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119章 攻一攻?
    被哈吉虎目瞪着,二人有些不知所措,他们只是奉命而来的小喽啰,有些事情,根本解释不清。此前也不确定,突厥大军确切叩关的时间,关中的内线,会怎么迎接突厥军队,可没有提前告知他们......

    “居庸关内,当真有你们的人?”眼中带着怀疑,盯着二人。

    二人连连点头!

    “是的!请将军放心,他们一定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您只要安排突厥勇士盯着,定然会有所收获!”其中一人比较机灵,开口给哈吉宽着心。

    稍稍考虑了片刻,哈吉再度发问,仍带着疑问:“你们的人,真的能拿下蓟县?”

    “我们出关来寻大军之前,蓟县城中已然潜伏着一千多弟兄,州城空虚,此时我们的人应该早就已经拿下了蓟县!”

    “那为什么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哈吉急问道。

    “这......”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目光在二人身上扫了扫,看得他们极不自在了,哈吉这才开口道:“我大军已叩关,你们允诺的却没有一件实现!”

    冷笑两声,哈吉盯着二人:“我要你们进入关中,联系上你们的人,配合我军攻克居庸关!”

    “将军,如今关城防守严密,我二人如何进得了城啊?”另外一人急了。

    “本将不管,你们这些人不是十分擅长阴潜攀伏之事?你们自己想办法!”哈吉粗暴地打断:“立刻去,本将等着你们的消息!”

    察觉到了哈吉眼神中的狠意,二人不敢反驳,只能无奈答允。

    “怎么办?”两名逆党喽啰被驱赶出突厥大营,朝向居庸关,其中一人问道:“这样的情况下去居庸关,岂不是送死?”

    “这些可恶的突厥人!”另外一人暗骂道。眼神轱辘转几圈,一发狠:“不管了,我们逃!”

    “逃?”

    “没错,事情似乎有些不妙了!金木兰、于风他们造反,还与突厥人牵扯在一起,绝不会有好下场,我们趁早脱身!凭你我的本事,到哪里都能混口饭吃!”

    “好,听你的!突厥人的鸟气,我也受够了!”

    下定决心,二人前往居庸关的动作快了些,没过多久,便甩掉了后边缀着的一队突厥骑兵,望两侧山岭间逃去......

    “这些唐人,果然靠不住!”迅速得到了消息,哈吉喝骂一声,在帐中踱了几步。

    “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一名突厥贵族望着哈吉。

    “明日,本将亲自去探探这居庸关!”重重地叹了口气:“此关,一定要拿下啊......”

    一大早,居庸北关上,已然现了元郎君身形。旭日自东面升起,红彤彤的。在城楼后边的瓮城中,有一队的士卒,正在操练着,呼喝之声,传得极远,回荡在关城内外的山岭间。

    元徽一手按着女墙,纵目远眺,饶有兴趣地望着山道间被一堆骑兵护住的哈吉。心中暗暗猜测,不出意外,其人便是此突厥前锋的统领。

    在其周边,一些突厥士卒正下马,清理着昨日傍晚留下的尸体。

    哈吉远远地打量着关楼之上,看得越仔细,表情越加凝重。有的事情,仅观其气象,便察其实在。

    “这居庸关的防卫绝对不简单!”听着自关内传出的声音,哈吉沉声道:“我铁骑叩关,他们竟然还敢如此操练士卒,就当我们不存在一般......不好打啊!”

    显然,大周守卒的处变不惊,让哈吉这突厥将军深感忌惮。

    “是此人,设下那引诱之计?”关楼之上,元徽对哈吉也有些好奇,嘴里呢喃着。

    “张殷!”眼珠子一转,元徽招呼道。

    神情间有些疲惫的张殷闻声而来,他值守一夜,难免乏累。抱拳问道:“将军,有何吩咐!”

    手指着关外,元徽吩咐着:“找个嗓门大的弟兄,问问关下是统兵者,是什么人......”

    “是!”

    距离并不远,事实上,元徽自己都可以扯开嗓门问上一问,只是如此,是乃降低逼格之举,有损元郎君的形象......

    很快,元徽便知道了,豹师将军,哈吉!

    没有太多的交流,元徽在城楼上待了足足半个时辰,便站不住了,他元郎君可没耐性与其对峙。有这精力,莫若回府,与云姑调调情。

    小美人那滴血,也差不多到了摘取的时候了......

    “突厥人未敢贸然攻城,你也休息休息!”下关前,元徽对张殷吩咐一二。不过手下人,可不似元郎君这般稳得住,毕竟突厥大军临城,瞧其紧张表现,元徽不由摇了摇头。

    “将军,要不要试着攻击一下?”关外,一名将领问哈吉。

    “进攻,怎么攻?难道要我突厥儿郎以血肉之躯冲城?”哈吉还想着事,随口斥道一句。

    目光不断在高大的城关周围搜寻着,似乎想要找出什么破绽,眉头一会儿皱褶,一会儿松展,这豹师将军苦思着破关之策。

    良久,哈吉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将军,您有办法了?”

    “没有!”哈吉摊了摊手,很是干脆:“贸然攻关,不是好办法,还是将这里的情况上报于贺鲁太子,等太子大军到了,看他怎么决定吧......”

    ......

    元徽再被叫至北关上,已经是下午了,原本他以为,突厥人怎么都会试着进攻一下,怎么着派些骑士望关上放几箭,打击一下士气。

    谁料,那突厥将军竟然一点动作都没,反倒让元郎君安安静静地度过了一个上午。而这段时间内,陆陆续续地,又有几批共计五百余人的受召府兵到关报到。

    防御力量的稳步增加,令元徽心里更加稳当。

    “应该是此次突厥人的统帅到了!”望着关外,那支高举的十分显眼的大纛,外加一面刺着猛虎图案的军旗,元徽开口道,表情头一次凝重了起来。

    “关上的守军听着,我大突厥贺鲁太子率大军至此,奉劝你们早早开关献降,否则一破关城,定然鸡犬不留......”

    望着那上前的几名突厥骑兵,操着那半生不熟的汉话,讲着俗套的劝降不语,元徽竟有种啼笑皆非之感。

    “告诉你们,幽州州城蓟县,已经被叛军攻占,你们后路已断......”

    此言,还真有些攻心之效,毕竟居庸关内的士卒,不会知晓背后的“故事”。

    “看来,这突厥人,还活在梦中啊!”闻言,元徽当即高声调笑一句,稳着人心:“本将自蓟县归来,那里的乱事,是本将亲自率兵戡定的,这些突厥人还不自知!”

    见那突厥劝降之人,还自喋喋不休,元徽取箭,引满雕弓,瞬息之间,便将之射杀。元郎君的射术,一向是不差的。

    贺鲁这边,见到自己的信使被射杀,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他从哈吉的口中得到了一些不妙的消息,此时内心上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盯着关城,考虑了一会儿,对哈吉道:“守关周军兵力不足,我们还是先攻一攻,试探其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