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166章 山阳
    临走前,再往狄府走了一遭,拜别。自洛阳归扬州,元徽包了一条船,选择走水路。

    发于神都,走洛水入大河,天寒地冻,所幸河水还未结冻。由河水入汴水,其后经泗水入淮,转邗沟漕渠南下扬州。一千六百余里的水道,倒也比陆路快得多,轻松地多。

    元徽一行人,却是欲将通济渠——邗沟这段大运河,给走一遍。

    已是冬月既望,仲冬时分,黄淮平原间一样寒气逼人,虽比不得幽蓟的酷烈,亦够其间黎庶苦熬。

    宽阔的船中,船夫拟楫劈波,驱使着宝船破浪前行。在船侧数十步外,元徽正赤条条地于冰冷的水流中穿梭扭转,翻波弄浪,玩得不亦乐乎。

    他是想让云姑陪着一起“冬泳”的,然而小娘子没有元郎君兴致,抑或察觉到了他的某种“险恶用心”,很是干脆地拒绝了。只是倚在船舷边,目露笑意地注视着元徽在水中浪……

    大抵是玩腻了,元徽一发力,猛然自水中蹿出,惊起阵阵白浪,运起轻动,踏波掠起,踩着船身登上了甲板。

    站在甲板上,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身体被冻得通红,冒出白汽,元郎君却是一副刺激的表情。有护卫赶紧递上裘袍给他披上,云姑则拿着张干毛巾,给他擦着湿湿淋淋的头发。

    嗅着小娘子身上的清香,元徽不由指着淮水笑道:“在水中练功,效果十分不错,亚云,下一次,当与我一起。”

    抬眼望了望他,元郎君唇角的荡意根本敛不住,云姑哪里不知他还抱着某种淫荡心思,顿时白了他一眼,少有地傲娇道:“不要!”

    见小美人面上的可爱表情,元徽一时爱煞,抬手就要去捏捏那嫩颊,被其躲过了,元郎君的骚手可还是湿漉漉的……

    收起浪荡行举,元徽朝周遭望了望,寒雾氤氲于水面,淮水两岸,却是一望无际的萧索平原。目力极处,能隐约望着少许的小山丘。

    “快至邗沟了吧!”元徽问道。

    云姑点了点头:“听船夫说,前方就是山阳,到了山阳,离家也就近了!”

    小娘子表情间满是喜色,这一次北上幽州,是她第一次出远门,近半载的时间,不算短了。

    “山阳……”闻言,元徽嘴里嘀咕一句,那张帅脸上流露出一丝异样之情。

    “你可知山阳县令叫什么?”唤来船老大,元徽问道。

    恭恭敬敬地,中年汉子答道:“回将军,小的只知晓,县令姓孙……”

    “姓孙?”元徽眼珠子转悠几圈:“不姓鲁啊……”

    转头问道:“还有多久到山阳?”

    “估摸着还有两个时辰,傍晚之前,能到山阳埠头,还请将军慢待!”

    “好了,你去吧……”

    扶着船舷,元徽悠悠感叹着:“离家数载,如今方知近乡情切,这尚且隔着数百里,心中却已感慨丛生了!”

    “徽,宗主得知你回扬州,应该会很高兴吧……”主动抱着元徽的胳膊,倚在他的肩膀上,小娘子甜甜道。

    提起元齐,元徽这心里又生出了些复杂的情绪。对这个父王,大抵脑中“固有印象”的缘故,原本有些逆反心理。然而在外闯荡了一遭下来,心态转变了不少。

    元齐爱财,却也不是仅用“爱财”就能解释他的......

    元齐,绝不简单!

    细细想来,元齐对他这个儿子,着实不错了。以宗主的掌控欲,对他已是够容忍。而他元郎君,能够混到现在,貌似一切都来源于元齐。

    武功、势力、甚至“打拼”的官勋,元齐得占一半的功劳......

    “乌勒他们怎么样了?”身体凉下来,寒意再度袭满全身,元徽不禁紧了紧袍,问道。

    云姑摇了摇头:“不上陆,他们是缓不过来了......”

    元徽的随从中,铁手团出身的亲兵们自不用说,都是熟悉水性的好手。乌勒与其他被收服的驭风者,都是旱鸭子,这一路行船,可遭够了罪。

    “将军......”自船舱中出,乌勒朝元徽行着礼。

    看着其发白的脸,元徽笑了:“乌勒,一代高手,可不能有这么大的破绽。此次到扬州,你可要将水性练好了!”

    “是!”被船只行进间晃动震得难受,乌勒还是很认真地回答着。

    “回舱去吧!”见他实在受不了,元徽摆了摆手。

    “谢将军!”

    “亚云,我们也......”偏过头,元郎君朝船舱指了指:“还有不短的时间......嘿嘿嘿......”

    见元徽那一脸猥琐的“眉飞色舞”,小娘子俏脸一热,妙目闪烁着,别过脑袋,不理会他。

    然而被元郎君拉着手,却很软弱地迈动脚步,随之进入最大的一间舱室,承受元徽的打针运动......

    一直到傍晚时分,船方于山阳码头靠岸,天色晦暗,看得出来,用不了片刻,黑夜将彻底降临。

    山阳是楚州治所,处黄淮、江淮平原交界,控扼淮水,是大运河途中一处重要的水运枢纽。乃朝廷粮、盐转运的必由之路,哪怕寒冬时分,在码头上依旧能望到大量停靠在岸的船只。

    楚州比邻扬州,事实上已经在铁手团的势力覆盖范围之内了,州城之内,自然有“鸿通连锁酒楼山阳分店”,倒也不用元徽去寻驿馆落宿。

    比起驿馆,当然是自家的“豪华酒店”更加舒服些。甩掉鞋子,直接躺在柔软的榻间,元郎君不自主地发出了一道骚气的呻吟。

    门被缓缓打开,又轻轻地掩上,感受着近前的可人,都不用睁眼,一手拉过......惊呼一声,云姑便伏在了元徽胸膛上,然后,小娘子便感受到元郎君的贼手又在自己身上作恶了。

    轻轻地发出一道娇吟,张开小嘴在元郎君肩上咬了一口,红着脸嗔道:“午后在船上,还没够吗......”

    “当然不够了......”嘿嘿地笑了两声。

    “好了!”摆脱元郎君,云姑拉起他。

    终于睁开了眼,看着小美人:“怎么了?”

    “有人想要拜见你......”

    “谁?”元徽稍显讶异。

    走到另外一间客房,元徽发现了两个人,两个数年未见,依旧熟悉的人:“狐危、獐智!”

    “少主!”

    这二人,是铁手团诸堂主中除了云姑之外最年轻的,元徽当年习武的陪练,关系一向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