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暴虎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白玉霜
    我叫白玉霜,是建平县县令白翰明的女儿……二女儿。

    因为我还有个姐姐,一母同胞,她叫白玉瑶,比我早出来那么一点点,所以就成了姐姐。对于这件事情,我很不开心,因为从小父母就是叮嘱一定要听姐姐的话。

    其实,我经常觉得,姐姐听妹妹的话也是不错的。

    家父白翰明,建平县县令,六品官,男爵。

    当然,得到这些并非是因为家父何等厉害,只是因为祖宗蒙荫,曾做过大寒朝的二品大员,后来逐渐没落,便到了这里。

    不过在建平县,我们家还算是最大的家族了,是很多普通人家羡慕的对象,所以我一直觉得偶尔无法无天也没关系,毕竟在这里,白家最大。

    但父亲不是这么想的,从小,他就请人教我和姐姐各种贵族礼仪,还一再叮嘱外出时,待人和善,不得嚣张跋扈。

    我曾以为这是因为父亲仁德爱民,所以如此,但后来我才发现不是。

    那不是因为仁爱,而是因为害怕。

    白家,只在建平县算个身份,到了大寒朝……甚至都只说辽东,屁都不是。

    七岁那年,大辽城盛宴,家父有幸被邀请参加,我和姐姐也跟随通往。

    一路上,家父一再叮嘱,不得乱说话,看到长辈记得行礼,诸如此类。这本该是高兴之事,但不知为何,我总感觉他心中极为害怕。

    到了大辽城,我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是荣华富贵,唐家下人的排场都比我们白家还大。

    也终于明白,为何父亲这么多年来一直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只因为没认出唐家嫡系少爷,而与其争执了两句,山海城丁太守便被当街杀死,随从一个都没放过,甚至马上就有人去山海城拘捕他一家人。

