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机战无限 > 第2459-2460章 查尔斯
    皇宫,布塔里亚的皇宫很特别,一个西方式的国家在皇宫的这方面却有着东方式的理念,不是以多么巨大的城堡作为皇宫,而分明就是一座属于皇家的城镇,有着许许多多大小不同的宫殿,就像是紫禁城一样,但城里的建筑却又充满了典型的英式风格。

    作为一个西方式国家,却有着这样的皇宫倒也不会太让人奇怪,毕竟单以皇帝生了一百多个孩子这点来看,没有那么多宫殿也装不下那么多皇子皇女,也装不下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皇妃,以及数量更多更多照顾皇室成员的侍从,仆人以及护卫了。

    萧然在来到皇宫之后,并没有因为这与众不同,充满了威严的巨大建筑群而有丁点不适,毕竟再怎么也是见过市面的人,区区一个皇宫并不会引起萧然心中什么波澜,只是在进入皇宫之后,萧然也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见到那位‘伟大’的皇帝查尔斯,而是被带到了一个似乎专门用于接待外臣的宫殿里,和杰雷米亚,维蕾塔两人一起,就这么在这宫殿之中的一间独立的等候室里坐了下来。

    至于将他们带来的俾麦斯,则在进入皇宫之后就和萧然分开,去了哪不清楚,但也很有可能就是去面见那位皇帝了。

    至于俾麦斯之前在机场的时候说的,皇帝等着他这点,萧然是完全不信的,一个‘日理万机’的皇帝,会专门等他这个刚刚晋升的圆桌骑士?萧然随便想想都知道不可能,一句客气话听听就好,没有太多必要去上心。

    而除了这一句话之外,俾麦斯在车上时说的所有话,萧然也根本不信,不说完全不信,但至少俾麦斯之前说的那些话最多只有一半是真的,而其余的一半全都是假的,甚至有所隐瞒,也有所欺骗,俾麦斯自以为自己说的话萧然就算不相信,但起码也有那么点感激,但他根本不知道萧然完全有能力辨别他内心的情绪状态,从而分辨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俾麦斯的话里,想要从血色骑士团弄一台机体给他,这件事是真的,想要立起一根标杆这点也是真的,但这个标杆不一定就会是他萧然,也有可能会是别人,但旗帜却是绝对的,萧然感觉俾麦斯更多的是想要把自己竖立成血色骑士团的敌人,似乎是想要让自己和血色骑士团对上,有很多利用的成分在里面,说的那些很多漂亮话其实则是糖衣炮弹,就是要让他成为吸引血色骑士团的一个强大炮灰,让自己去找血色骑士团的麻烦,或者互相找麻烦,最终让俾麦斯自己达成另外的目的。

    另外俾麦斯对血色骑士团的了解不深是真的,对血色骑士团的防备也是真的,但恰恰因为如此,才更需要一个合适的人去试探血色骑士团的深浅,这个去试探的人,绝对没有比他萧然更合适的了,特别是在监视尤菲莉亚的事件出现之后,两边已经是有了明显的冲突和矛盾,而且萧然还杀了血色骑士团的人。

    再说了,俾麦斯现在表达的意思,又何尝不是那位查尔斯皇帝的意思?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在出现了尤菲莉亚监视事件之后,许久没有任何动静,却忽然的把他从十一区给叫了过来进行正式的圆桌骑士册封典礼?

    这里面没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内情才奇怪了,可是萧然却根本不在意,血色骑士团也好,查尔斯皇帝,俾麦斯和整个帝国都好,萧然都不在意他们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糖衣炮弹可以,糖衣吃掉炮弹吐回去,不,甚至连炮弹其实都可以一起吞掉,不就是试探血色骑士团?不就是要去找血色骑士团麻烦?就算查尔斯皇帝和俾麦斯没有这样的想法,萧然自己都准备这么做,不好好坑上那一群二傻子那绝对不是他萧然做事的风格,连带着查尔斯都在萧然的目标之内,谁利用谁还真讲不好。

