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18章 都在伤脑筋
    夏夜,轻风习习,在这夏日最舒适的时刻,元徽与云姑二人在后园中散着步。

    “师兄,那狄仁杰果然老狐狸一个,当真不好应付!”云姑小步跟在元徽身侧,蹙着秀眉,白日与狄胖胖的交流,她基本都在。

    “是啊……”元徽微微叹口气,回应着。

    表情并不算太好看,在狄仁杰面前弄滑耍奸,编排故事,当真不容易。稍有错漏,便能被那双怀疑一切的眼睛发现破绽,甚至自己都不一定能意识到。

    “那老狐狸,会相信你的话吗?”云姑疑问道。

    “不知道!”元徽摇了摇头,有些苦涩:“我说了那么多,狄仁杰信了多少,我这心里并没多少底!”

    “看来,在面对狄仁杰这老狐狸的时候,还是得说实话,方能骗得过他……”元徽装x地感叹一句。

    偏着脑袋,观察着元徽面上的表情,云姑稍显疑惑。她看得出来,元徽似乎对狄胖胖很是忌惮。

    不由开口道:“那狄仁杰再厉害,也不过是个老头罢了。若真逼急了,我们高手其出,直接杀了他!”云姑冷声道。

    一愣,停了下来,元徽看着酷酷的云姑。很有种意外的感触,仔细想来,原剧之中,蛇灵、铁手团这些地下组织,哪怕那黑衣社都有机会直接取了狄胖胖性命的。

    然而就是顾忌这,顾忌那,疑虑杀狄无利可图,反而会惹得一身骚。再加太过自信,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觉得自己能够瞒得过狄仁杰的眼睛。

    结果一步步被狄胖胖逼到墙角,真到狗急跳墙之时,一切早在狄仁杰掌握之中,却也只剩下垂死挣扎的份。

    “我是不是说错了?”看元徽盯着自己思考,云姑嫩脸微红,出声问道。

    “没错!”元徽笑了:“只不过,狄仁杰可没有那么好杀……”

    这既然是“狄仁杰的世界”,这位面之子,应当还是那胖老头吧……若真要同狄胖胖作对,元徽还是会好好权衡利弊的,至少此刻,他没有这心思。

    “那你为何还要答应金木兰,杀狄仁杰?”云姑明亮的眸子间,透着好奇。

    元徽朝东面安置狄、虎二人的厢房方向望了望:“既然收了对方的钱,总得办事,不是吗?铁手团,可不是拿钱不办事的,这名声可不能坏了……”

    闻言,云姑不由耸了一下琼鼻,她可不信这是元徽的真实想法。铁手团虽然喻于利,但也不是仅止于利,其他如目标身份、风险之类的因素也会考虑,若当真一心只为钱卖命,铁手团可传承不了这么多年。

    “师兄,现在只有狄仁杰与虎敬晖那二人在居庸关内!我们要不要……”云姑两眼泛着点振奋的神采:“要不要召象君他们,来解决了这二人?那虎敬晖看起来武功不低,但合我们三人之力,杀他应该没问题吧!”

    云姑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望着元徽,眨着眼睛:“你不是说狄仁杰不好杀吗,要不,我们就试试?顺便再给雇主交个差?”

    云姑眼中的黠色,元徽自然察觉到了,摆摆手,带着笑容,摸着鼻子道:“若堂堂的宰相、幽州大都督,在居庸关出了事,传出去,我这个镇将,可是要被问罪的!”

    云姑收起了顽皮之色,瞄了元徽两眼,主动近身抱着元徽的胳膊,低声问道:“金木兰那些人,是不是要造反?”

    “管他们造不造反,那帮人,是大周叛逆,这是一定的了!”

    对云姑的主动亲近,元徽心里痒痒的,这样一个小美人,放在身边,勾人犯罪啊!

    抛却那些费人心思精力的得失算计,元徽转眼打量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云姑,如水的眼眸,清丽的容颜,姣好的身材,从手臂间传来的某些美妙触感……

    绮念滋生……

    元徽二十了,躁动的身体与年纪,自然不是处,早在十三岁,在扬州颍王府中,就有个女婢,配合他完成了“成人礼”。其后时常与他做做运动,不过年纪大了之后,元徽对那些庸脂俗粉,很快没了兴趣。

    从军这几年来,除了在激战之余,找了些女人泄欲之外(比如去岁在西域,就尝了尝胡女胡妇),他一直都是憋着的,很是辛苦。

    如今,云姑这样的情深的美人跟在身边,却只能来点精神与言语的交流,当真有些可惜了……

    盯着云姑那口小嘴,元徽很想尝一尝,但是,碍于心中顾忌,还是得忍着,暂时当个正人君子吧……

    云姑当然察觉到了元徽的目光,面颊生热,埋下头去,下巴几乎能磕到xx之间。清风骤起,吹动美人的秀发,多美妙的场景。

    绝代佳人啊!

    “花好月正圆,我们再走走……”感叹一句,抓着云姑的手,漫步于园中,释放着男女之间,那暧昧的气氛。

    ……

    房中,狄仁杰坐在榻上,双脚踩在一木盆中,正在泡脚。然水已凉,狄大人还是一动不动,两眼有神,他显然仍在思考着。

    来居庸关,本是心血来潮,想来看看他觉得有意思的镇将,镇关戍边如何。却未曾料到,从元徽这儿,所得的东西,远超他想象。

    幽州的水,也远比他想象的更深更浑浊。平静表面下的幽州,已然暗流涌动,大柳树村民的暴动,似乎就是大乱前奏。

    这三日内,体察民情,再加自元徽这儿,狄仁杰几乎可以确定,幽州刺史方谦,有问题,且很有可能与那隐藏在暗处的叛党份子有所牵连。

    其向军队渗透,施加影响的越权逾矩动作,更让狄仁杰心中隐隐不安,直感一场巨大的阴谋,正朝着幽州席卷而来。

    本为调查使团案,在幽州这儿就得到了突厥人的消息,还是月前,便有突厥死士阴潜入关。突厥人的行踪,定然是有问题的,虽然他还想不透这其中究竟有什么联系,也只是尚未想明白罢了。

    元徽言,突厥死士在找什么人,这个小将军洞察力惊人,应当不是无的放矢。若果如其言,那是在找什么人呢?又或者,是潜入幽州联系什么人?

    至于元徽“遇刺”一事,凭直觉便感觉其中有问题。元徽似乎是想要将刺客往刺史方谦身上联系,但狄仁杰感觉不似,若如此,那镇副胡荣倘如其言是刺史的人,胡荣的死就无法解释了。

    狄仁杰猛然想到了绛帐假传诏书欲行刺他的刺客,莫非是暗中的对手出招了,但又不似他们的行事作风,目的为何?

    杀元徽,是为了居庸关?镇副、刺史、暗中的对手,这些人是一伙的?若是一党,何以刺元徽而致死者乃胡荣?

    又或者,是元徽借刺杀之事,戕害同袍?如他而言,他与镇副胡荣,可屡有不和......

    “嘶……”想到此点,狄仁杰又摇了摇头。元徽到任幽州不过半岁,同僚之间,纵有龃龉,也不至于到此程度。

    他是颍王之子,高门之后,没有理由做此可能断了前途的举动。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狄胖胖对元徽的印象,还算是不错的……

    但是,戒备森严关卡内,刺客是如何潜入,预先埋伏,突然发难。刺杀之后,面对紧闭的关门,严密的盘查,又是如何销声匿迹的?

    各种疑问在狄仁杰脑中打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