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115章 你们守关,本将先睡一觉
    蓟县的事,随着逆党被扑平,暂时告一段落,元徽受命,率着一部分本州府兵,快速朝居庸关而去。

    幽州折冲乃上府,额定千两百人,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损伤,也不过千余。然而,除了就近于诸城行番上执勤的三百军士,可以由元徽迅速统领至居庸关外,剩下的,还得花点时间召聚。

    给元徽交待了几句,让他放心守关,元郎君便被赶上路了。离去前,不知是否为错觉,元徽总觉得,狄胖胖有点刻意将他遣走的意思……

    连同当初自居庸关调动人马,一并统归,足以近五百卒。

    “将军!”闻元徽归来,留守关卡的几名低级军官,一齐出营,这些人,都被元徽调教得差不多了。

    从随狄仁杰到蓟县去浪一波,半个多月的时间已然过去,并不长,然而经历的事情却不少。哪怕基本都是些有心理准备的事,真正走一遍下来,也略感心累。

    “进关再说!”一伸手,元徽吩咐道。

    “李简!”元徽唤道。

    “在!”

    “你负责,将弟兄们,安顿在关城中!”元徽指着身后跟着的数百士卒命令道。现在,对李简,元郎君是越用越顺手了。

    镇将府上,元徽当堂而坐,扫了眼堂下的数名低级军官,还是待在此地自在些。这里,他才是老大。

    “恭喜将军!”依次列座,其中一名校尉张殷领头,兴奋地向元徽道着喜。元徽升官的消息,已然传了过来。

    嘴角挂着笑容,心情舒畅,元徽摆了摆手:“本将从军数载,诸位与我皆相识于镇戍,有同袍之泽。异日,若得富贵,必不相望……”

    元郎君说着套话,底下的军汉们还都吃这一套,他们大都知道元徽家世,出身既高,还有能力,未来成就当然不可限量。

    元徽如此表态之下,几乎就是在说:日后,元某人罩着你们……一干人,敢不感激听命?

    “突厥大军的动向如何?”笑容一敛,元徽沉声问道。

    说起正事,堂上气氛顿时一肃,校尉张殷拱手禀道:“回将军,我们派出了三路斥候,轮番来报,突厥前锋三千余骑,已过怀戎,正向东突进,目标应该是我们居庸关!”

    “三千骑兵,就想拿下我强关?”元徽轻笑道,扫了诸人一圈。

    底下人也跟着笑了笑,原本镇关兵力薄弱,但如今有元徽率兵补充,城关之内的兵卒有近八百人,依险关而阻敌,三千敌军,想要陷城,简直痴心妄想。

    “但是!”张殷沉着声音继续禀道:“妫州清夷军派人通报,前后一共有三支突厥大军过境,人数总计不下两万骑。且观其旗号,似乎有一支突厥的虎师!”

    提到此,军官们笑不出来了,两万铁骑,突厥虎师,这样的字眼,与突厥军队交过手的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将军,我们兵力不足,三千敌骑,足可拒之,然两万来犯之敌,只怕力有不逮啊!”其中一人起身向元徽道。

    挥手安抚之,元徽道:“且放心,幽州剩下的府兵,已然在征调,一两日便可增援而来。檀、蓟二州之镇军、防卒也向幽州抽调一部分。蓟城都督、刺史二府,同样着手调集丁壮、粮食、军械,以为后备。都督狄公,业已拜河北道行军大总管,河北诸州府兵,早就开始调动,就是准备对付这支突厥人!”

    元徽通报了一些好消息,令在座诸人稍安,然而还是有人提出疑问:“远水不解近渴,突厥大军来袭,可是迫在眉睫!”

    察觉到了其人语气中的闪烁,显然,突厥重兵来袭,还是让底下人心生惶恐了……眉头稍皱,元徽声音稍冷,手指点在案上:“有此险关,拒敌三五日,有问题吗?”

    扫了其他人一圈,头一次跟着上堂议事的李简开口了:“还没打,诸位便怕了吗?”

    此言一落,堂间几个人脸色有些难看。迎着元徽的眼神,校尉张殷立刻抱拳,坚定道:“任他来敌多少,愿随将军死战!”

    其他人见状,也赶紧表态,不管是否言不由衷,都高呼着:“愿随将军死战!”

    “都不要紧张,还没到那个地步!”闻言,元徽洒然一笑。

    沉吟了片刻,问道:“妫州郑都督有什么反应?”

    “回将军,以突厥势大,王都督不敢与之硬拼,从敌进入妫州境内始,就率清夷军监视骚扰,意图迟滞之。然而突厥人似乎毫不顾忌我军,越过鸡鸣山,直向我们!”张殷是属于有些见识的小军官,此时面上带着不解:“很是奇怪,这些突厥人,好像一点都不怕后路被断!”

    “他们是觉得,能够一战而下我居庸关!”元徽冷笑两声。

    命人取过地图展开,元徽摸着下巴思考了许久:“突厥人是走文德、鸡鸣山、怀戎这条路线吧!”

    “正是!”

    “这些突厥人,当真是找死!”元徽轻蔑道:“怀戎此地丘陵、山地众多,南北群山耸峙环抱,其如此冒进,只要受阻于我关下,再遣军断其后。待河北大军一至,其便插翅难逃!”

    “但前提,是我们要守住居庸关!”元徽瞟了眼麾下众人。

    “让你办的事,怎么样了?”呢喃几句,元徽忽然转变话头,问张殷道。

    见状,其立刻禀道:“都抓住了!实在难以想象,在我关城之内,竟然有这么多奸细!”

    ......

    居庸关北关城前,元徽扶垛远眺,目光似乎突破了山川之阻,望到了那正快马袭来的三千突厥前锋。城关南北,皆已封锁。

    一挥手,女墙之下,二十余颗人头落地,染红了泥土,算是拒敌前的祭旗了。李青霞在居庸关之内辛苦埋下的内线,被轻易地拔除了。

    “你们,率领麾下弟兄,给我好好守备城关,以御敌袭,不得有丝毫放松!”偏头看了眼张殷等人,元徽打了个哈欠,很随意地挥手吩咐道:“本将要回府睡一觉,突厥人未至,不准打扰我,否则军杖伺候!”

    望着元徽从容而去的背影,留在城关上的几名军官面面相觑,不过,很是自然地感觉心安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