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324章 老阴~葛庄主
    盐仓那边,战斗虽然早已结束,但仍旧一片乱象,双方两百多具尸体散落在寨仓内外,场面看起来挺血腥凄惨的。虽动灵来犯者,除了少数逃脱之外,几乎都倒下了,多数死于弓箭。

    头目们指挥着护卫搬运分置尸体,顺便补着刀,上头的命令也一样,不留活口,还硬是解决了几名漏网之鱼。

    一些人被安排着救火,火势早被扑小,为了诱动灵上钩,大火声势造得很大,然而周边就是水泽,也早备好了引火之渠,扑灭起来很是轻松。

    埠头上,十来名铁手团下属手持火把,驱散周边的黑暗,保护着一个大胡子的男人,林阳。

    葛天霸背着双手,在葛彪与邓通等人的护卫下,走上埠头,拱了拱手:“林兄!”

    “葛庄主!”正在思考着的林阳回过了神,露出笑容回了个礼:“此次歼灭来敌,有劳庄主与诸弟兄尽心尽力。庄主的忠诚,我会全部上报宗主,请葛庄主放心,宗主绝不会亏待你。”

    林阳开口,安抚着葛天霸。葛老头也是满脸的笑容:“那就多谢林兄在宗主面前美言一二了。”

    “庄主客气......都是一家人!”

    “那区区孺子,还想利用葛某背叛宗主,为其牟利,真是不知所谓......”说着,葛天霸便开始嘲讽起动灵来,满脸的轻蔑。

    注意着葛天霸的神态,那表忠的隐意,林阳心中暗叹老狐狸,轻轻地摇了摇头,笑道:“葛庄主可不要小看那些人,他们可不简单!”

    “林兄所言甚是,就凭那厮的武功,与其手下的强悍,若不是有林兄率铁手团相助,我卧虎庄还真会被其一口吞下。这淮南盐市,还真会被其咬下一口!”葛天霸表情间慎重了些,带着忌惮,看向林阳:“林兄可知,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

    此次对付动灵,葛天霸将他的家当基本都带来了,哪怕打埋伏,卧虎庄的喽啰们死伤也有些惨重,他的结义兄弟都陨落了一个。

    嘴角淡淡一掠,微微一笑,林阳给了个让葛天霸心惊的回答:“葛庄主只需知,就今夜来犯之敌,于其势力而言,不过冰山一角罢了。”

    “什么!”葛天霸表示很吃惊,更多的则是忌惮,皱着老眉望着林阳。

    见状,林阳呵呵笑了:“葛庄主不必担忧,和铁手团一样,对方亦尤其局限所在。在江淮,有铁手团在,容不得其猖獗!”

    听林阳这么一说,葛天霸心下稍安稳了些。

    二人随口交流着。

    “林兄,只抓到几个漏网之鱼,让那领头的人逃了......”这个时候,埠头边轻舟驶来,豺泽提着他的钢叉,一跃上岸,快步跑到林阳身边,禀道。

    说完,便望着林阳,等待其吩咐。虽然不知眼前的男人有什么本事能得宗主信任,连铁手令都降下了,但豺泽并不敢有异样心思,表现得挺恭顺。

    林阳眼珠子轻微地转动了两圈,想了想,转头望向西南方向,很是果断地吩咐道:“传令下去,让弟兄们沿水路两道搜索,封锁周边。那人受了重伤,又凫水而遁,逃不远。让周边县邑、镇甸的弟兄警醒些,尤其注意各药铺......”

    “是!”急匆匆地,豺泽拱手应命,飞身还舟,带着几艘小船,隐入黑暗之中。

    “葛庄主,这善后之事,便有赖卧虎庄费力了。”手指泛着烟熏味的盐仓,林阳说道:“此间盐库,可以放弃了。将所有盐都运走,分售出去。宗主有言,个中三千石,都归卧虎庄!”

    闻言,葛天霸老脸上顿露兴奋之色,干劲儿十足地应道:“请林兄放心,交给葛某。”

    “对了,有些尾巴,是葛庄主的家事,就由您自己动手吧......”临了,林阳意有所指地补了一句。带人离去。

    听其言,葛天霸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老脸抽搐了两下,瞥了身边的邓通一眼,招呼着他与葛彪往寨中而去。

    “庄主,此次铁手团竟然如此大方,那可是三千石食盐啊......”葛彪有些兴奋地说道。

    “铁手团如今不比当初,当然得大方些!”葛天霸轻笑道:“老六,你觉得呢?”

    邓通跟在葛天霸身边,有些魂不守舍的,闻言,尬笑应道:“大哥说的是!”

    脚步停了下来,不知不觉地,将二人引到了一座矮楼上。

    “老六,你跟我有多久了?”表情间似乎有些怅惘,葛天霸背着手,望向寨中忙碌的人影。

    邓通有些呆,下意识地答道:“有十年了......大哥,怎么突然提起此事了?”

    “咳咳!”葛天霸突然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邓通还欲表示一下关心,忽地惨叫一声,面色剧变,脸拧在一起,露出痛苦的表情。一把钢刀捅在其腰间,鲜血汩出,握着刀的,是葛彪。

    杂鱼就是杂鱼,所谓高手,连那点偷袭手段都应付不了......

    面上带着不可思议,邓通话说得艰难:“大......大哥......”

    葛天霸表情冰冷,右手也拔出了一把匕首,按着邓通的肩膀,狠狠地捅入其腹部,再给其一重创。

    “十年的兄弟,你竟然背叛我,背叛卧虎庄......”葛天霸眼神冷酷,死死地盯着邓通的眼睛:“你以为,你暗中与那些人勾搭的事情我不知道吗?老六,怪不得大哥了,只怪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不杀你,铁手团也不会放过你......”

    “嗬嗬”发出几声痛苦的哀吟,邓通身体慢慢地矮了下去,倒地抽搐两下,死了。

    匕首在袖袍上蹭了蹭,擦掉上边沾染的血迹,回鞘,葛天霸冷冷道:“把尸体处理了......”

    “是!”葛彪也收刀回鞘。

    “庄主,您不要太难过!”见葛天霸望着远处黑暗直出神,心情明显不好,葛彪不由安慰一句:“六爷,邓通这是咎由自取!”

    “终究是十年的兄弟了......”葛天霸好像真的很难过一般,怅然说道。顿了顿,吩咐着:“兄弟一场,还是给他立个碑吧!”

    “是!”

    “庄主,经此一时,楚、楚、泗三州的私盐市场,可全是我们卧虎庄的了......”

    说起此事,葛天霸心情终于好了些,铁手团貌似有意放开对他们这些“经销商”的限制。不过,思及方才与林阳的对话,又不禁有些犹豫。

    动灵那些人给他的感觉,实在太危险了。

    还得同铁手团靠拢,受其庇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