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284章 查到鬼事
    狂风肆掠,暴雨倾盆,俄而一道闪电将书房照得透亮。狄府书房中,几个人四散而立,表情皆凝着异常,包括狄仁杰在内,神色间俱泛着犹疑。

    李元芳、曾泰,还有那主动送上来的太仆寺上牧监何云,都望着沉默地坐于书案后边的狄仁杰,气氛,显得凝重极了。

    先是自何云口中得知,凶手所乘坐骑,很可能是汉末便已在华夏绝迹的汗血宝马。而根据蹄印可知,蹄脚所钉铁掌,乃前隋骁果军专用。

    汉代的宝马,前隋的蹄铁,一觉醒来,何云便带给狄胖胖一个十分意外的答案。

    最让人感到意外乃至惊悚的,是其后曾泰带来的消息。

    舔灵满脸惶恐,惊魂不定,连喝了好几口茶水,方将事情找清楚。

    与县里属吏,耗费了一下午的时间,方通过一名叫“高如进”的九旬老翁,寻到了河南县境内那个神秘的江家庄。

    然后,有意思的事情来了。

    地处县中青阳岗上的江家庄在五六十年前被付之一炬,一庄之人,全数被烧死。而在大火前四个月,住在岗下的江姓族长江小郎一家三十余口,被灭门,尸体被斩去了头颅与左臂......

    而被斩去的头颅与左臂,被供奉在庄西林场中一荒废的将军庙神位前,而那将军庙祭奠的是前隋骁果军将军宇文承都。

    时任县丞的高如进带人查案,得出了一个很“合理”的结果,厉鬼作祟,阴兵杀人。

    而曾泰,带人亲至江家庄遗址察看,满目坟茔,族长江小郎的墓碑亦在其间。找处旧档比对,果然,河南县志上有明确的记载,早在贞观十年,江姓族长江小郎一家被灭门,头颅与左臂被斩去,疑为阴兵厉鬼所为。

    再将其事与官道上命案相对照,同样残忍的作案手段,几十年前便已死去的江小郎......

    “恩师......”曾泰惊魂甫定,见狄胖胖满脸严肃坐在那儿,就是不说话。两腿有些发软,神色慌张地唤道一声。

    恰逢一声惊雷,屋内几人都是一个哆嗦。何云演得一场好戏,张着嘴,神色不安,也跟着唤道:“阁,阁老......”

    深锁着眉头,入定的狄胖胖终于动弹了两下,然后又没了反应。

    李元芳捏紧了拳头,青筋暴露,心绪不宁。嘴里轻轻地叙说着:“汉代便已绝迹的宝马,前隋的蹄铁,几十年前便已死去的无头尸体江小郎,还有骁果军将军宇文承都,没有一样是今时之人、物。被斩去的头颅与左臂,与几十年前的惨案亦如出一辙......”

    元芳越说,心中越慌,声调都有些变了。他显然是被他自己吓到了!

    死寂一般的沉默,越不做声,众人心中越是忐忑,房外肆掠的夜风,似乎都阴冷了不少。

    “难道,这世间真有鬼怪不成?”苦思良久,不得其所,狄仁杰终于喃喃自语一句。一下子接收那些骇人听闻的消息,有那么一瞬间,狄胖胖心底都有些动摇。

    然而直觉这种东西,让他始终保留着那丝怀疑。思及官道上那具“年轻”的尸体,眼中亮光一闪。

    如果死者不是数十年前的江姓族长江小郎,那一切则没有想象中的惊悚了......脑中浮现出白日现场勘察的情形,文牒所书,分明是今时之格式,纸张亦不算旧!

    换一个思路,如果是凶手刻意留下文牒,那......

    “大人,您想到了什么?”与狄仁杰已是十分熟悉了,见其表情,李元芳当即问道。

    嘴角浮现出一丝冷淡的笑意,狄仁杰轻声道:“虽然一切都指向幽冥鬼灵之事,然还不好妄下断语!”

    看得出来,心中虽然充满的疑惑与不安,但狄仁杰脑中已然理清了思路。

    “明日,我们去那将军庙与江家庄看看,再做计较!”扭头,狄仁杰随口吩咐道。

    “是!”

    “阁老,若有用得着下官的地方,下官愿随行!”何云主动请道。

    脑中显然还转悠着案情,一时倒未多想,狄仁杰点头应之:“那就多谢何牧监了!”

    见狄仁杰依旧凝重的神情,低头间,何云的眼神中闪过些许自得与哂意。

    狄仁杰几人还在为案情的“重大突破”而伤神。河南县内,邙山山南,青阳岗下恩济庄,庄子西边废弃了几十年的江家大院里,闪出了一丝灯火,一场轻松的屠杀已然结束。

    破败腐朽,摇摇欲坠的厅堂间,横七竖八地倒着十几具尸体,俱枭首而亡,十几颗头颅四散于地,鲜血飞溅各处,让这阴森的“凶宅”又增添了继续血腥。

    一道高大的黑影立于尸体间,冷漠生冷如寒铁,还是此前的装扮,透着煞气的盔甲,胸膛上边空荡荡没有头颅。手里握着厚重凤翅鎏金镋,月牙锋刃上染着血迹。

    侧边的墙壁上,一个巨大的用鲜血勾勒成的滴血雄鹰,已然成形。血液还很新鲜,让那血鹰显得十分灵动,展翅欲飞。

    一道人影冒着大雨闯了进来,从其人在外的呼号,是个行路借宿者,叫方根生。踉跄扑倒在地,正对一具尸体。脖颈上的创口,血肉斑驳模糊,借着微弱摇晃的灯光,看得真真的。

    惨叫一声,连滚带爬得朝后缩了缩,抬眼望,正见无头将军,缓缓朝他走来......

    浑身颤抖,面色发灰,瞳孔大睁,无尽的恐惧袭满全身,脑筋瞬时麻木,窒息般地昏了过去。在栽倒于地的方根生面前停留了一会儿,无头将军手中的鎏金镗举起对准其脖子,旋即放下。

    “砰”地一声,却是无头将军把手中的鎏金镗扎入了地面,转身拔出腰间的长刀,熟练地将堂中尸体的左臂割下。

    收集好头颅、手臂,绑挂在身上,无头将军一步一步踏实,走出院子。骑上停在院后的宝马,缓缓驱策,沿着岗道小路,慢慢西去。

    密集的雨水打在身上,将沾染的血迹冲洗干净。一个没有头颅的将军,身上披挂着十几个头颅与十几只手臂,骑在高头大马上,在这雨夜,此场景显得格外诡异可怖......

    一路向西,直至那座阴森破旧的将军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