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356章 元郎君又升了
    “废物!”宣政殿中,武曌声音虽然不高,但其间蕴含怒意,直透殿檐。皇帝生怒,殿中的侍者也多惴惴,深埋着头,恐受殃及。

    营州之乱闹得很凶,除了初时的震怒,冷静下来,女帝倒也未太过在意。她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与吐蕃人的谈判上。比起契丹这只饿狼,还是吐蕃这头猛虎更值得重视。

    论钦陵的胃口很大,不仅要大周裁撤安西四镇的戍卒,还要大周保证四镇与十姓突厥之地在两国之间的“中立”地位。

    武曌自然不许,安西四镇,中原失而复得不过四年,没有戍卒的威慑,西域那边吐蕃只怕会更加无所忌惮。撤军之举,实乃自废武功,拱手让势于敌,女帝怎会同意。

    谈判,暂时陷入僵持。

    在对契丹的平叛事宜上,武曌虽然也关注,却很放心。在她看来,朝廷大兵一至,李、万必灰飞烟灭,她毕竟派了二十八将前往......

    然后,等了三个月,大败的消息传来了,一时间,女帝还有些难以置信。刹那的错愕之后,怒火油然而生,不可遏止。

    “三万大军,一战而败,主将受擒,官兵溃逃,简直岂有此理!张玄遇、曹仁师枉称宿将,契丹人的粗陋诡计都看不透,竟然直堕其圈套,可恨,可恨!”双目中闪着寒芒,武曌气愤难抑。

    “张、曹二人,竟然还有脸面回来!”

    张玄遇与曹仁师是被李尽忠生擒的,撤回营州后,被李尽忠放归。

    “朕遣诸将,原欲其勠力同心,共平边患,抚定东陲......”说着便将手中的军报狠狠地摔在御案:“迁延不进、左右相疑、轻敌骄纵......这就是我大周的将军们,实在令人齿冷!”

    武曌这话几乎把一船人一竿子打翻了,果然,包括李多祚在内的诸将,都被迁怒了。

    狄仁杰、武三思、姚璹、苏味道等阁臣俱在,恭听皇帝发怒。

    武三思恭束着身体,面对盛怒的皇帝,暂时不敢开口。心中既有后怕又有庆幸感,当初他可甚是积极地主动请缨出征,想要刷一波资历威望,顺便染指一下军队。然而现在看来,此次营州之乱没有想象中那般好平定啊......

    几名老臣互相张望了几眼,还是由狄仁杰出列,沉稳地朝武曌劝慰道:“陛下请暂息雷霆之怒,事已至此,如何应对败局,才是当紧之事!”

    女帝对狄仁杰当真是另眼相待,听其言,情绪慢慢地平静了。看了看狄仁杰,那种胖脸上的从容,总能带给人安心感。

    “二十八将,真是二十八个笑话!”声音低沉,继续斥责了一句,稍作沉吟,女帝又补充道:“还是元徽与杨玄基未令朕失望......”

    不忘夸奖元郎君一句,毕竟力挽狂澜,保大军免于覆没。一场大败,元徽二将,算是大周军中唯一的亮点。并且还有战果,对敌杀伤不论,怎么都生擒了一名契丹“大将”。

    看女帝愤怒已经控制住了,殿中诸臣心情微松,皇帝大发雌威,总归不是好受的。

    “国老,依你之见,朝廷当如何应对此败?”目光投向狄仁杰,武曌问道。

    狄胖胖心中显然已有腹稿,未假思索,拱手缓缓道来:“禀陛下,黄獐谷一败,契丹之叛已不可骤除。眼下已是暮秋,天气渐寒,不便作战。且秋收冬种在即,士卒、役夫念家,耽搁下去,既不利于战,亦不利民间生产。如今数万兵马远驻于卢龙,军械、辎重输送不便,若至寒冬,则更艰难。”

    “莫若暂且收兵,沿边州隘以固守为主,养精蓄锐,恢复士气。待来年开春,趁契丹苦熬冰雪之后的虚弱,再行进兵,以赫赫之势,一举平灭李、孙......”

    狄仁杰之言,甚是恳切,属老成谋国之言。闻之,武曌若有所思,看起来是听进去了,不过还是忍不住嘀咕一句:“要这么久?”

    挥手止住还想说些什么的狄仁杰,武曌神情冷肃地说道:“既如此,平叛事宜,得好好调整一下了。尤其是用人方面......”

    女帝是对战事不满,听其意思,是要挥起大棒了。几位阁臣,基本都领会到了皇帝的意思,却没人敢贸然发表看法。

    狄胖胖心思微动,此前皇帝安排问题颇多,是得调整,至少得明确主帅。不过以皇帝的心态,会如何调整,老狐狸心中不敢抱有期待。

    果然,女帝没有让下臣发表意见的打算,此前震怒之时,只怕脑中已有所考虑。直接张口敕令:“张玄遇、曹仁师丧师亡人,罪不可赦,槛车押还神都下狱,三司推事议罪;燕匪石、麻仁节不察敌情,损兵折将,废为庶人;李多祚、宗怀昌者,召还,降级留用!唔,调郭元振回京,让他出使吐蕃,与论钦陵续谈!”

    武曌的决定,让殿中几人微惊,连武三思都甚感惊愕。女帝,这是完全推翻了此前的用兵遣将,连戴罪立功的机会都不给。

    “陛下,如此,幽燕局面当如何收拾?”纳言姚璹操着苍老的声音问道,事实上是提醒。

    女帝不假思索,道出她的打算:“迁娄师德为幽州大都督,统管幽、妫、檀、蓟、平五州防御。元徽擢为营州都督、前军总管,加云麾将军,率军征讨契丹,授便宜行事之权;杨玄基授饶乐、松漠宣慰使,加归德将军,暂镇蓟、平!平州刺史丘静,守土有功,擢幽州大都督府长史......”

    “凤阁拟诏,鸾台审定,从速从快下发!”不容异议,武曌挥手道。

    狄仁杰、姚璹几人对视了眼,按捺住心中的想法,垂首应命。

    “陛下,元徽将军生擒契丹大将李楷固,上表请命,如何处置?”看女帝有赶人的意思,狄仁杰再佝身请示。

    武曌看起来并不在意一个小人物的生死,正欲随口打发掉,便见武三思颇为激动地蹿了出来:“陛下,贼将胆敢从逆,杀陷官军,当押还神都,明正典刑,传首边关,以震北狄......”

    闻言,女帝眉头蹙了蹙,多思量几许,扭头注意着狄胖胖那淡定的表情:“你什么意见?”

    “回陛下,据元徽所说,李楷固爱憎分明,英勇善战,有骁将之才,且对大周心怀顺服,从逆乃受裹挟。其建议,莫若恕其死罪而纳降,以之反攻契丹,既可得一勇将感恩效节,又可以其为表率,分化契丹部族中心念王化之人。臣以为,元徽此议,可以考虑,唯望陛下圣裁!”

    眨了几下眼睛,武曌只稍微考虑了一会儿,应道:“可!既是元徽举荐,就暂归他麾下辖制吧!”

    “陛下圣明!”恭维声下,是武三思尴尬的表情。

    瞥了狄胖胖两眼,梁王殿下眼神闪烁了几下,心中暗思,那元徽年纪轻轻,升得太快了。他还记得当年元郎君的不识时务,心中更是不喜。

    。零点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