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九江
    想要从各家宗门流派来推测竞争对手是很困难的,单拿华云馆来说,华云山中就藏着十八个流派,其中火心洞是华云山的本山地主,飧和阁杜氏嫡枝已经占了浙江,除了这两派很难得到这种机缘外,其余的十五个派别在理论上来说都具备潜在的危险。

    因此,依旧只能从真师堂的诸位真师着手。师徒几人将十六位真师做了个归类,已经明确支持楼观的,有许真人、赵真人、杨真人、沈真人,保持中立善意或者说具备支持意向的有云意大天师、常宇大真人、武天师、杜天师、李天师、司马天师、张天师、李天师,可能反对的是陈天师、郭真人。

    还剩下两位真师可以不予考虑,三清阁陈天师在闭关,九州阁周真人向不议事,刨去这两位,十四位真师中有四位同意、六位未明确意见但偏善意,两位可能反对,再加上通微显化大真人亲自提议这么个重要因素影响,成功的把握性还是很大的。

    想了想,江腾鹤决定再尽一点努力,于是赵然飞符询问东方礼,打听武天师和司马天师的下落。

    东方礼大概知道楼观一派想干什么,也不隐瞒,很快便回复告知,武天师就在总观,东极阁的李天师同样也在,司马天师则回了位于南直隶的茅山元符万宁阁。

    于是师徒几个商议,老师去南直隶拜见司马天师,赵然则去总观求见顶头上司,力争再把这两位争取过来。魏致真则带其余人回山,在家中坐镇。说实话,赵然真不敢让这三位师兄出面办事,尤其大师兄,他那不叫办事,简直是去砸事!

    和这三位师兄相比,曲凤和才是值得培养的事务性人才,只可惜这位三代首徒太年轻,修为实在太低,只能慢慢来了。

    从青城山下来,江腾鹤叮嘱魏致真带门人回山,自己则和赵然直取正东而去。师徒二人都是修士,一个是炼师境,一个是黄冠境,翻山越岭、登萍渡水自是不在话下,几乎走了条直线,穿过潼川府、顺庆府,进入夔州,三天后便抵达万县。

    此事正逢盛夏,一路上大雨滂沱,着实辛苦得很。好在到了万县之后,水道就开阔平稳了,于是赵然掏钱买了一艘小船,也不雇船夫,和老师两个人上了船,在大雨中顺水而行。

    师徒二人轮番划船,用“臂力惊人”来形容已经明显不够,因此船行甚速。后来赵然又不惜工本的经常打出一张一张风符,船速更是迅捷,一日而至归州,两日而至武昌,第三天傍晚时,便抵达九江。

    江腾鹤要放舟直下应天,赵然便和老师告别,在九江下船。看看天色已晚,赵然便前往九江府道宫投住。

    挂了度牒,道明来意,九江府道宫云水堂的火工居士便将他引了进去,安排了个房间休息。这火工居士不识赵然本尊,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号,按照规矩安排了个中房单间,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圆桌、两个凳子。

    赵然是从无极院大通铺一路睡上来的,对住宿条件没那么讲究,因此也不以为意。安顿下来后,便问那火工居士:“不知许方主和林高功在不在?”

    火工居士道:“赵方丈且请安歇,小的去寻一下,若是在的话,便禀告他二位。”

    赵然道:“那就劳烦了,我只在这里歇一晚,明日就要上庐山,最好能今晚见一见他二位。”说着,摸出个一两的小银锭塞了过去。

    那火工居士也不推拒,接了银子出去,他本打算明日再去禀告许方主和林高功,但犹豫了片刻,还是看在银子的面上去了方堂。

    把消息传进去之后,他又掉头去了经堂,正巧在门口遇到林高功。

    “见过林高功。”

    “恩。”

    “林高功,今日我云水堂来了个挂单的外地方丈,说是认识高功……”

    “哪儿的?姓什么?”

    “是四川龙安府谷阳县的,姓赵。您看……”

    话还没说完,就见林高功转身向着云水堂方向疾行,行了一段兀自嫌慢,干脆小步奔行起来。

    这火工居士连忙在后紧追,心道这位赵方丈莫非是林高功至交?还好我过来通禀一声……

    刚到云水堂门外,就见旁边斜刺里奔出来一位,正是方堂的许方主,这位许方主连外袍都没披上,只穿了件中褂就来了。

    许方主和林高功对视一笑,紧步往里就走,火工居士连忙引路,带着他们来到赵然的房间。

    许方主脸色一沉,喝道:“怎么住这里?快去安排个上房!”

    火工居士一缩脖子,正要转身去安排,却见房门推开,赵然从里面探出身子,道:“不用张扬,就住这里便好。这次来就是想见见二位,在九江的同道中,我也就只认识二位,故此不请上门,还望恕罪,哈哈。”

    林高功和许方主都进了屋,那火工居士看了看情形,还是跑去取了上房的钥匙过来,好说歹说,将赵然的房间换了。

    林高功问道:“赵方丈有没有用饭?”

    赵然笑道:“正是没有吃饭的去处,无奈之下只好叨扰二位了。”

    林高功道:“走,出去吃!”

    去年总观那么大的动静,一众高层要么受罚、要么落马,大家眼中看到的,是因上疏一事引发的震动,但林高功和许方主这两人是知道一些内幕的,大概猜出了赵然在其中所起到作用,其中,许方主还是报信人。

    他二位在震惊之余,也不免忐忑不安,同时更看到了赵然的巨大能量,这一年来反复思量,每次回想起来都忍不住后怕,脑袋里如同一锅粥,也搞不清自己和赵方丈之间到底是有仇还是没仇,到底是有交情,还是没交情。所以一听是赵然来了,什么都顾不上,立刻赶来迎接。

    今日见了赵然的亲切态度,这两位悬了大半年的心才算是踏实了。

    林高功笑道:“要不我去知会一下监院,想必我们监院是想和方丈见一见的。”

    赵然摇头道:“算了,下回再说吧。我这次来时间比较紧,明日就要再上庐山,所以只能趁这个机会来向两位讨顿饭吃,就不要惊动陈监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