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聂东流的改变
    ‘石将军’韩霸先的绰号很有意思,因为他早年的确当过将军,甚至做到了镇守燕西的石林军上将的位置,在北燕军方当中也算是中坚力量了。

    甚至当时韩霸先都被北燕军方一位大佬看重,准备将其收入镇国五军麾下,让其担任副将。

    结果韩霸先却是醉心武道,嫌弃在军中影响他修行,所以韩霸先竟然直接辞去自己石林军上将的位置,专心修炼,特意去极北苦寒之地,或者是极西荒漠那种地方打磨自身武道,其名声可是要比在军中更大。

    传闻中韩霸先性格强势霸气,为人好战,甚至还有一些武痴的架势,按理来说他的性格跟聂东流应该是十分不搭才对,结果现在韩霸先却是收了聂东流当徒弟,这让楚休感觉有些奇异。

    聂东流是北燕的人,自然也会被安排到北燕那边去,正好楚休的位置除了不靠近东齐,左边就是西楚,右边则是北燕的人。

    等聂东流往自己位置那边一看,他自然看到了站在那里的楚休,这让聂东流神色略微有些变化,但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聂东流对楚休的态度很奇异,最开始的时候聂东流其实是没把楚休当对手的,对于他来说,楚休只是一个小小的阻碍而已,能杀就杀,不能杀,也不值得他浪费太大的力气去追杀楚休。

    所以在吕阳山夺宝之后,聂东流甚至都没动用聚义庄本身的力量来追杀楚休,只是召集了一些妄图讨好聚义庄的宗门势力出手而已。

    结果等楚休出了北燕却是如同潜龙入海一般,在江湖上迅速的扬名,甚至一跃成了龙虎榜前十的年轻俊杰。

    对于这种情况,如果说聂东流没有丝毫嫉妒的话是不可能的。

    看着昔日随时可以被自己捏死散修武者现在却是成了关中刑堂的一地掌刑官,龙虎榜排名还要在自己之上的年轻俊杰,聂东流当然会不舒服。

    不过那样的话聂东流也仅仅只会不舒服而已,他又不是剑王城林开云那种心性脆弱之辈,会被这点小事影响。

    真正影响到聂东流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外面那些流言蜚语。

    江湖上总喜欢传一些八卦,有些人就是见不得人好,有人越倒霉,他们便越开心。

    哪怕聂东流在外好友无数,表现的十分谦虚懂礼,义气无双,那也架不住有些人就是想要看他倒霉。

    所以只要楚休那边的消息一传到北燕这边来,北燕这边就立刻有人说他聂东流如何如何,放跑了楚休,结果现在却是被人家踩在脚下怎样怎样,反正是怎么难听怎么来。

    这些流言蜚语在一定的程度上已经影响到聂东流自身的名声了,他不能视而不见。

    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不是杀了那些乱嚼舌根的家伙,而是击败楚休!

    前者太多了,别说以聚义庄现在的威势杀不过来,哪怕聚义庄有着大光明寺那种实力,也是一样杀不过来。

    所以最靠谱的便是后者。

    只要楚休败在他的手中,或者是死在他的手中,一切都将解决,简单直接。

    以前的聂东流喜欢用计谋,颇有些看不起那些头脑简单的莽夫,在他看来,那样的莽夫就算是实力强大,早晚也要被人给算计死。

    但自从败在那女人手中后,聂东流便受到了一些打击。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的那些计谋发挥不出来。

    聂东流说自己是聚义庄的少庄主,有人说:你败给了一个女人。

    聂东流说自己是龙虎榜俊杰,有人说:你败给了一个女人。

    聂东流说自己已经开始闭关苦修,还人有说:你败给了一个女人。

    当众被人击败,这种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法洗,没法去算计辩解,简单直接,也让聂东流知道了有时候绝对的力量要比计谋更加重要。

    而之后聂东流更是认识了他现在的师父韩霸先,这位名动北燕的武林大豪,实力性格都是狂放无比,也教给了聂东流很多武功之外的东西。

    当你的实力强大到一定的程度,足可以砸碎任何的阴谋,以前的聂东流有些本末倒置了,而现在聂东流才算是真的醒悟了,靠计谋脑子没错,但武者最应该依靠的,还是自己的拳头。

    如此想着,聂东流向着楚休走来,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道:“楚兄,好久不见。”

    在场的众人都将目光望向楚休跟聂东流,这两位都是龙虎榜上的俊杰,他们之间的恩怨众人也是都听说过的。

    只不过这几年来楚休一直都在关中,聂东流也是在北燕闭关苦修,双方倒是没什么机会接触,此时正好赶上天下剑宗大会,这两位是准备在大会之前便热热身?