    萧然坐在等候室里倒是很平静,喝着侍从端上来的茶水,一副悠悠闲闲的模样,相比起萧然的轻松,杰雷米亚和维蕾塔两人就要认真不少,哪怕是坐着的时候都是挺胸抬头的模样,除了会抿一小口自己杯子里的茶水之外,根本不做其他多余的动作。

    这一等就等了好两三个小时,萧然也根本不在意自己等了多久,让他等在这里不外乎也就是一些上位者的小手段,萧然清楚这里面的道道所以也根本不介意查尔斯皇帝会这么做,等一等也是无妨的,无聊喝喝茶假寐一下,也碍不着他什么,就当是休息了也好。

    终于,当房门声轻轻响起,一个侍从走进通知萧然查尔斯皇帝要面见他之后,杰雷米亚和维蕾塔两人也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毕竟坐在皇宫里面,不说话的就这么呆坐着实在也有些难受,现在终于可以面见布塔里亚那伟大的皇帝,两人的内心里说激动嘛也没那么夸张,有些紧张那到是真的。

    不过萧然在站起来之后,却将两人给按了下来,对着两人说道:“你们就没有必要过去了,在这里呆着你们也不舒服,去王宫外等我。”

    杰雷米亚听到萧然的话先是愣了一下,但维蕾塔作为一个女性心思的敏感性的确要比杰雷米亚高出很多,瞬间就反应过来拉了一下杰雷米亚的胳膊,对着萧然点头说道:“知道了,我们会在外面等候大人。”

    萧然点头走向了那位推门进来的侍从,对着对方微微点头:“还麻烦你让人带他们两个离开皇宫。”

    侍从恭敬的弯腰:“我稍后就会安排,骑士大人。”

    “走吧。”

    在萧然和侍从两人都离开之后,杰雷米亚才反应过来,然后苦笑一声:“的确啊,现在的我们还没有面见陛下的资格,不是因为身份,只因为我们是罪臣,如果不是尤菲莉亚殿下和大人的话,我们估计连来这个地方的资格都没有。”

    维蕾塔拍了拍杰雷米亚的肩膀:“其实不让我们过去,也是大人要保护我们,不然陛下问我们为什么没能保护库洛维斯殿下,而又要责罚我们的话,大人也不好替我们开脱,不去的话陛下看不见我们自然也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一路尾随着带路的侍从,萧然路上也越过了不少的建筑,最终走到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圆顶建筑前面,直至那位侍从停下,萧然也看着两边守护的侍卫跟着停下了脚步。

    “骑士大人,陛下就在里面等你,你自己进去就好,沿着红色的地毯一直往前就是,我还要去安排其他人带领你的下属离开,就先告退了。”

    萧然点点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前打开的大门,还有大门两边守护着的卫兵,直接迈步走了进去。

    等到穿过长长的走廊,越过一队队巡逻职守的士兵,顺着一条红色的地毯,又一次走到了一扇大门面前之后,也看见了站在门外的俾麦斯。

    俾麦斯带着笑容对着萧然点了点头:“抱歉让你久等了,陛下之前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现在已经全部处理完了,就在里面等着你,跟我进去吧。对了,如果有携带武器的话就交给旁边的卫兵,面见陛下不需要携带任何武器。”

    萧然微笑着点点头,武器什么的他一个没带,从十一区离开的时候唯一带上的东西除了身上的衣服面具之外,也就只有杰雷米亚和维蕾塔两人背着的随身bit了,没有用处的枪械自然没有带上的必要。

    见到萧然毫无动作的样子,俾麦斯大概也是知道了什么情况,回身对着门外的士兵摆了摆手,士兵就直接一左一右的将大门给推了开来,在俾麦斯当仁不让的走在前面之后,萧然也迈着稳定的步伐跟着俾麦斯穿过了大门。

    大门之后,是一个大大的议事厅,中间铺着金边红毯,两边还陈放着一排厚重的椅子,不远的正前方便是一个台阶,台阶之上则是一张王座,那位统治着整个布塔里亚的查尔斯皇帝,此时就坐在王座之上。

