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176章 小姨子
    这家伙,成功地吸引了元徽的注意力。是谁给他的勇气?

    邓通的脑子明显是不清醒了,没有听出葛天霸语气中的那丝焦急,而是对着元郎君,满脸的自信,等待着元郎君的反应。

    元徽则目光清冷,扭头审视着此人。方才他就察觉到此男子有些问题,与自己一样,眼神不时扫过云姑姐妹俩,已然引得他心中不适。

    闻其名,元郎君记忆中方闪现出这么个人。卧虎庄葛天霸手下一批杂鱼,元徽也就对这邓通有点印象,跳梁小丑到一定程度,也是能够给人的记忆留下些痕迹的。

    最主要的是,“我把你当叔叔,你居然想睡我”,此人切实地诠释了这么一句话。

    冷冽的目光扫在邓通身上,元郎君眉宇间似乎凝着一层阴霾。小娘子也停下了与妹妹的交谈,蹙着眉盯了邓通一眼,转头注视着元徽反应。若其发怒,她打算劝一劝。

    元徽,手里把着酒杯,偏过头看向葛天霸,只给了他一个眼神,并不作话。

    见状,老脸抽搐一下,猛然拍了下桌案,格外严厉地训斥还昂着脖子待宰一般的邓通:“还不与我退下!”

    迎着葛老头那恶狠狠的眼神,知道葛天霸是认真的了,邓通脸色有些难看,纵使心有不甘,还是老实地坐下了。

    “葛某御下不严,还望少宗主恕罪……”

    “无妨,无妨……”元郎君呵呵笑着,饶有意味地对着葛天霸:“葛庄主手下,果然人才济济啊,竟有如此高手……”

    元徽口中的揶揄之色,葛天霸哪里听不出来,只得讪讪地陪着笑。

    心中则暗骂不已,入庄这一小段时间,他已想明白了,看云姑与元郎君的关系,异日他就是元郎君的岳丈了。仗着这层关系,好处可太多了……原本拉扯着近乎,邓通这莽撞生事,生怕已经恶了元徽!

    元郎君只冷淡地斜了那邓通一眼,面对一条杂鱼的叫嚣,他实在难以再做更多的表情与反应……否则,岂不高看他了?

    宴席虽有些小插曲,但总得来看,还算融洽。收起浪荡心思的元郎君,面对葛天霸的殷切,态度终于温和了些,虽然并不怎么看得上这家伙,但毕竟是云姑的父亲……

    “你是找死吗?”宴后,傍晚时分,将邓通唤到一处屋舍中,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喝骂。

    “大哥……不是您说要向铁手团的人示威吗?”邓通似乎还有些搞不清形势。

    见状,葛天霸压着嗓子怒声道:“那也要看是谁,铁手团少主面前,由得你张狂?真惹怒了他,杀你不会比碾死一只蚂蚁更难!”

    “大哥,你这话就太灭我卧虎庄威风了!”闻言,邓通顿时不服气了:“他铁手团有高手,我们也不差……”

    “你!”不知为何,对邓通之言,葛天霸心底是有一丝认同的,不过面上仍旧严肃地叮嘱道:“好了!退下吧,最近给我老实点!”

    “是!”

    “庄主!”邓通退下后,葛彪恭敬地现身,低声唤道。

    皱着眉,思虑片刻,出声问道:“葛彪,你说这铁手团少主来我卧虎庄,究竟有什么目的?”

    “小人不知……”低着头,很老实地答道。

    “废物!”

    “是!”

    “难道真的是为了亚云?”老眼里喜中带忧,葛天霸扭头吩咐着:“你去,把亚云唤来!”

    ……

    葛天霸将庄内最好的客房腾出来供元徽下榻,初春寒夜,一轮弯月衔于夜空,受迷雾遮掩,显得有些模糊。

    月下院中,各处挂着春灯,亮堂堂的。元郎君坐在一方石案旁,扫着把手切谈着的姐妹花。时不时地插上两句话,心情格外愉悦,此次卧虎庄之行,当真没有白来。

    直到云姑被葛天霸派人唤走……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云姑走后,小清表现地有些雀跃,玉手撑着下巴,眨着动人的眼眸,望着元徽。

    她对这个姐姐的男人,可是好奇得很。

    小美人幽兰一般的面上,流出的那抹自然的纯真,让元郎君心脏颤动了一下。好清纯的小娘子......

    “我的名字啊……”元徽嘴角的笑意更浓,黑眼珠子转动一圈,道:“我叫徽郎!”

    “徽郎?”闻言,小美人下意识地咀嚼着这个“名字”,俄而秀眉一蹙,质问元郎君:“哪有叫这种名字的……”

    略作思索,终于注意到元徽笑意中的那丝玩味,回过神来,俏脸一红,手指着元徽,口出娇声:“你……”

    似乎想要喝骂一二,却不知该用什么词。

    横着柳眉,别过头去,观其表现,元郎君摸了摸鼻子,似乎惹怒这小娘子了。可是,见着这与云姑一模一样的小美人,元徽这心头就是骚动不止,根本停不下来。

    “与你相戏耳!”笑眯眯地,哈哈笑了几声,元徽温声道:“你可以,唤我姊婿嘛……”

    提及此,小美人终于转过了头,十分郑重地上下审视了元郎君一番。那副认真的神态,倒令元徽稍稍发愣:“怎么了?”

    “我告诉你,以后要善待我阿姊!”瞪着元郎君,小嘴张合,小清“叮嘱”着他:“不然......”

    “不然什么?”元郎君逗着小姨子。

    “唔……”犹豫了片刻,小清“杀气腾腾”威胁道:“不然我就让父亲教训你!”

    这小娘子,当真单纯!在她的认知里,并不在意畏惧什么铁手团,只知晓父亲葛天霸很厉害……那副煞有其事可爱模样,看得心思荡漾的元郎君,直发酥。

    扑哧一笑,没有忍住,元郎君发出了许久未曾有过的畅快笑声。

    见状,小美人很是不满:“你笑什么?”

    “看来我必须得善待你阿姊了,我可害怕你父亲的教训!”元郎君感觉,调戏调戏小姨子,是越发有意思了。

    小美人虽然单纯,却也不傻,直觉哪里不对,但又想不通,眼眸中含着些疑惑,看了元郎君几眼。

    “放心……你阿姊乃我挚爱!”说这话时,元郎君露出了认真的表情。并没有什么脸红的,元徽喜欢各种美人,与爱云姑乃至小姨子,并不冲突。

    “卧虎庄之外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大抵是相信元郎君了,再度露出娇俏的神态,小清偏过脑袋对着元徽。

    “你没有出过卧虎庄?”

    “不似阿姊,从小到大,我最远就只到过卧虎镇……”

    察觉到小娘子眼神中流露出了那种向往与希冀,满脸的柔色,元郎君主动給小姨子讲起外边的故事。

    姐夫与小姨子,相谈甚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