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367章 洛阳的女人们
    捷报传至时,武曌正在神都紫微宫陶光园中赏冬景。

    “元徽果真智勇之将,不负朕望,不负朕望啊!”女帝面上凝容顿消,展颜而笑,而元郎君连连夸奖。虽不至喜不自禁,然愉悦的心情跃然于脸上。

    匆匆回理政之殿,传召报捷舍人,躬听其叙述,又将军报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女帝彻底放下心来。

    “元徽此举,缓朕心中郁疾啊”收起军报,女帝感慨一句,语调甚是轻松。

    “朕,又得一王孝杰乎?”示意殿下舍人退去,武曌偏头看着侯在陛阶下的上官大美人,似在自问。

    上官美人风采依旧,波瞳清明,微微垂首,唇角挂着点矜持的笑意:“恭喜陛下,既得一胜,又得一将”

    缓缓地点了两下头,嘴里好似咀嚼了一声:“元徽”

    两眼稍眯,目光顿时变得冷冽起来了,好似泛着精芒,若有所思地问道:“听说广平侯府中,元徽的侍妾已经产子?”

    听女帝提起此事,上官婉儿表情平淡,只是琼目中闪过一丝不自然,谨声答道:“正是,就在上月,是个女孩儿。”

    稍作思量,武曌朝上官婉儿吩咐道:“让殿中省将朕日常所用衣、食、药、器,挑拣精良,赐予广平侯府!”

    “是!”大美人曲腰应道。

    “启禀陛下,梁王武三思、建安王武攸宜于殿外求见!”殿中的气氛还算轻松,一名通事舍人,拘束着身体,入内通禀。

    “嗯?”闻言,武曌潜意识地蹙了下眉:“此二人联袂而来,所为何事?”

    “想来,也是向陛下道喜吧!”上官美人嘴角依旧噙着点笑意,猜测道。

    心思微微一动,表情严肃起来,挥了挥手:“宣!”

    ——————

    尚善坊中,太平公主的府邸依旧透着贵气与威严,偌大的府宅中,上下人等皆在森严规矩的约束下,做着本分的活计。

    洛阳的天空还未开始飘雪,当冰寒的天气已经难以忍受,自入冬以来,府邸的主人就彻底宅了起来,甚少有外出活动。

    当然在幕后,仍旧密切关注着朝野间的局势变化。

    室内温暖如春,沁鼻的馨香弥漫,柔顺舒适的软裘上边,太平公主优雅地侧卧于其间,一脸醉人的表情。偶尔抬手慢条斯理地捋动一下垂落的发丝,动作间顿显慵懒风情。

    可惜,勾人的美妇人,隐在珠帘纱帐之后,若自外边望去,只瞧得着隐约的凹凸身材

    “事情就是这样,元都督一战建奇功,陛下甚喜。不过梁王、建安王入宫,为此事觐见,宫中传来消息,对幽燕的变乱,陛下或另有安排”外屋,一名身着绸袍的男子恭敬地向太平公主禀报着。

    从其所言,这显然是美妇的心腹之人,似这样暗付使命的干练之臣,太平公主从不缺少。崔侗死了,自有人替上。

    “呵呵还真是出乎意料,不过以其胆量,似乎又在情理之中!”太平点评了几句,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当初被元郎君强上的情景,艳丽的面颊,不由渐渐生热

    说起来,元郎君出征,神都中的大小美人们可寂寞不少。数月未受鞭挞,公主殿下这被元郎君开发地熟透了的身体亦有些“不适”,美眸中闪过刹那的迷离,貌似有些想念元郎君的大棒了。

    迅速掐灭绮念,稳定心神,抬手捂了捂发热的面颊。太平公主干笑了几声,眼珠子转动了两下,语气中带着不屑,幽幽说道:“至于那武三思与武攸宜,想必是动了心思了!”

    下属男子并不敢随意发表看法,只是垂着头候着。

    “元徽那边,可有消息传来府上?”想了想,公主殿下问道。

    “回殿下,没有!”

    “哼!”当即冷哼一声,醉人的热息自公主鼻间涌出,少妇好似有些不满,胸前两坨高耸磅礴都抖动了起来。

    沉默了一会儿,太平公主方摆了摆手:“宫中的情况继续盯着。”

    “是!”

    “把家令给我找来”

    人影退去,屋内安静了下来,高贵地少妇坐起了身子,下榻走在柔软的毯子上,雍容的表情间仍满挂凝思。手下意识地提了提胸前的亵衣,将某些勾人欲望的美妙风景遮住,以方才姿势之故,丝薄抹胸歪了些

    “殿下,有何吩咐?”并没有让太平公主等多久,公主家令的声音自外边传来。

    抬起玉指,指向南边:“听闻广平侯府中新添一女,派人去,将孩子带来给我看看”

    ——————

    元徽的广平侯府,很是平静,主人在外征战,也热闹不起来。不过府中一切井然有序,总管“胡威”将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上月,云夫人产子,上下侍候的仆佣还都得赏,近来,府中也算喜气洋洋。

    屋中布置奢华,温暖的榻上,云姑静静地躺在上边,目光温柔如水地注视着身边的女婴,那丝母性的光辉,自然而发。

    如今的云姑,还在“月内”,不过她常年习武,身体很好,只月余,便恢复得差不多了。

    榻边,是亚清小娘子,正满脸雀跃地观察着小侄女,小手抬起放下,一副忍不住想要捏捏襁褓中女婴嫩脸的样子。

    小姨子本来在楚州侍候葛天霸,元徽北上之前,以云姑身边缺人照顾,派人将小娘子再接到洛阳。

    事实上,小姨子哪里能照顾得了孕妇,只是元郎君想将小姨子养在身边罢了。双胞姐妹花,大被同眠,某些激人淫思的想法,元郎君还未实现了。

    “阿姊,原来婴孩竟是这般可爱。”襁褓中的孩子原本皱巴巴的脸蛋已经长开了,嫩得出水,盯着那灵动的瞳子,小清嘴角敛不住笑意。

    温柔一笑,云姑瞥向也成熟不少的妹妹:“若喜欢孩子,亦生养一二,育于膝下!”

    话音落,小清嫩脸刷得红了,目光闪闪烁烁,嘴里支支吾吾:“阿姊,你我”

    云姑看着有些局促的小娘子,心中微微一叹。小清虽然梳着少女髻,但身子已然破了,此前虽未细说,但元郎君那根长枪早就捅进过小姨子身体了。

    “阿姊,他,他什么时候回来啊?”面上晕着羞红,小清低声问道。

    “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