    俾麦斯带着萧然走到台阶之下,将手抚在胸口弯下了腰:“陛下,鲁鲁修·萧骑士已经到了。”

    萧然眼睛从王座之上闭着眼睛的查尔斯身上一扫而过,内心里悠然一笑,也学着俾麦斯的样子抚胸弯下了腰,入乡随俗的说道:“鲁鲁修·萧见过陛下。”

    俾麦斯多此一举的告诉查尔斯萧然已经来了这种行为,在萧然看来那简直就是满满的槽点,刚才开门的声音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了,是坐在王座上的查尔斯绝对能够听到的程度,而这个用手撑在王座扶着头的白发卷毛,偏偏要等俾麦斯说话了之后才慢慢睁眼,这种b格萧然表示自己有点学不来。

    眼睛慢慢睁开,身子也慢慢坐直,威严的目光透视出来落在了抚胸弯腰的萧然身上,查尔斯缓缓站起身来抖了一下自己的斗篷,用着威武厚重的声音缓缓开口:“站直起来,俾麦斯骑士,鲁鲁修骑士。”

    俾麦斯和萧然闻言站直了身子,台阶上的白发卷毛查尔斯的目光也聚集在了萧然的身上:“鲁鲁修·萧,这就是你的名字么?”

    萧然不卑不亢的轻轻点头:“是的陛下,鲁鲁修·萧这个名字,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伴随我至今。”

    查尔斯问出这样的话来,萧然哪还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对于查尔斯来说,鲁鲁修这个名字或许也是一个较为特别的存在,要说他不知道鲁鲁修现在的情况那几乎不可能,最多也就是不清楚鲁鲁修化身为zero,得到了geass,干掉了库洛维斯,又把娜娜莉交给了萧然。

    而且真正的鲁鲁修此时就在十一区,萧然这个假冒鲁鲁修名字的人也是从十一区冒出来的,查尔斯作为一个皇帝,心思多一点问那么一句倒也正常。

    不过萧然也没说假话,鲁鲁修这个名字的确伴随着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

    查尔斯微微颌首:“鲁鲁修骑士,为什么不摘下你的面具,难道你的眼疾竟如此严重,在这样的室内也无法承受么,还是说你无法以真面目示众。”

    “当然不,陛下。”萧然微微一笑,说道:“只是担心摘下面具,会吓到陛下,既然陛下并不介意,那我摘下就是。”

    萧然的手缓缓抬起,摸到了自己的面具之上,但内心里却在猜测着查尔斯要他摘下面具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要确认他不是那个鲁鲁修?还是说觉得面具碍事想要确认他的真实身份?又或者说,是想要使用geass来修改他的记忆?

    萧然摘下了面具,但双眼却是轻轻的闭着没有睁开,查尔斯在看见了萧然面具下的真容之后也是轻轻点了点头,但却有些不满萧然摘下了面具却不睁开眼睛,但到了这一步,查尔斯却并没有继续命令萧然把眼睛睁开,当然他也不是不能这么做,只是作为一个王者,却是没有必要非要去揭开他人的秘密。

    而萧然成为骑士的要求,也是不去做任何不愿做的事,查尔斯虽然不知道萧然会不会拒绝睁开眼睛,但也没有必要去进行这样的尝试。

    查尔斯轻轻点头,俾麦斯则在萧然身边小声说道:“可以了。”

    萧然闭着眼睛微微一笑,将面具重新戴在了脸上,刚才那一刻,其实他也并不怎么担心查尔斯会不会让他睁开眼睛,最后的结果不会是他萧然吃亏,大不了嘛也就是耗费一些精力,强行把查尔斯和俾麦斯两人控制起来,这对萧然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血色骑士团那边,他们在和查尔斯接触的过程里,如果存在着精神向的高等级参与者的话,那就很有可能会从查尔斯和俾麦斯两人身上察觉到不妥,这样一来也很有可能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也正是因为如此,萧然才没有真正打算过要在这个时候将查尔斯控制起来。

    记住手机版网址: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