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195章 私会
    元徽并没有直接离去,眼盯着被他“教训”地两腿发软的莹玉潜回庄园后,又在破落小院周遭等了片刻,并未见刘查礼有再出来的动静。

    略显疑惑地思量了一会儿,方才释然,那处小楼内,貌似是有密道联通的……

    “少主……”朦胧的夜色下,刘家庄外,獐智恭敬地拜道。

    “这两日有什么动静?”朝獐智点了下头,没有多废话的意思,直接问道。

    “那个女人手下有二十来人,分别潜伏在刘家庄附近的两处农家中,落脚点都摸清楚了。还有两人,就躲在庄园周遭,负责联络……”獐智怀中抱着刀,浅笑答道:“这些人明显不是出自江湖,痕迹太粗糙了,若不是刘家庄内没什么高手,早暴露了。其人尚且不知,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监控之下。”

    “不要大意!”瞧着獐智表情,就知道其人又跳了,当即叮嘱一句:“那些人不算什么,刘家庄背后隐藏的那支势力,可是不能小瞧的……”

    “留两个人盯着他们!”略作沉吟,元徽指着小楼方向吩咐道:“接下来你给我监视着刘家庄园背后的那所废宅,我想近日,那里会很热闹的!”

    “是!”

    ……

    翌日清晨,天还未亮透,狄仁杰便带着李元芳与一队卫士,在刘大的指引下,入山去了……

    “刘翁,还请节哀!”门前,恭送的队伍中,瞥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刘查礼,元徽略显“怅然”,轻声对刘查礼道。

    面对元郎君的宽慰,刘查礼似乎悲从中来,提袖擦了擦眼泪,尔后强抑着忧伤,朝元徽道:“多谢将军……”

    说着,又抑制不住情绪一般,于庄前嚎啕大哭起来。悲切之情,溢于言表。

    莹玉侍候在一边,见状,赶忙上前扶住,一面招呼着:“快,将老爷扶回庄中休息……”

    元郎君在一边,玩味观察着眼前的场景,有趣极了。刘查礼这老头,大概率是装的。莹玉这美人估计也一样,但漂亮脸蛋上那动情的关切,跟真的一样。

    女人还是昨日那一身素白衣裙,带着点透视效果,自后边望去,内里亵衣的痕迹,印得格外明显,朦胧的诱惑,更胜昨夜,勾着元郎君的眼神。

    能够感受到元郎君的目光,莹玉微微转过身,盈盈下拜,悄声道:“让将军见笑了……老爷需要伺候,妾身……”

    “夫人请便!”元徽笑眯眯地对着少妇,温和道:“我欲往后花园一观,不用在意我……”

    提到后花园的时候,元郎君刻意地加重了声音,而女人眉色明显地变化了一下。见状,元徽露出了点笑容,看起来,这个女人明白了他的意思……

    刘宅的后花园,不算小,设计地精致,园内湖榭亭台、草木花石俱备。因丧事之故,再加黜陟使卫队的入驻,倒甚少有人现迹。

    元徽一人独自坐在湖边的亭台上,腰背笔挺,目光平和地望着湖面偶尔涌起的涟漪,倾听着园中清脆的鸟鸣。

    事实上,他在等待着,嘴角一直噙着点出奇地骚气的笑容……

    约半个时辰过去,日头缓缓升高,耐不住寂寞,元郎君干脆于园中练起了武。身影腾转于亭台之间,踩着青石白木,留下些许狼藉,好好发泄了一通,方才收剑而立。

    “将军好武艺!”女人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元郎君自然察觉了廊榭口的动静,扭头一看,莹玉带着一名婢女,似无意般地逛进了园子。上前,躬腰一礼,半露的酥胸更加纯粹地映入眼帘。

    在女人丰厚的事业线上流连了两眼,元徽舞了个剑花回鞘,伸手虚抬:“夫人免礼!”

    “刘翁如何了?”元徽略表关心。

    “老爷哀伤过度,再度睡下了……”莹玉低声答道。

    答话间,瞥了眼莹玉身后的婢女,元郎君悠哉坐下。意会到元徽的意思,莹玉缓缓地深吸一口气,扭头蹙眉对那婢女呵斥道:“没眼力的东西,还不与将军奉上茶水毛巾……”

    “是!”骤闻呵斥,小婢女有些委屈,但迎着莹玉的眼神,不过多言,忙不迭地小跑着出院而去。

    清场之后,气氛顿时一变,画风突转,莹玉秀眉紧锁,面上带着纠结,微屈着腰身对着元徽:“你……究竟想怎么样?”

    “当日州城玉花轩一场风流,其间妙处,本将至今回味无穷……”没有正面回答莹玉,元郎君色眯眯地上下扫了少妇几眼,贱贱地道:“昨夜……”

    还未等元徽骚话说完,莹玉俏脸一怒,横眉冷对着他:“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了?”元郎君贱意稍敛,抬首望着女人:“那你告诉本将,你嫁入刘家庄的目的是什么?”

    面色一滞,莹玉随口答道一句:“妾身只不过不耐风尘,欲寻一栖身良家!”

    “所以看上了刘查礼那老匹夫?”元徽直接嗤笑道:“夫人开口前,最好先想一想自己的说辞合不合理……”

    “至于这刘家庄,只怕算不得什么良善之家吧!否则,昨夜刘查礼的鬼祟行举何解,你的跟踪之举又当如何解释?”元徽悠哉地补充一句。

    闻言,少妇沉默了一会儿,美胸起伏不定,紧盯着元徽的双目冷色狂闪。

    “你此刻,是不是想着杀了我灭口,好隐藏身份?”冷不丁元徽又问道一句。

    与元郎君对视着,莹玉气息慢慢平息下来,突然一笑:“你要是想要揭发我,见我真容时,就可直接道明。不要绕弯子了,说吧,你的目的?”

    “你要先告诉我,你的身份是什么?这刘查礼与刘家庄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瞟着机灵的美人,元郎君故意慢悠悠地问道,注意着莹玉的神色。

    “不可能!”女人直接拒绝。

    “那就是没得谈咯?”元郎君笑道,调弄这美人,感觉却也不错。

    气息微急,当着元徽的面,莹玉再度变了变脸色,忽地十分认真地对着元郎君:“元将军,我只能告诉你,刘家庄这潭水,远比你想象地深,牵扯巨大。这是个旋涡,别说是你,就狄大人沾染上了,也不一定有好结果。妾身奉劝您一句,最好不要涉入,早点离开刘家庄便尽快脱身!”

    闻其言,元徽立刻配合着露出了慎重的表情,语调却格外轻松:“既如此,我却愈加好奇了……”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