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364章 分赃结束,各回各家
    笼罩在营州之乱背后的迷雾依旧深沉,本该看得清脉络的元郎君眼下心中也是充满了疑窦。契丹依旧造反,蛇灵仍在活动,但这么些年下来,元郎君早有了清晰的认识,事情的发展,绝不会依着原剧本进行

    除了知道蛇灵是幕后黑手之外,蛇灵到底有什么阴谋与计划,元郎君还真不清楚。借契丹叛乱起兵,破城入关,成就王霸之业?

    元郎君有些不相信,仰头望着夜空中那半弯稀薄的月,想得多了,元徽忽然觉得,契丹人仿佛一面吸引朝廷注意力的靶子。

    嘴角扬起一道微弱的弧度,眼前的迷雾仍旧浓郁,不过似乎找到了一个方向。

    然而,若要将蛇灵挖出来,貌似只有靠神都那只老狐狸了。元郎君倒有这个能力与实力,只是有些不方便罢了,且吃力不讨好的事,何必冲在最前头,跟在后边捡便宜、刷功劳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二人本在闲聊,见元郎君突然神思不定,目光闪烁,好像在筹谋什么阴谋诡计。以心里固有芥蒂之故,眉毛上挑,望着元徽问道:“元兄在考虑什么?”

    “没什么。”回过神,元徽摇摇头,眼珠子转了转,问道:“元芳兄可知,柳城被奴役的大周百姓有多少人?”

    见元徽关心起此事,李元芳立刻回答道:“大概有三千多人,都是年轻力壮的男女,在柳城受尽了契丹人役使,不过经此次动乱,难免有所损伤。元兄既已派人收拢,想来明日可知详细情况。”

    元徽点了下头,算是心中有数了:“既是我大周臣民,此番自当引其随军而归安置。”

    闻言,李元芳做欲言又止状,终是没能忍住:“突厥人那边,元兄打算如何应付?”

    拿过一件编有兽绒的战袍,盖在身上,闭上眼睛,元郎君淡定地答了句:“明日事,明日再说。眼下当紧之事,是让我好好睡一觉”

    元郎君是真的累了,很快便就着篝火的热度,沉沉入眠。至于突厥人那边,他早就想好了,与默啜好好谈一谈,双方分分脏就是了。

    看元郎君那般安然入睡,李元芳微讶,目光在元郎君平静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嘴角露出点复杂的苦笑。

    元郎君本就属天资俊伟之类,身着军甲更显英武,染上了征伐气息,处在这苍茫寒夜,和袍而眠,则愈得一股泰然气质。

    怎么看,元郎君都当为一俊杰。然而,思及那些不愉快的事,李元芳叹了口气,也跟着闭上了眼

    ——————

    翌日,休整了半夜的元郎君强打着精神与默啜就柳城善后事宜商谈了一番,费了些口舌,争执几许方达成共识。

    李尽忠、孙万荣的妻、子元郎君是必须要的,还有李尽忠那老酋的尸体,这可是最直观的战功;柳城的大周百姓也是要带走的,这既是政治正确,也是刷威望的好机会。

    在这两点上,默啜原本还不想放弃,尤其是那些大周的百姓,个中有些工匠、铁匠是其目标。不过见元郎君态度坚决,方没有坚持。

    至于其他,则有的谈。契丹虽穷乏,但总归有些财富的,李尽忠起兵以来,西攻南进,也抢了些好东西。在这方面,元徽只象征性地要了小部分,以作开拔辎费。至于李尽忠抢来的铁器、农具、茶、盐等财货,则全归默啜。

    除去逃散受戮者,被俘虏的契丹部众有近两万人,对这些契丹人,元徽并没有兴趣,都甩给默啜。大多属老弱,并不足为道。至于默啜是否靠那些人威胁孙万荣牟利,那就不是元郎君在意的了。

    当然,默啜也不傻,岂甘吃亏。集于柳城,有好几万头牛羊牲畜,马匹亦有数千匹。夜间双方各自有所俘获,不提这部分,剩下的默啜这家伙这家伙胃口很大,竟想要全部一口吞下。

    然后元郎君不满意,又是一番争执,元郎君取三成。在争斗中寻求默契,分完脏,二者从容撤去。事实上,若不是顾忌孙万荣回师,双方还能拉扯一段时间

    收拾着各自战利品,元郎君率着大周军与突厥人默契错开,在防备中缓缓南撤而去。在柳城南边十余里外,靠着白狼水,再做休憩加整顿。元郎君则仍然率着骑兵在北殿后,时刻防着默啜来一招从后掩杀。

    近万头牛、羊、驼等牲畜,再加几车金银、宝石、玉器,元郎君此行也算所获颇丰了。

    最让元郎君感到兴奋者,是那上千匹的马匹,虽然在冬季显得枯瘦,但都是足以用作战马的。这些马匹,元郎君已然有了打算,一部分用以报功,一部分打算私自昧下

    “都督,就这么撤军,将柳城让给突厥人?”跟着跑了一圈,李楷固一脸畅快象,指着北边问道。

    饮马河水边,望着水岸的大队人马,元郎君心情也不错,偏头看向这大胡子,笑了笑:“楷固,你还与本督装傻充愣吗?”

    迎着元郎君的眼神,李楷固嘿嘿一笑,他当然清楚局势。默啜要是聪明点,撤离的动作不会慢,否则,一旦孙万荣闻讯回军,就他那支虎师,也难抵挡契丹的主力。

    慢悠悠地回到队伍中,已然整顿结束,元郎君挑选的,都是幽燕镇戍诸军中的精锐,执行力很高。那些青壮男女被护在中央,搬运这辎械,同样被当作劳役使

    “元兄,背后无异动吧!”难得地,李元芳再度找上元徽。

    摆了摆手,元郎君轻松道:“柳城并不安全,默啜并不算蠢,没有起心思。再者,默啜此行得到的好处不菲,此时他该头疼怎么快速将那些战利品运走,岂会真与我军纠缠?”

    听元郎君这么一说,李元芳点了下头,随即爽朗地笑出了声。

    难得其这般表现,元徽讶异道:“元芳兄何故发笑?”

    笑容矜持地收敛起来,李元芳微微摇头,以一种感慨的语气答道:“想不到英武果敢的元将军,与突厥人谈判,竟如商贾一般锱铢必较”

    闻言,元徽也跟着笑了笑,这一回,他本就赚大发了。

    “都督,你看!”一道惊呼声自后边传来。

    扭头朝北望去,柳城方向,红光冲天,隔着十来里都能望到,可想那火势该有多大。眉头皱了皱,元郎君眼中闪过一道阴霾。

    “看来默啜也撤了传令下去,再休整半个时辰,加速南撤!”

    元徽与默啜先后带着战利品从容撤去。

    孙万荣领军与安东诸州的周军势力纠缠,得知李尽忠亡后的第一时间便收敛的攻势,领军西撤。未到半路,得到柳城遭袭的噩耗。

    心急如焚之下,亲率精骑狂奔而还,及归,只得柳城废墟一座,外加数不清的契丹人尸体。默啜在撤军前,进行了一次甄别屠杀,于他无用的老弱,尽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