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362章 要不要干掉默啜?
    与默啜那胡酋扯了几句,探了探口风,元郎君心中渐渐有数了。突厥人此来,绝对不是为了替大周平叛来的,虽然不知道默啜为何没有选择与契丹一道合力南侵,想来蛇灵也与其联系过,但心中对突厥人的警惕却是升至最高。

    心思转动间,只见一名身材健硕的突厥将军跨步入堂,满透着狼性的目光在元徽这一方停了下,随即走到默啜身边,对其叽里咕噜禀报着。

    突厥话,元郎君自然听得懂,其人说得虽快且夹杂着些方言,但元徽还是明白了其意思。城中的契丹人都在向东逃亡,有一支上百的契丹军队有组织地逃了出去,已然通过城东的埠头走水路遁去。

    “元兄,打算如何处置?”李元芳当然听懂了,挪步到元徽身边,小声问道。

    偏头看了看李元芳,望着那张熟悉的严肃的脸,元徽耸了下肩膀:“那些离丧之人,就不必去理会了”

    默啜那边大抵是同样的想法,摆摆手朝那魁梧将领低声吩咐了两句,其人退去。元徽隐隐约约听到,那将领名字叫齐格。眼中闪过一道轻微的波动,有些熟悉的名字。

    天色早就黯淡下来,城外的火光与呼嚎声也渐渐弱了下去。还算宽敞的前院中,挤满了上百名身着契丹贵族服饰的人,一个个紧张、畏惧。

    大收获,都是契丹各部上层贵族的家眷,连李尽忠、孙万荣的妻、子一并在列,算得上意外的惊喜。

    原先还以为,这些猎物都该逃了才是。经过对受俘契丹高层的盘问,元郎君已知悉柳城前后的情况。

    从李尽忠死,到李失活主事,突厥、周军先后突袭柳城,一切变故在短时间内便发生了。甚是巧合,运气也相当不错,当然,若没有突厥人前来捣乱,就更好了。

    得知李失活带着李尽忠的大儿子逃了,元郎君并不在意,此行,收获已然足够大。摆在眼前的,是如何应付突厥人,默啜亲率虎师,显然是吃肉来了。

    “元都督,这些人如何处置?柳城之事,打算如何善后?”果然,站在石梯上,默啜指着那些俘虏,便问道。

    问的是善后处置,实则就是要与元郎君分赃。默啜粗犷的面上表现着淡定的霸道,双目炯炯有神盯着元郎君,左手特意按在他腰间的金刀之上

    注意着他的小动作,元徽双手抱怀,身体后移,靠在边上的一根柱子上,反问道:“依默啜可汗的意思,当作何处置?”

    “本汗亲率虎师,甘冒奇险,千里奔袭,为大周攻伐叛逆。本汗与帐下将士,总不至空手而归吧!”默啜的暗示意思很明显:“否则,哼哼”

    默啜那点威胁,岂能对元郎君造成什么影响,在其目光压迫下,活动了两下关节,几声噼啪响过后,元徽抬手指着黑夜,打着哈欠道:“我与诸将士跋山涉水而来,又经此战,甚至疲惫,亟待休整。有什么事,明日再谈,如何?”

    看元徽那漫不经心的表现,默啜身体也跟着松弛了些,放开了手中刀,与元郎君对视了一会儿,嘴巴一咧,冷淡道:“如元都督之言,那就明日再谈!”

    “都督,我军势弱,那些突厥人得防着啊!”跟在元徽边上,李楷固不由出声对他提醒道。方才都督府中的情形,他可是尽收眼底。

    闻言,元徽不由看向李楷固,只见这大胡子脸上写满了表情,有点挑拨的意思。李楷固此前表现得很老实,攻杀契丹人并不见手软,当然,在与突厥人的交锋中,他也是积极冲杀在前的。

    “既知敌军势众,当此之时,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先下手为强,领军攻击突厥人?”视线自李楷固身上收回,元徽笑问道。

    李楷固是属于那种粗中有细的人,当然听出了元徽语气中敲打的意思,不敢与元郎君对视,讪讪一笑,偏过头低调去了。

    “元芳,你怎么看?”视线放到身边默不作声的李元芳身上,不知为何,元徽有些憋不住笑。

    与元郎君对视了几眼,李元芳倒露出了一副认真的表情,点了下头:“突厥人别有居心,那默啜更是野心之辈,还是当有所防备!”

    闻言,将手背在身后,慢悠悠地顺街朝城南走去,似乎思考了一会儿,元徽以一种商量的语气对李元芳道:“我观那默啜也是个狼子野心之徒,降服大周不过权宜之计。这些年,突厥在其手中,实力明显有所恢复,他日,料他必有再侵大周之时。唔元芳觉得,我们就此将之解决了如何?”

    听元徽说得认真,李元芳猛地转过身,睁眼皱眉对着元郎君:“这”

    跟着停下脚步,就喜欢看李元芳那犹疑的表现。

    李元芳想了想,已然张口劝说道:“默啜有虎师拱卫,岂是那么好杀的。元兄率军此来,奔波至今,已是人困马乏。若贸然动作,只怕打虎不成反被虎伤。且默啜终究是来帮大周平叛的,若我们进攻突厥可汗,在契丹未平之时,再引起与突厥的战争,是为不智,陛下与朝廷那边也不好交代。再者,眼下虽破柳城,溃其巢穴,李尽忠虽死,然孙万荣仍保有契丹主力,一旦其回军”

    难得地见李元芳有此滔滔之论,元郎君着实讶异。又迈起步子,一边整理着歪了的护腕,一边慢悠悠道:“虎师虽然精锐,但若论在城池中交战,纵使彼辈人众,又有何惧。我军累,突厥人同样累。射人射马,擒贼擒王,我们有元芳兄、乌勒这样的高手,再加不才元徽,有我三人带人突袭,只要斩杀默啜,其他不足为道。突厥本就不当为大周盟友,杀了默啜,正是为大周除一祸害,元芳就无此心?”

    “都督,您下令吧。方才我就看那默啜不爽,您一声令下,我们调头便攻,突厥不察,必能建功!”李元芳还没反应,智障忍不住跳出来叫嚣道,引得元郎君欢乐一笑。

    而看元郎君说的跟真的一样,李元芳有些急了,沉声唤了句:“元兄,当真?”

    再度凝神与李元芳对视了一会儿,元徽终是绷不住脸上严肃的表情,摆摆手当先朝南而去,笑道:“不过与元芳开个玩笑罢了,不必当真!”

    干掉默啜,元郎君脑子可清醒着,眼下敌强我弱,无利可图且危险的事,他才不会去干

    当然,若换个时间地点,换个局面,那就不一定了。再宰掉一个突厥可汗,算上受箭创而亡的李尽忠,或许还能达成一项新成就——胡酋猎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