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再战神探 > 第342章 元郎君夜访公主府
    李尽忠起兵叛乱的消息,元徽自然收到了,比起朝廷的六百里加急还要快一些,毕竟用的信鸽,通过元徽这几年在各地布置的鸽站,传递而来。

    驯鸽在通讯方面,自然有其便捷优势,但能大胆使用的,还得属元郎君手下这般的民间组织。军政事上,朝廷还是多走驿传系统,尤其在军事上,用信鸽的风险终究大了。

    并没有感到太大的讶异,反倒有些惊讶于蛇灵的手段,元郎君毕竟在幽州待了那么一段时间,对辽西大周的防御也有所了解。覆灭平卢军,攻陷营州,短时间内沿白狼水西进兵寇檀州,这背后,若无“带路党”的支持,仅凭契丹人,是做不到那般迅速的!

    若檀州亦陷,李尽忠便能直接侵入幽州腹心,届时局面可就当真呈糜烂之势了。且这不仅仅是契丹的问题,辽西、辽东的奚人、靺鞨人乃至更北的室韦,很可能也牵连其中。至于突厥默啜,估摸其尿性,那是一定会有所动作的。反倒是吐蕃人不一定,毕竟其赞普已经长大了。

    蛇灵这个组织......还当真有搅弄风云,摇撼天下的能力与手段。

    元徽面无异状,悠哉回府,身体伴着胯下马匹的行进微微晃动着。元郎君倒未心忧军国大事,脑中浮现着今日在野外与李元芳交手的情况。

    论飞骑射猎,元芳不错,离元郎君倒有些明显的差距。不过直接交上手,想起今日被李元芳压着打的情景,元郎君广额不自禁皱了皱。

    两年的时间,随着年岁的增长,元徽的武功是突飞猛进......但李元芳,则更是开了挂一般,看起来,那厮正在向自己的巅峰迈进。

    不知李元芳比起那蛇灵第一高手虺文忠,孰强孰弱?元郎君突然想起了那还存在于“印象”中的闪灵。

    武功一道上,不能松懈,还得持之以习练啊!元郎君心中默叹一句,女色方面,还得有所节制了。

    回府,自有娇妾美婢相迎,面对温柔乡,元郎君立刻将某个想法抛诸脑后了。武功,够用则矣,凭元郎君的身份手段,没必要争什么“天下第一”。

    在府中,与云姑用膳完毕,又于内堂享受了一番府中美婢的“乳浴”,女帝赏赐的宫娥,再加元郎君的调教,技术方面,自然是没得说......

    “侯爷,宫中传来的消息!”屏退仆侍,狐危确认无多余耳目之后,将一张纸条放到元郎君案前,小声禀道。

    “什么时候送来的?”看了狐危一眼,此人担着侯府总管的位置,从杀手的身份转化成管家,十分顺利。

    收起了所有的棱角,乍一看,还真是像模像样,人畜无害。只有在人后,那双眼睛才会流露出精明的色彩。

    “申时。”

    拿起纸条,只扫了眼,便置于烛上燃成灰烬。这是上官婉儿主动传出的讯息,自然事关营州之乱,大美人似乎明白元郎君的想法,已然向女帝举荐元郎君出征。

    虽然有些“不谋而合”的感觉,但元徽还是忍不住多了个心思。上官婉儿......自调离千牛卫后,貌似难得有机会与这大美人深入交流了。

    倒有点怀念,也不知大才女寂寞之时,可曾想到他元郎君。看此情况,应该是有吧......

    “契丹那边,可有新的消息传来?”元徽吹了下飞灰,转头看向狐危,问道。

    表情很平静,摇了摇头,狐危回答道:“我们的人太少,眼下辽西地界一片大乱,难以探得什么有用消息。不过,檀州还没有陷落,讨击使张九节率着清边军主力据隘拒守。”

    “平州刺史丘静呢?”

    “一切正常。”

    “内卫府?”

    “有一名阁领带着一队人北上了。”

    简单问了几个问题,元徽稍微想了想,嘴角扬起一道冷淡的弧度。隔着窗棂,朝外望了望,月光播洒在庭院,却还不算太晚,宵禁时间还未至。

    “备车!”吩咐一句。

    缩在一辆不算起眼的马车中,向北缓行,五六里的距离,直入太平公主府。元郎君夜访公主府,自然是有要紧事商量。

    首先便深入交流了一番,有些时日未有肌肤之亲,也算慰藉。送上门的鸭,太平自然笑纳之,一上一下的起伏动作,公主殿下还挺熟练的。

    好不容易忙完“正事”,元郎君大概只花了一炷香的时间与太平谈起上门的目的,其后潇洒而返。

    “元徽!”

    出内院时,被道冰冷的声音唤住了,扭头一看,却是太平的长子薛崇训。这小子,十三四岁,个子不矮,长相也不差,此时面上涌动着怒意,以一种愤恨的眼神死死盯着元郎君:“你来公主府干什么?”

    这小子,自然是明知故问了。注意着其愤怒的目光,元郎君眉头轻蹙了下,与其对视着,嘴角慢慢地绽放开一丝笑容,双手抱怀,反问道:“我来府上做什么,薛......公子,不知道吗?呵呵呵......”

    元郎君的笑声十分地可恶,望着其表情,薛崇训双目一下子就红了,亟欲噬人一般。

    这小子,年纪虽不大,却已非雏儿,早同府中的女婢尝试过男女交流的滋味。此时,脑中不自禁地浮现出自己高贵美丽的母亲在眼前男人胯下**的场景,一股子强烈的憎恶感吞噬了他的心胸。

    被元郎君言语一撩,更是怒火充脑,嘶吼一声:“我杀了你!”

    言罢一拳头便朝元徽心口打去,薛崇训从孩提时分便开始习武,虽未长成,动起手来,却也有些威力。不过,毫无意外地被元徽擒住了。

    锁着其肩膀,微微施力,元郎君盯着薛崇训,嘴里淡淡道:“薛公子,如此行举,可太丢公主殿下的脸了......”

    提到太平,薛崇训面上怒意更甚,一张脸拧在一块,也分不清是肩膀上传来的痛意多些,还是心中的愤恨多谢。

    手锁其肩骨,缓缓施力,到了几乎将薛崇训骨头捏断的程度。但薛崇训竟然生生忍住了,也未哭喊,虽然清秀的脸庞疼得明显发白了。

    眉宇间的皱意更深了,放开了薛崇训,元郎君终究不可能真的废了他,还是在公主府中。扫了眼,捂着肩膀瘫坐在地的薛崇训,元郎君发出几声嗤笑,自其眼前跨步而去。

    好心情,是被薛崇训扰坏了,思及其表现,元郎君心中涌起了一股杀意。