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418章 神都百态(上)
    神都,太初宫,紫薇星落处,明堂新构成。

    当初天堂大火,延及明堂,火势虽最终被扑灭,然免不了有所焚损毁。女帝重建天堂的同时,亦下令重葺明堂。

    现如今,天堂业已复立,明堂亦经粉善。翻新过后的明堂,辉煌壮丽依旧,然落在武眼中,总觉大异于从前。

    上月初,武朝的又一大工程九州鼎,新铸而成。女帝被契丹边患扰坏的心情有所好转,大设阙典,命宰相、诸王并南北衙卫军十余万人,以大牛、白象曳鼎入明堂。豫州为尊,余八鼎拱之,依方序位列置于明堂。

    但是,好心情并未持续多久,冀州的叛乱传来了。一下子便回忆起了十几年前的扬州大叛乱,类似的情况,武心中同样愤恨,欲杀贼而后快,然却伴着些许无力感。七十古稀,生命的迟暮,是女帝也难以避免的。

    肃静的明堂殿中,武屏远随侍,独身踱步于其间,依旧锐利的目光自殿中九鼎一一浏览而过。五采焕炳相杂,金色以漆面,其间所镂刻本州山川物产之象,似乎将女帝心神尽吸纳于其中。

    “羲农首出,轩昊膺期。

    唐虞继踵,汤禹乘时。

    天下光宅,海内雍熙。

    上玄降鉴,方建隆基。”

    良久,武太息一声,嘴里幽幽而念自己前作《曳鼎歌》。诗歌气势雄浑,韵律铿锵,其意味深长。然此刻女帝念出,却少了些当日的豪迈。皇帝此时的心情,显然并不美妙。

    “陛下,夏官侍郎姚元崇求见!”武忧时之际,殿外传来了内侍惴惴其栗的通禀声。

    “姚元崇?莫非军情有变?”武来了精神,收起皇帝不该为世人所察的情绪,恢复了威严之态,朝内侍吩咐着:“引其至宣政殿!”

    姚元崇,也就是日后的开元名相姚崇,他还未改名。姚元崇入仕也有二十来年了,到去岁止,官不过夏官郎中,然其干才却为世人所知,甚受狄仁杰青睐。

    及契丹叛,辽西糜烂,河北动荡,兵报纷来,军务繁重,唯姚元崇剖析若流,皆有条贯。其由此彻底进入女帝眼帘,得帝赏识,擢其补缺为夏官侍郎,专知契丹、冀州叛事。

    宣政殿中,姚元崇正恭敬候见,其人四十来岁,有倜傥之姿,风度翩翩,是个帅大叔。长相好,气质佳的大臣,总是容易得到皇帝的好感。

    “免了!”入殿,挥手免其行礼,武直接问道:“是否前线有变?”

    “回陛下,冀州飞骑来报,叛军主力已为元大都督所破!”姚元崇也不矫情,直身便应来,眉色间亦有喜意。

    “哦?”女帝有些惊讶:“不是说冀州叛贼聚众数万,勾连各州县有十万之众,元徽仅有一军羽林并些许防人、府卒,竟已破敌?”

    “叛贼虽众,不过匪寇蚁附,羽林虽寡,却是天下精锐,又有九江郡公统兵,叛逆又岂是对手?”姚元崇朝武解释着:“军报上言,元大都督纵羽林之雄,并河北义士、契丹夷骑,合击叛军,两日夜间溃之。具体经过,已遣军使来京献报!”

    “善!”闻言,武忍不住抚掌而赞:“元徽,果不负朕所托!”

    见皇帝开颜,姚元崇跟着叙说:“冀州乃此次叛乱之源,逆魁或死或擒,贼既溃,余者散入地方,难起波澜。其他州县,更是小患,只待朝廷后续兵马至,细细清理余贼,则地方安定,百姓宁泰......”

    “冀州既定,去朕一块心病!”吸了口气,武心情平复下来,转首望东北:“就是不知,狄怀英那边,如今是什么情况。”

    “陛下且安心,有狄公在平州,孙万斩与那些叛逆,定难有所作为!”姚元崇对狄胖胖,也是很有信心的。

    “也是,狄怀英,还从未让朕失望过!”嘴角泛起些笑容,武开口说道,就是不知其是否言不由衷。

    背着手,于殿中踱了几步,缓缓登临御案,武提笔于一张空白制书上草拟一文,交与殿侧侍候的舍人:“转此制与凤阁鸾台下发,河北道诸州恶臣,犯上作乱,人神共愤。着元徽、唐奉一缉拿乱贼余恶,以河内王武懿宗推鞫其事,务遗任一魁首巨蠹,并以极刑论处......”

    姚元崇在下,闻得皇帝口出制书,身体微绷,心下一惊。别看武说得平淡,其间蕴含的,却是无尽的杀意。这是又要搞株连了,武懿宗性情残暴,行为奸酷,用其推鞫,可想而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有心开言,姚元崇终未张嘴,进谏也是要看情况的,涉及谋逆,还是勿触皇帝逆火。

    “你退下吧,近来多关注辽西战事。”转眼瞥见撅着屁股候在墀下的姚元崇,女帝随意地挥挥手示意其退下。

    “微臣告退!”稳定心神,姚元崇持礼退去,转身间,心中喟然一叹。

    捷讯之来,女帝心情自然好转,看那天地都明亮辽阔不少。心情轻松间,一道身影,不经通报,莽撞地闯入殿中,望见御案后的女帝,轻柔地唤了声:“陛下!”

    来者是一名青年,样貌俊俏更甚于元郎君,傅脂粉,衣锦绣,极为可人。扫着这美丽姿容,武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朝其招了招手:“是六郎啊!来,到朕身边来。”

    在帝宫中,能为皇帝如此亲切称呼“六郎”者,自然是女皇的新宠张昌宗了。自去岁受荐入宫后,武甚爱之,半岁的时间下来,荣宠之厚,竟逾当年之薛怀义。

    “是!”朝女帝温润一笑,张昌宗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上墀阶,做到武身边,揽着其胳膊:“闻陛下在神宫,臣寻之不见,方晓您已在宣政殿,特赶来面圣......”

    “却是累六郎追寻了!”摸着张六郎那盛世美颜,武眼神中满是爱怜,语态极尽温和:“找朕,有何事?”

    在武面前,张昌宗表现地很恭顺,似乎很享受女帝的摩擦。闻问,面上的笑意彻底绽放开来,对女帝说:“兄长拣珍奇精粹,新练成一副药,有姿容润肤的效果。已着人试用,效果甚佳,臣特请陛下往控鹤监一览。”

    “哦?”女帝来了兴趣,抚着张六郎脸蛋笑道:“五郎、六郎美若此,还需美颜之物?带朕去看看......”

    “是!”张昌宗甜甜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