那这样的人便已经不算是人了,而是神,估计就连宗玄都做不到这一点。

    楚休有贪欲,而且他的贪欲还很旺盛,看到好东西他想抢,见到利益他便要夺,一个利己主义者所拥有的一切楚休都有,所以他在的贪欲在那一刀当中不断的变大,那一刀斩下,如同鲸吞天下一般,刀芒横扫一切!

    迎着那一刀,虚行的面色骤然一变。

    那股力量鲸吞一切,刀势斩来的同时,并没有跟撕裂他的佛焰罡气,反而是将其吞噬,其威能变得越来越大,将对方防守的力量变成自己进攻的力量。

    虚行就从来都没见过如此邪异恐怖的刀,匆忙之下,虚行手捏金刚印,周身金色光华流转,想要凭借肉身力量硬抗这一刀。

    双手合十,金色佛光盛开,但在那一刀之下,一切皆被吞噬,只要是罡气,无论佛魔,在其面前都是虚妄!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虚行直接被这一刀斩的吐血而飞,身形撞碎了塔身,跌落到了外界。

    那把邪异的魔刀吞噬着一切,在斩飞了虚行之后,它竟然还不满足,竟然还要主动去吞噬楚休的气血来再次主动攻击。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心脏当中的琉璃金丝蛊绽放出了一缕缕金色的力量丝线,渗入楚休的脑海中,让楚休短暂的恢复了一瞬间的清明。

    看着自己手中那漆黑色,造型狭长狰狞的长刀,楚休快速将其插回到刀鞘当中,大口喘着粗气。

    方才若不是琉璃金丝蛊主动放出力量让楚休恢复清明,甚至楚休都会忍受不住那股贪婪的力量,将气血主动献给那把刀,去继续斩杀虚行。

    说实话,楚休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刀,简直就是先伤人后伤己。

    那把刀能够引动人心中的贪欲,就算楚休的心志已经足够坚强了,但却也是瞬间便被那把刀攻破了心房,彻底被贪欲所遮。

    当然这也跟之前楚休动用灭魂箭时消耗了所有的精神力有关。

    他的精神力若是保持在巅峰的状态当中,也不会如此轻易的就中招了。

    不过这魔刀虽然邪异,但力量却也是真的强悍到了极致,竟然一刀就能够将虚行重创,看其级别,甚至已经达到神兵的品级!

    这时候楚休也没有继续耽搁,收起那长刀之后,楚休直接转身便逃,甚至连上方那几层没有探索的黑魔塔楚休都没有去管。

    见好就收,贪婪的下场可不是那么的好。

    而此时外界的众人还在看着黑魔塔内传来的力量波动啧啧赞叹呢。

    虽然他们看不到其中的场景,不过光听那股剧烈的力量波动便能够知道其中的交战到底有多么的激烈。

    那林烨的实力的确是强悍的很,竟然能够跟一位成名已久的武道宗师战到这种程度。

    这时黑魔塔裂开,一个身影被轰出来。

    众人都以为他是林烨,但等到众人看到那白色的僧衣时才反应过来,被轰出来的,竟然是虚行大师!

    而且此时虚行大师的模样可称不上好,他自身的气息有些衰弱,甚至嘴角还流淌着鲜血。

    这又是什么情况?那林烨竟然能够重创虚行大师,这位的实力也这般恐怖吗?

    在看到虚行大师重伤之后,宗玄并没有跟吕凤仙继续缠斗,而是直接去扶起虚行大师,让其回复伤势。

    吕凤仙望着魔塔的另外一变,他能够看到那逃遁的身影,这种距离,虚行大师等人是追不上了,所以吕凤仙也是不想继续再战,他便收回了自己的神兵无双,不过吕凤仙的神色却是瞬息之间便萎靡起来,气势上也是低迷到了极致。

    颜非烟连忙跑过去问道:“吕公子,你没事情吧?”

    吕凤仙摇摇头道:“无妨,消耗过大而已。”

    而这时宗玄那边,他扶起虚行,问道:“首座,怎么回事?林烨就算是再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你伤成这幅模样。”

    虚行咬着牙道:“那林烨当然没这个实力!不过他却是从那黑魔塔当中夺得了七柄魔刀,那魔刀可能是神兵级别,有着吞噬真气的邪异效果,我一时不查,这才被其偷袭伤到的!”

    一听虚行这么说,在场的众人眼睛顿时就红了,那可是神兵!

