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会谈结果
    曲凤和忙碌了三天,会谈结束的时候才终于松了口气,赵然道了句辛苦,曲凤和一笑:“这算什么,当年在君山庙时,那才叫辛苦,既辛苦又充实,至今思之,仍是怀念啊。对了师叔,咱们楼观三代弟子,只有我这一根独苗,何时才能让我真正当一回大师兄呢?”

    赵然瞥了他一眼:“还说不辛苦,这就琢磨着找帮手了?”

    “哈哈,辛苦是不辛苦的,就是伺候的这帮人,给我压力太大。”

    “我也想给你找个师弟啊,奈何我楼观挑人,首重资质,否则将来结丹之后,难有进益啊。”

    “师叔,要不我给推荐个人?”

    “嗯?谁?”

    “我有个族弟,名凤山,只比我小两个月,如今借住在我表叔九江的宅院中一心苦读……那真是个读书种子,今年刚中了举人。他小时候也请龙虎山的修士测过根骨的,同我一样,没有根骨,但资质很好。要不……”

    “你家大人还有甘侍郎他们之前怎么没提过?”

    “正骨的名额太宝贵,我已经占了一次,我家大人说,不好再提,否则就得寸进尺了。我表叔那边,对他科举一途很看好,倒是很希望让他考下去,若是得了进士功名,将来也好提挈他。但我觉得,还是修行好,就是不知师叔还能不能弄到正骨丹……”

    赵然想了想道:“待明年,我宗圣馆神像到位再说,正骨丹不是问题。若是果然资质好,便收进来。别家馆阁都是找资质根骨齐全的,正骨丹都是拿出来奖掖有功,咱们楼观不一样,对资质尤为看重,根骨如何倒是次要。”

    曲凤和道:“若是明年,凤山怕是要参加春闱了……”

    “且让他参加,看看他名次如何,不急。你也先不要与他说,否则乱了他的进学之心,若是科场失利,我这里察看他资质时又不过关,那可就毁人前途了。”

    “是,弟子明白。”

    主掌陕西、四川、福建三省修行界事务的大佬准备走了,陆西星向赵然道:“多谢赵师弟了,若无师弟报信,说不得我鹤林阁会吃个大亏,如今还有许多事情尚需料理,就不在大君山叨扰了,回头还请师弟来福建做客,到时你我再叙。”

    赵然道:“师兄说笑了,你我两家谈什么谢不谢的,真要说这个,我们楼观岂不是要派人常驻鹤林阁,天天向贵派致谢?那就不耽搁师兄了,我知道你们这段日子都会很忙,回头得空我去鹤林阁找师兄共饮。”

    执掌陕西的宁真人走时,冲赵然点了点头,但显然他的心情很不好,没有多说什么,但宁真人首徒大弟子方炼师却专门过来和赵然抱拳行礼,留了飞符,说是过些时日必有重谢。

    东方天师也着急离开了,不过却让东方礼留了下来,向赵然解释情况。

    东方礼叹了口气,怅然道:“忙活了半年,半年啊,还搭出去不知多少人情、多少好处,现在可好,白忙活了。”

    “怎么?究竟商议的如何?”

    “确知了,宁真人自己也没想到,真是他家小姑娘干的,宁三小姐,闺名珞娘,就是图上的那个女修,使的金伞和火龙锦帕。虽然不是他亲生的,但却是他三弟的孩子,打小被他养在身边,待如己出……他感叹了许久,说是没想到这丫头那么任性,平时也不是这样……”

    赵然笑而不语,听东方礼继续:“那丫头也误会了,说是那天雨夜,见到一个很像景致武的人,藏在那群人中,当即追了上去……”

    “景致武?”

    “不错,正是我跟你提过的那个景家的金丹法师,三清阁和东极阁联名通缉的要犯,张云兆一案目前为止唯一的线索,景致摩为此还关在庐山的囚室之中。”

    “真是他吗?”

    “当然不是……但这丫头觉得是,故此追上去要把这些人都带走……她知道宁真人正在争夺三清阁坐堂真人之位,认为这是个大功劳……人家肯定不答应,结果言辞之间就冲突起来……”

    赵然摇了摇头,他现在终于确知了,自己当年在大青山遇到的疯丫头,就是这个宁珞娘。他可是领教过这疯丫头的个性,那可是个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主,而且做事不考虑后果,跟八王庄血案的宁大小姐一个路子。

    “她说起初也没想杀人,但这伙人说话很不客气,言语间还辱及宁真人,她一时不忿,就全杀了。杀完人以后再翻捡搜查,发现不是景致武,这才知道认错了人,心慌之下匆匆把尸首都焚毁了,回来也不敢跟宁真人说。”

    “死的是谁?”

    “马驹寨的散修,一共六个人,这六个人是结拜兄弟,马驹寨也是新结的寨子,又位处偏远,故此至今无人举报。不过这六兄弟平素仗着人多,时有欺凌附近散修的恶举,在陕东南一带的风评很不好,被商州丹凤馆惩戒过几次……当然,也没犯过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否则早就铲平了。”

    “下一步怎么办?”

    “原本打算将此事想办法补救回来,由云岫阁出一份捕拿马驹寨六兄弟的文书,就说勒令他们解散寨子,不得欺压良善,这倒也未尝不是个好法子——拒捕被杀,顺理成章,顶多是那丫头下手过重,稍有过失而已……”

    赵然听得心中发寒,对这种补救方式很不适应。

    “……但要想真正补救回来,还得看对方怎么想……”

    “对方?”

    “不错。如今看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这两天与各方联络试探,恐怕这件事情,云南的喻真人是知道了,有几位关系密切的真师透露,支持喻真人的陈善道那帮人私下曾经表示,宁真人十二月初一必败,显得极有信心。”

    “莫非真是个圈套?”

    “可能性很大,否则哪里有那么巧,马上就要争位了,偏偏这个关键时刻出事?陕西那么大,偏偏让双方在一个雨夜相遇?这六兄弟中偏偏有一个的扮相与景致武类似?为何喻真人那一边忽然信心大增?我做了那么多年三清阁的事务,以我的经验,太多巧合碰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只可惜这六人已死,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出现在那里,为什么有一个人的扮相会与景致武类似。”

    三清阁和东极阁联名发出的画影图形上,景致武的模样算是比较有特点的,身量很高,方脸,须发略显黄褐色,眉梢上有个粉黄的瘊子。平时喜穿灰色衣服,扎庄子巾,比较容易辨认。

    赵然对此表示赞同,他早就这么想了,世上哪里有那么多“无巧不成书”呢?

    “对方……会给宁真人补救的机会么?”

    “总不至于赶尽杀绝,非要那丫头的命吧?那可就是死仇了,他们求的又不是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