    而丁太守乃是三品大员,我父亲的嫡系顶头上司,在我父亲眼中是权威滔天的人物,却因为如此一件事情,满门造害。

    那一年,我第一次见到了大寒朝神武将的威风,寒眉冷目,扫视之间,一条街的人都跪下了,不敢抬头直视。

    这才是大寒朝真正的贵族,权势滔天,在他们面前,任何所谓的贵族都是笑话,谈笑间便可灰飞烟灭。

    高不可攀的人……这是父亲对他们的定义,从这定义中我感觉到了父亲的心思,其实他很想攀附他们。

    只是对于大寒朝的百姓而言,神武将是神一般的存在,不可造次。

    我亦如此想,只是没有想到,多年后,我和姐姐会与一个神武将的命运纠缠在一起。

    往后的日子里,父亲对我们的管教更为严格了,尤其在弟弟出生后。

    那一年,我和姐姐十岁,父亲开始用对待大人的方式和我们说话,相处,告知我们,一定要光耀门楣,要有为家族奉献一切的精神。

    那一年,正好有一个蜀地门派的高人路过此处,得我父亲款待,答应收我和姐姐中的一个为徒。

    天下皆是重男轻女,那一年,两个选择摆在了我和姐姐面前。

    要么去山中学武,成为天下的强者,只有成为了真正的强者,性别的问题才会被淡化,才能让家族兴盛。

    要么便是去京城参加兰芝折桂大会,嫁入大贵族家中,以此来让家族得到利益。

    姐姐说自己柔弱,不善习武,便是让那个高人,也就是我师傅静音师太带走了我。

    其实,我知道她是想学武的,不是因为爱学武,而是因为没有那个女子会愿意去嫁给一个不知命运的未来。

    从此,我与家人便只有了书信来往。

    师门慈眉剑派,虽然远不如蜀山剑派,但也算是蜀地一流的门派。

    我在山中学武,很努力,成为同辈翘楚,为人羡慕,因为我比其他同门的目的更明确,我要成为强者,让天下人认同的强者。就如那蜀山剑派的剑仙,让神武将都不敢争锋。

    只有这样,白家才能兴盛,也只有这样,我和姐姐才有机会主宰自己的命运。

    可惜,十几年后,我知道错了。

    那一夜,强者闯山,强行带走了我。

    快马加急,半个月后,我见到了姐姐,但已经是一具尸体。那一天,我才知道,原来闯山带走我的人,竟是当朝的大寒皇帝陛下。

    没有过多的交涉,皇帝陛下将事情直接摊在了我面前。

    要么冒充姐姐,继续保持和那个叫秦少孚的神武将之间的关系,要么,我还有白家一百多口,跟着姐姐一起陪葬。

    那一夜,发生了很多事情,最终,我一身修为被废,皇帝陛下亲手将一支羽箭插入我心脉。

    毫厘之间,便是死亡,那一刻,我的确很想一死了之。

    那一段时间,我带着重伤,每天看着姐姐和秦少孚之间的各种事情,包括一些谈话的细节,还有彼此的性格。

    皇帝很简单的说明了事情成败的后果,一旦被秦少孚发现我不是我姐姐,白家……大寒朝日后就没有白家了。

    那些日子,我恨极了这个秦少孚的神武将。

    因为他,姐姐不得不遭受各种流言蜚语,甚至明明不爱,还要装作很喜欢。

    因为他,我所有的努力都成为了笑话,在神武将面前,普通人的修为不值一提……这世上只有一个剑仙。

    我带着恨意,终于见到了那个神武将,我甚至不想和他说话。每当他过来,我都会装睡,不仅仅是因为害怕露出马脚,更是因为不想见他。

    但后来我发发现,这个神武将与我以前见过的神武将很不一样,他的确也很残暴,号称大寒暴虎,但唯独对我……该是对姐姐温柔以待。

    他会在见我之前,洗刷掉身上的血腥味,他会温柔的为我盖上被子,还会低声细语的跟我说着话。

    没有情话,但每一个字里面都有着说不出的深情。

    等我伤势恢复后,我接受了新的身份,不知道为何,已经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抗拒了,我突然很想了解这个神武将,这个本来可能会成为我姐夫的男人。

    练武之人,可能天生崇拜强者。慢慢地,我开始欣赏他了。

    我欣赏他的雷厉风行,欣赏他的勇猛神武,甚至开始欣赏他杀人时的果断。

    他是新一代的战神,天下无双。

    每当我汇报有关他的事情给皇甫光明听,看到他脸上担心的表情时,心中都会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这个连当朝皇帝陛下都畏惧的男人,将温柔给了我。

    终于有一天,当有个羽空桑的女子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时,我慌了。

    那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已经爱上了秦少孚,我的生活中已经不能没有他。

    此时,皇帝陛下给了我一个死命令,一定要分开秦少孚和羽空桑,不能让他们走的太近。

    于是乎,我名正言顺的得到了一个我想要的理由嫁给他。

    我们成亲了,羽空桑果然走了,虽然随后的日子里,秦少孚经常不在我身边,但我并不在意,因为我知道,不管他走到哪里,他心中都会有我。

    如果生活如此继续下去,倒也不错。如果我老死之后,秦少孚就算再与羽空桑在一起,我亦不会觉得不好。

    可同一时刻,我心中莫名的慌乱,所有的一切迟早会被发现,现在有多幸福,未来就会有痛苦。我甚至时常夜不能眠,唯恐秦少孚发现一切。

    但命运总不会让人顺畅,魔族的入侵,让天下大乱。

    那一夜,我被人掳走,见到了那个天下无敌的男人,魔神皇。

    并知道了一个让我震惊的事情。

    秦少孚的亲生父亲,就是魔神皇。

    “朕知道你和皇甫光明之间的关系!”

    魔神皇的第一句话就震惊了我,这么多年来,秦少孚都不知道的事情,身在魔界的他居然一言道穿。

    “朕甚至知道皇甫光明这么做的原因,因为朕,就是姬太皓!”