    楚休也是看着聂东流,神色平淡道:“是啊,好久不见,倒是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觉,聂兄你变了很多。”

    此时的楚休态度平和,丝毫看不出他跟聂东流有着大仇的模样,两个人简直好像是两个老朋友在叙旧一般。

    聂东流直视着楚休,一步踏出,周身的气势变得凝重无比。

    昔日楚休曾经跟聂东流交过手,现在的聂东流跟昔日的聂东流相比,身上的气势竟然已经截然不同,可想而知他这段时间的改变有多大。

    “人都是会变的,不是吗?不过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却是不会改变,楚兄,你我之间的恩怨也该到了结的时候了。”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当初被人追杀的狼狈无比的人可是我,这句话貌似由我来说正合适。

    天下剑宗大会是个好地方,这么多人看着呢,倒是足够你我解决昔日的恩恩怨怨了,当然看你的模样怕是等不及了,想现在就出手?好啊,我也一样奉陪到底。”

    楚休身上一缕缕压抑至极的气势绽放而出,丝毫都不弱于眼前的聂东流,甚至那股强大的煞气杀机可是要比聂东流更强。

    从离开北燕到现在,楚休一直都在杀戮中成长,而聂东流则是在闭关苦修和跟他师父修行,自身的境界虽然进步快,但杀的人,却是没有楚休多。

    就在双方都以为这两个人肯定会打起来的时候,聂东流身上的气势却是忽然一泄,犹如春风化雨一般,将楚休身上的杀机煞气消弭于无形。

    聂东流长笑了一声道:“楚兄,我开玩笑,你还当真了不成?恩恩怨怨那些东西我早就已经不放在心上了,等下若是有机会,你我切磋交流一下倒是可以的,不过现在天下剑宗大会即将开始,你我在这里动手岂不是不给五大剑派面子?”

    楚休也是忽然冷笑了一声道:“我发现我之前说错了,你聂公子一点都没变。”

    说完之后,楚休便直接入座,并没有去理聂东流,而聂东流那边也是如此,直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双方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之前楚休以为这聂东流变得干脆点了,想要直接用拳头来解决问题,没想到他却依然是那个德行。

    昔日被追杀的可是他楚休,结果聂东流却是说什么恩恩怨怨他不放在心上,这么一来岂不是显得自己小气不成?

    而且刚刚率先绽放出气势来挑衅的可是聂东流,结果在他嘴里自己是开玩笑,楚休却是成了小心眼儿当真的那个。

    这人满嘴鬼话连篇,谋划算计都已经到了骨子里,每句话定然都要占上那么一丝的便宜才行。

    只不过这些楚休却是毫不在意,他在东齐,或者说是整个江湖就没什么好名声可言,楚休也不需要那些好名声,现在再被人说成小气、斤斤计较之类的东西,也不会让楚休伤筋动骨的。

    至于最后聂东流最后为何没有动手,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聂东流没有把握而已。

    聂东流若是有把握的话,五大剑派的面子他可不会放在眼里,直接当场便将楚休击败甚至是直接斩杀,让自己赢回名声来。

    反正他是聚义庄的少庄主,人都已经死了,五大剑派还能让他陪葬不成?

    聂东流没动手只是因为他没把握,就凭方才楚休泄露出的那些气势他也没有把握当场胜过楚休,所以他还需要继续等。

    等自己已经摸透楚休,或者是楚休自身力竭受伤,状态不好时再出手。

    韩霸先教会了他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但聂东流却是没忘记自己的脑袋和算计。

    在有绝对把握的前提下再将对方碾压击败,如此岂不是更加的安全?

    谢小楼坐在楚休身边,低声问道:“等下你准备动手?”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就算我不准备动手,那位少庄主也是一样不会善罢甘休的,我想报仇,他想要名声,我们双方必有一战。”

    谢小楼点了点头道:“小心,聂东流我没接触过,不过我师父却是评价过他父亲聂仁龙。

    聂仁龙本身的实力虽然不弱,但却也不算太强,但聂仁龙真正让人感觉恐惧的应该是他的手段。

    人和六帮多数乃是草莽出身,能够走到最后的,潜力最大的,除了我西楚天下盟,便是北燕聚义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