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101章 骚,是一种手段
    “砰”的一声,门重重地关上了......元徽一呆,摸了摸鼻子,转身看着站在庭院中的李元芳,朝他摊了摊手。

    “这个郡主,真是难伺候!”大概是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元芳语气中满满的“怨”意。似他这样的直男,实在有些受不了李青霞......

    当然,若不是知道美人的底细,元徽估计也受不了。不过,看在她美貌与身材的份上,元郎君会选择好好地鞭挞调教一番......

    “等此间事了,回京之后,元芳兄便可解脱了!”元徽随口“安慰”着,嘴里不自主地便淫荡起来:“再者,如此佳人,又是贵胄,或可包容一二......”

    闻言元徽之言,李元芳神色变了变,转头十分讶异地对着元郎君。

    被元芳那眼神盯着,元徽自在也变得不自在了,瘪瘪嘴:“当我没说......”

    “站住!”门忽地又开了,李青霞双手裹着丝袍,将美妙的春光遮在下面,倚在门上,对着元徽与李元芳。

    见状,李元芳赶紧给元徽使了个眼色:你来对付......

    上前两步,昂首望着大波美人:“不知郡主,还有什么吩咐?本将若能做得到,定不敢辞......”

    红唇轻张,嘴角掠起,李青霞伸出玉手朝屋内一摆:“你进来!”

    心中一动,这一幕怎么有些熟悉......不过心思荡漾的元郎君,还是矜持地拒绝道:“这......似乎不太合适吧!”

    元徽倒不是怕李青霞耍什么诡计,他是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干出点什么出格的事......在这女色这一方面,元徽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如今的情况,最好还是忍着......

    “我都不在乎,你一个大男人,扭扭捏捏的?哼哼?”闻言,李青霞当即轻蔑道:“进来!”

    美人的言语,似乎刺痛了元郎君一般,略作纠结后,朝郡主房中迈去。不可否认的是,元徽有点装模作样,他心里,明显是怀着期待的。

    朝后看了看李元芳,出人意料的,元芳竟然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有意思......

    见着元徽步入“虎口”,李元芳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小摇着头,转身欲去。忽然耳朵一颤,察觉到了院角的一丝响动。

    “你们守在这边!”对卫士吩咐几声,纵身一跃,便如离弦之箭,猛然窜入黑暗之中。

    元徽心思荡漾地步入李青霞房中,扫了一圈,一片狼藉,装饰布置,散乱一地,避过几处陶瓷碎片,元徽抬眼打量着背对着自己的李青霞。那两瓣大屁股,还真是翘……

    元徽已然回忆起,貌似那么一出李青霞“勾引”李元芳的戏码,这回,主角变成自己了。思及此,元徽下半身一热,有种石更的冲动……

    不过,那虎敬晖是否潜藏在周遭?元徽眼神朝左右扫了扫,并没有什么意外的发现。

    “不知是何人,惹得郡主如此生气?”指着地面上的狼藉,元徽问道。

    李青霞转过身来,极似无意地呢喃着一个名字:“李俭……”

    忽闻此名,元徽心里一惊,却见李青霞还冷着一张脸,看都没看元徽一眼。

    目光闪烁一下,元徽做出好奇状,问道:“郡主,说谁?”

    转过身,似回过神,深吸一口气,李青霞指着一边的胡床:“坐下!”

    眉头一扬,元徽按剑走了几步,缓缓坐下,从下向上,望着大波妹。不同角度望过去,李青霞的身材,当真珠圆玉润,勾人异常,看得元郎君心头燥热极了。

    迎着元徽的眼神,李青霞娇颜一笑:“觉得我好看吗?”

    元徽没有说话,从李青霞的语气中察觉到了一丝试探之意。不见元徽的回应,李青霞忽然上前一把抱住元徽。

    双峰贴在元徽胸上,虽然隔着甲胄,感受不甚强烈,但是元郎君会想象啊……下意识地便搂过其曼妙的身躯,用力摸索了一阵……

    盯着近在眼前的李青霞那张脸,元徽神情一凝,猛然站起推开她:“郡主,还请自重……”

    说出这话,元郎君自然是有点不要脸了。

    见元徽的反应,秀眉高蹙,抬起手便朝元徽的脸扇来,被元徽一把抓住。

    恶狠狠地瞪了大波郡主一眼。李青霞这个女人,这般“骚”的表现,明显不正常。抱着什么目的?真有可能是在试探自己。

    她发现了什么?注视着李青霞,元徽面皮抽动了几下,这才松开她

    被元徽推开,李青霞玉面上罩着寒霜,伸出玉指对着元徽:“给我坐下!”

    瞥了其一眼,元徽淡淡道:“告辞!”

    说完,便转身往外走。

    “站住!”李青霞在后边大喝道。

    元郎君理都不理,这个时候,当真不能同这个女人接触,一不小心就可能擦枪走火……

    色,当真是要不得。走出房门,元徽默默地叹了口气。遇到女人智商下降这个毛病,实在有些难改呀……

    李青霞在屋内,眼看着元徽将门带上,面色果然恢复了正常,目光冷淡,轻哼了一声:“伪君子……”

    方才,元徽被顶起的甲裙,她可看得真真的。思及于风给他的汇报,李青霞眼中寒芒闪烁,凝着杀意。

    越过屏风,又朝屋檐上望了望,根本不见虎敬晖的身影。虎某人都走了,骚给谁看?

    “找些婢女,帮郡主把房间打扫打扫……”召来一名卫士,元徽吩咐着。

    扫了一圈,李元芳竟然不在。

    “元将军,郡主无事吧!”正自思索间,便见李元芳高高地自东面的院墙跃了出来,飘逸地落到面前,问道。

    “没事!”

    “她没有为难于你?”元芳有些好奇。

    元徽摇了摇头,好为难啊……

    偏过头,疑问地望着李元芳:“元芳兄这是?”

    提及此,李元芳神情凝重了起来,轻声解释了一句:“刚才,我见到虎敬晖了!”

    闻言,元徽心下暗道果然,虎敬晖这个矫情男,当真默默守护着李青霞……面上带着“讶异”:“他到都督府干什么?”

    “不知道!”

    李元芳自然不傻,再迟钝,也能意识到某些问题。若说前次现身是为了提醒自己,那这一次,又现了踪迹,目的为何?

    还是在东苑,此处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指了指庭院,李元芳叹道一句:“元将军,这东苑,可真是平静不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