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10章 试探是要死人的
    “少主,还是小心些为妙!”闻声,象君当即劝阻道。一旁的云姑连连点头,周边的铁手团骑士也俱表现出紧张的神态。

    见元徽不作话,象君长呼一口气,对着小镇之内高呼一声:“在下铁手团象君,烦请雇主现身相会!”

    鼓足了气力,声音夹杂在风声、雷声之中,却没有什么效果,小镇还是那般静。隐约的动静,却是街道商铺边的兜篓被强风刮得倒转碰撞的声响。

    又是一道刺眼的闪电撕裂夜空,强光照亮元徽身形,带着面具,并不能看出他的表情,但在面具之下,元徽眉宇间却紧蹙着凝意。

    “幽冥鬼神之事,我却是不信的……”元徽开口了,安抚着周边人,尤其是离他最近的美人云姑。

    不过话说到一半,却顿住了,他却是想到了自己穿越之事,这是否为鬼神之力?思绪一转,元徽立刻回过神来,沉声道:“就算有,也绝不是此地!进镇,我倒要看看,对方再搞什么鬼!”

    言语中透着浓烈的自信,属于顶尖高手的自信。

    见元徽已然纵马入镇,云姑没有丝毫犹豫,紧随其后。象君见状,面露狠色,招呼一声“跟上”,一行人闯进“鬼镇”。

    进得镇甸,倾盆大雨已然落下,敲在房上、瓦上、地上。策马行在并不宽广的土石街道上,周边是鳞次栉比的房屋、店铺。元徽嘴角扬起,冷笑道:“这样整洁的镇甸,绝不是什么鬼镇之属!”

    话音一落,“嗖嗖”几声传来,自两侧的屋舍中,射出了十余支暗箭。元徽耳尖,脸色微变,厉声呵道:“小心!”

    扭身闪躲,云姑与象君反应也够快。云姑这小娘子,身手果真不错,轻松地便避过了暗箭。跟在后边的还有五名铁手团杀手,虽则精锐,却不是所有人都有那反应,即使闪避,当即亡了两人,伤了一人。

    “遭伏击了?”脑中的第一反应。又感到有些不对,没理由啊……莫非那大波郡主发疯了?

    元徽脸色十分难看,目露杀气,又是一阵暗箭射出,这回躲避及时,只伤到了马。看到右侧屋舍内人影闪动,拔出腰间长刀,闪身跃起,破窗而入。

    照面是一个正在拔刀的黑衣人,被元徽一刀枭了脑袋,鲜血迸溅。借着闪电的亮光,元徽看清了屋中的情形。其间空间不小,好几名黑衣人正放下弓箭,拔出武器。

    云姑与象君带着人紧跟着入内,想要保护元徽。屋内顿时拥挤了起来,在屋外,脚步声杂乱,有十几名杀手围了上来。在其他房屋内,显然还有些动静。

    慢慢地揭下头上的斗笠,松开身上的蓑衣,元徽很生气,他想杀人!

    “主人有令,杀了他们!”领头的一名黑衣人,对着元徽几人,嘿嘿一笑,冷声下令。

    激烈的厮斗在狭窄的空间内展开,跟着元徽此来的铁手团手下都是精锐,而对方虽然也训练有素,但相比之下,却显得太弱了。

    激烈搏杀不过片刻的功夫,屋内的黑衣杀手便被清空,那领头之人直接被元徽制住了,但外边的杀手们,丝毫不受影响,仍旧前赴后继地向里冲击,被云姑、象君带着剩下的几名属下死死挡住。

    “住手!”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命令呵止了黑衣杀手们。

    从侧边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却是消息机关发动,屋内东面的墙壁突然一个转动,露出一条通道,内里有灯火闪烁。

    从其间走出一队人,手持着火把,火舌摇曳,将此屋照得通明。于风神情冷淡,带头走了出来,在其后,是戴着紫纱斗笠的李青霞。

    元徽眉头一扬,两眼微眯,打量着来人。云姑与象君还有仅剩三名属下,仍旧戒备着。

    “啪啪啪”,李青霞拍了拍手,很是装x地说道:“铁手团果然名不虚传,属下皆精悍无比!”

    “主人!”元徽手中控制着的那名小头目叫唤了一声,顿时被元徽踹倒,将刀横在其脖子上。

    看了眼元徽,象君沉声问道:“你是金木兰?”

    李青霞背过双手:“不错!”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满脸的怒色,象君指着倒在血泊中的属下。

    李青霞扫了眼房中,门窗已然被破坏,屋里屋外,倒下了不少尸体。就方才的短短交锋,跟随而来铁手团杀手死伤了一半多,李青霞手下则要更多。

    “我花了那么大价钱雇佣你们北上,总要试试,这钱花得值不值?”李青霞冷笑几声。

    “那你现在觉得,值,还是不值?”元徽开口了。

    李青霞的注意力一直是放在元徽身上的,他那张面具太骚气了,并且这些铁手团之人明显以他为主。她心中很好奇,在她的情报中,并未有这么个“蒙面人”,怎么冒出来的。

    “没有令我失望!”淡淡一笑,看了眼仍旧被元徽威胁着的手下:“可以将他放开了!”

    闻言,元徽呵呵笑出了声,抓着头目的头发,手中横刀用力一拉,顿时结果了其性命。

    “放肆!”见状,于风顿时怒喝一声,拔出了腰间长剑,周边的黑衣杀手闻声而动。

    “慢!”李青霞抬起手阻止:“把武器收起来!”

    “主人!此僚太过张狂,得教训教训他!”于风寒着声音。

    “我说,收起武器!”李青霞声音冷淡了下来,虽不能看清她遮在紫纱下的表情,但一定不好看。

    “是!”压下心中的不甘,于风恨恨应道,还是老实地收起了剑。

    盯着元徽看了会儿,李青霞方幽幽问道:“不知你是何人?”

    “这是我们少主!”在元徽示意之下,象君开口了。

    李青霞是当真惊讶了,上下打量着元徽:“竟然是铁手团少宗主亲至?当真令我受宠若惊啊!”

    “铁手团好多年没有接过这么大的单子了,自然尤为重视……”元徽粗着嗓子,淡淡应之。

    深深地看了元徽一眼,李青霞对身边的于风道:“带客人至密室会面!”

    说完便转身向暗道,被元徽出声阻止了:“不必了!就在此处吧!”

    李青霞闻言微微一讷,很快明白了,有伏击之事,这是对他们不放心了。哈哈大笑两声,指着破烂门窗之外:“此处尸骨堆积,外边狂风暴雨,可不是叙话之地!”

    李青霞的笑声,听在元徽的耳中,显得有些骚浪…...从遇伏以来,心态一直很平稳的元徽,忽觉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

    扫了眼周边,元徽收刀回鞘:“无妨!”

    “那就在这里吧!”李青霞也不坚持,对于风吩咐着:“将此屋清理清理,上茶!”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