    这又是一个让我震撼的消息,百年前的战神,居然就是如今的魔神皇,那么英雄的传说,岂不是一句玩笑。

    “当年,前代魔神皇让他们绝望,不知道该如何抵抗。为了朕的妻子,也就是秦少孚的娘,朕选择了挑战我的父亲,前代魔神皇,并将他杀死在聚龙山。”

    “那一战,朕并没有死,但皇甫光明选择了掩藏真相。朕当年不过三十多一点,这让皇甫光明感觉到了恐惧。纳兰云川知道朕有开打魔界之门的力量,所以他们都知道朕会回来。”

    “三十多一点的太天位强者,归来之时会有多恐怖,皇甫光明完全没有底气,所以他选择了唯一一个有机会对抗朕的方法培养朕的儿子。”

    “就如同当年的聚龙山之战,朕杀死朕的父亲一般,皇甫光明想要朕的儿子来杀死他的父亲。用这种方式,来应对如今的危机。”

    一切知道的如此清楚,我很惊讶,但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问他“你准备如何结束这一切?我是被要挟的,你能救我的家族吗?”

    魔神皇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朕能救,但朕不想救。皇甫光明薄情寡义,是真正的帝皇之心。如果朕如他所愿,让秦少孚杀了朕,那他必然会对秦少孚下手。如此一来,秦少孚才会知道,对帝王交心是何等愚蠢的事情。”

    随即魔神皇跟我说了一个计划,一个疯狂的计划。

    他要将秦少孚逼到绝路,让他成为一个疯狂而彻底的强者,踏着世俗的帝皇之道问鼎仙道。

    “这是太始之魔的救赎,很容易修炼,甚至都不需要境界,只要有基本的真气就行了!”

    魔神皇给了我一本功法“最后时刻,只有你才能救秦少孚,就看你愿不愿意牺牲了。”

    我并没有多犹豫,便是拿起了功法,冷笑一声“有你这样的公公,可真是三生有幸。但我肚子里面,怀的可是你的孙子。牺牲我不要紧,就连你的孙子也不在乎吗?”

    魔神皇微微一笑“有些心理说出来,你未必能听懂。这么说吧,朕有几十个儿子,朕都记不太清楚了,就算他们全都死了,朕也不会觉得心疼。甚至很多时候,朕就想把他们一个个捏死,这就是魔神皇,疯狂冷血。朕连那么多儿子都不在乎,岂会在乎一个孙子。”

    我震惊了,从没想过还有会人如此心态,一时不解道“那秦少孚?”

    “他不同!”魔神皇道“他是秦瑶的儿子!”

    很强悍的理由,他爱着那个女人,所以也爱着她的儿子。

    即使如此,那我便无需与他客气,直接问道“你如何保证我救了秦少孚,我的族人也能获救?”

    “皇甫光明虽然很谨慎,但也很自大,一旦他拿下秦少孚,就会觉得再无威胁,到时候自然会放松对你家人的看守。而且他这些年对秦少孚忍让太多,心中郁气需要发泄,必然会狠狠羞辱秦少孚,等不少时间才会杀他。”

    魔神皇慢慢道来“朕已经让影子联系好了叶家的人,到时候在叶家帮助下,将你的家人送往海外。到了海外,他们可以生活的比在大寒朝还幸福。”

    我很惊讶“叶家……是你的人?”

    “不!”魔神皇笑了笑“朕只是将他们家族的重要人物全都绑架了,如果做不好这件事情,就算朕死了,影子也会把那些人全都杀了。”

    我冷冷的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不!”魔神皇摇头道“你记清楚了,如果是因为你没完成,那么影子会杀光你的族人。”

    真是想的周全,我叹了口气“我必须要死吗?”

    “当然!”魔神皇道“只有你死了,秦少孚才会彻底放弃幻想。本是猛虎,何苦做羔羊!”

    是啊,他是猛虎,如魔神皇所料,在风谷,他果然不顾一切的来救我了。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为他去死,好像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可以赎我曾经的罪。

    一切皆如魔神皇预料的发展,我给秦少孚下了毒,然后躲了起来。

    我看着一切发生,看着他被捕,看着他入狱,看着他被审判,看着他痛苦到麻木,还有他眼中看我时仇恨的目光,直到那一双眼睛被他挖出来。

    我心很痛,但必须忍着,还要佯装淡然。

    终于,我等到了登场时机,那一刻,我抱住了他,施展了魔神皇一族的绝密法术。

    秦少孚,这条命我还你了……

    记住,爱你的人叫……

    白玉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