    在场的这些武者也都是有来头的,就算有一些人是散修出身,那也是有实力有背景的散修,宝兵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很容易拿到手的。

    不过神兵无论对于任何人跟任何宗门来说,都是至宝。

    只可惜虽然是他们最先发现的这黑魔塔,但现在其中的宝物却是被那林烨给夺走了,当真可恨!

    宗玄却是没问其他的,他只是沉声道:“还追不追?”

    虚行冷哼了一声,虽然有些不甘,但他还是道:“不用追了,那林烨的速度不慢,追不上的。

    而且在小凡天内,我必须要保持巅峰的状态才行,宗玄,帮我护法,等我恢复一下伤势之后再上路。”

    宗玄扶着虚行走到一旁,就这么站在虚行的身边为其护法。

    以宗玄的实力,哪怕是武道宗师也别想越过他去偷袭虚行。

    在场其他人对视一眼,这次倒是没有继续打,而是纷纷跑向那已经几乎全部坍塌的黑魔塔处翻找着。

    方才那林烨只是从其中拿到了神兵,但这么大的黑魔塔,应该还有其他好东西在,那林烨没有机会拿走,他们倒是有着捡漏的可能。

    颜非烟和吕凤仙并没有参与争夺,况且此时吕凤仙这种状态,他也无法再出手了。

    “吕公子,你找个地方先恢复一下伤势吧,我帮你护法。”颜非烟道。

    颜非烟可是真心实意的,毕竟方才吕凤仙救了她。

    吕凤仙想了想,摇摇头道:“多谢颜姑娘的好意了,小凡天内时间紧迫,我自己一个人找个隐蔽的地方就可以了。”

    其实吕凤仙对颜非烟的感官还是不错的,虽然刚一见面时颜非烟跟楚休有些不愉快,不过在吕凤仙看来,那都是宗门之间的事情,当初那些仇怨也已经被他化解了。

    颜非烟一个女人能位列龙虎榜前十,在江湖上艰辛搏杀,很不容易。

    不过吕凤仙可以肯定,楚休逃出去之后定然在前面等着他,所以他此时是不好跟颜非烟在一起。

    所以说完之后,吕凤仙便直接离去,颜非烟想要说什么,但最后也没说出口。

    吕凤仙一直向着东方行去,走了大约十余里,果然看到楚休就在一座山崖上等着他。

    摘下面具,楚休道:“抱歉了吕兄,瞒了你这么长时间。”

    吕凤仙摇摇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况且楚兄你虽然没告诉我你的真正身份,但却也并没有刻意瞒着我,如若不然,方才我也不会认出你来。”

    跟吕凤仙做朋友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因为吕凤仙从来都不会去考虑你的身份,你的地位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只看你这个人,是否有资格跟他做朋友。

    所以昔日吕凤仙在北燕结交下的那些好友,虽然都是散修出身,但却性格各异,正道魔道邪道都有。

    楚休知道吕凤仙的性格,所以他也并没有多说,只是拿出了一瓶瓶丹药道:“吕兄,你力量透支的有些严重,先找找看,有没有适合你的丹药。”

    这些丹药都是方才楚休从黑魔塔中拿出来的,在万年之前应该都是属于珍品。

    不过万年之后嘛,也先要看看它们过没过保质期。

    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永存,更别说丹药这种东西了。

    所以大部分的宗门在炼制丹药时,都会特意注明这种丹药能够保存的期限。

    有些丹药本身材料特殊,所以能够保存很长时间,再加上那些宗门还会在丹药的药瓶之上铭刻一些阵法,也可以延长丹药的保质期。

    但大部分的丹药嘛,显然挺不到这么长的时间。

    楚休和吕凤仙挨个把那些丹药的瓶子都打开,其大部分的丹药都已经化作一摊药泥或者是残渣了,药力全无。

    楚休一共搜走几十瓶丹药,但只有三瓶是能用的,其中两瓶都是修炼的,正好有一瓶可以疗伤用。

    吕凤仙的伤势其实并不算太严重,他主要就是力量透支,所以在服下丹药后,几个时辰便已经补全了。

    “吕兄,你的兵器被废,之后暂时最好先不要出手,我在小凡天内看看,有没有用方天画戟的,我好帮你抢来一柄。”

    魔神无双戟的威能楚休之前便知道了,这把神兵根本就不适合正常使用。

    而对于吕凤仙来说,他没了兵器,自身的实力起码要下降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