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26章 元徽,你怎么看
    “大人,北门情况未明,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还是等混乱平息了,天亮后再去吧!”这个时候虎敬晖开口了。

    受到劝阻,狄仁杰有些讶异地看了虎敬晖一眼,淡淡笑道:“无妨!若真是村民暴乱,官军反手可定之,又有何惧!”

    “前方带路!”这是对方谦说的。

    “是!”唯唯诺诺的,心中很是无奈,方谦应道一声。

    距离天亮也不远了,北关城楼下,已然静了下来,缕缕焦烟弥漫。“暴民”早已退去,绑在刑台上的十多名村民老弱,似乎真的被“救”走了。

    数十名官军的尸体倒在刑台、城关周边,元徽亲自打着个灯笼,照亮狄胖胖的视线。

    狄仁杰鹰目搜索着现场,尤其注意着死去士卒的伤痕,盯着其中一具尸体,此人脖子上那道深刻的血缝触目惊心,血液还未凝固。

    一丝冷笑,在狄仁杰嘴角扬起。

    元徽同样在观察,到了现场,他完全确定了,这绝对是方谦整出来的事。心中不屑,当真蠢货,处理一些老弱,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满目所见,尽是破绽……

    方谦还不自知,仍旧装模作样的,在狄胖胖面前叫嚣着,要派军入山,将大柳树村的乱民彻底剿灭。

    “元徽,你发现了什么?”见元徽蹲在地上,拿着个灯笼在那里照着什么,狄仁杰缓步走上前来,轻声问道。

    “大人,您看!”元徽嘴角挂着点笑意,手指着地面上的马蹄印。

    “拓下来!”狄仁杰眼睛微眯,吩咐道。

    “是!”

    这个时候,方谦兴冲冲走上前来:“大人,有一名军士目睹了暴民袭城!”

    “哦?”狄仁杰淡淡吩咐道:“带上来!”

    狄仁杰打量着这个面相粗犷的军汉:“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小人王小二!”其人答道。元徽在旁闻之,这名字很容易让人误会啊,“曾经少年”时的偶像王二小……

    “今夜是你值哨?”

    王小二点了点头。

    “有多少乱民袭城?都是步行?”狄仁杰问道。

    “大约三四百人!”王小二有些紧张了:“他们一窝蜂冲进城中,我们抵挡不及,被冲散了!”

    “只有你个人活下来?”狄仁杰追问道。

    “是……”

    狄仁杰笑了,指着王小二:“敬晖,将此人暂且带回府中,我还有话相问!”

    “是!”

    “不知阁老,发现了什么?”方谦凑上来,试探着狄仁杰,眼神闪烁,十分心虚的表现。

    “这群乱民,好生厉害啊!”看了方谦一眼,狄仁杰哂笑一声,伸了个懒腰:“今夜遭此折腾,却是难以入眠了!”

    “阁老勤于国事,还需当心身体啊!”方谦阿谀一句,面上却是放松不少。

    元徽在旁见此景,只觉这假刺史,愚得有些过分了,都听不出狄胖胖的言外之意吗?

    “方大人!”元徽唤道一声。

    “何事?”对元徽,方谦没给好脸色。他直感是元徽将狄仁杰这个麻烦吸引到蓟县的,很清奇的脑回路。

    元徽淡淡一笑:“蓟县乃幽州州城,这防御可得加强啊!这才多久的时间,便两次为一群乱民攻破,若是有敌军入侵,岂不转眼便被攻破?”

    脸色一变,方谦斥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元徽摊摊手,声音有些大:“只是觉得蓟县的官军,太过无能了……”

    狄仁杰饶有兴趣看着方谦与元徽,眼珠子左右转动两下。

    “你说什么!”

    从角城方向的阴影处走出了一队军卒,带头的将领近前冷眼盯着元徽:“你刚才说什么!”

    “大都督在此,不得无礼,胡将军,还不上前拜见!”方谦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呵斥那将领,手指着给狄仁杰介绍道:“大人,这是果毅都尉、游骑将军胡进宝!”

    见状,胡进宝这才“放过”元徽,上前拱手拜道:“末将拜见大都督!”

    狄仁杰看了看方谦,打量了胡进宝一番,他有点印象,据元徽所说,这是那死掉的居庸关镇副胡荣从兄。

    “好了…….”狄仁杰对方、胡二人吩咐着:“方大人,胡将军,你们将北门狼藉,清理清理!”

    “是!”

    回府途中,元徽与虎敬晖一左一右保护在狄仁杰身侧,看狄仁杰的表情,虎敬晖开口发问:“大人,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偏头看了虎敬晖一眼:“敬晖,你当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眨了两下眼,虎敬晖低声道出自己的“怀疑”:“在现场,似乎并没有多少打斗的痕迹……”

    闻言,狄仁杰呵呵笑了两声,转向另外一侧的元徽:“元徽,你怎么看?”

    元徽一愣,他有种听岔了的感觉,恍若隔世啊……

    迎着狄胖胖的目光,元徽知道,自己该装装x了。

    “有几处破绽!”清了清嗓子,元徽缓缓道来:“其一,如虎将军所言,北门那边,虽然人迹杂乱,死了那么多军士,却没有多少厮杀打斗的痕迹。且所有的尸体,衣甲身为整洁,极像毫无防备下为人所杀。纵使是乱民袭击,反应再不及时,亦当不至此。”

    “不错!”狄仁杰点了点头,示意元徽:“继续!”

    “其二,幽州城高池深,防御惊人,岂是一群乱民便能轻易打破的。若说前次是官军不备,但这一次,再被打破,还被杀伤了那么多士卒,这其中绝对有问题。乱民聚而生乱,既无甲又无兵,更不会有什么攻城重器,怎么有能力突入城关!”

    “其三,近来官军屡次出城清剿,那些村民逃遁深山,自保尚且不及,怎么可能再组织起来,大胆冲击州城,就为了救那些老弱?岂不是找死?这么大的动静,在外游弋的官军不会察觉?”

    “其四!”元徽从怀中掏出那一方丝巾,递给狄仁杰,上边拓印着北门那边的马蹄印:“乱民怎么会有骑兵,而且,这是幽州官制蹄铁留下的印迹!”

    一条条讲完,狄仁杰有些赞叹道:“好个元徽,只在北门转了一圈,竟然发现了这么多破绽,与我所思,几无差别……”

    得到狄仁杰的赞誉,元徽只是跟着笑了笑。再度于狄胖胖面前装个x,这心态,倒是十分平和。

    虎敬晖则不一样了,有些惊讶地望了望二人:“如此说来,北门是作乱的是官军?”

    “差不离是这样……”狄仁杰冷声道。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为了那些村民了,他们料到我会针对大柳树村民暴乱一事发难,想要搞个死无对证罢了!”脸色微沉:“只是不知,他们准备怎么处置那些村民!”

    “还有!”看了看身后的王小二,狄仁杰脸色沉了下来:“方谦在军队中的势力,果然不小!这必须得提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